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10章 谁是傻瓜
    长安城的倒春寒持续了半个月就过去了。

    但是蜂窝煤的销售却是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卖的越来越多,简直可以说是风靡长安城。

    毕竟蜂窝煤不仅可以取暖,还可以用来做饭煮菜啊。

    这么大一件事情,自然也成为了长安城勋贵和百姓们茶余饭后的重要谈资。

    五和居作为长安城有数的酒楼,食客们的话题自然也都离不开这件事。

    “痛快!实在是太痛快了!长孙冲那家伙总是带着一帮文臣子弟和我们作对,老是看不起我们,没想到他们家也有今天啊。”

    一个身材雄壮,满脸横肉的年轻人一口闷掉了一大碗酒,发出了痛快的笑声。

    “处默,以前我总觉得楚王殿下病恹恹的样子,虽然不和文臣子弟混在一起,但也对我们这些武勋子弟爱理不理,所以我也不怎么待见他,不过,从今往后,再见到他,我倒是觉得可以好好的聊一聊了。”

    说话的是尉迟环,算是程处默的铁杆基友了。

    本来程咬金和尉迟恭作为李世民的亲信将领,关系就很不错。

    两个人的小孩年纪又相差不大,也就难怪他们关系铁了。

    嗯,传说中的长安四害,他们两各占据了一个名额。

    “楚王以前对舞文弄墨比较感兴趣,我们愿意跟他亲近,他还不见的愿意接受呢。”

    程处亮显然比自家大哥和尉迟环要悲观一点。

    “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只要能够让长孙家不舒服,让长孙冲不舒服,那就是我程处默的朋友,下次有机会一定和他好好喝几杯。”

    “处默兄说的不错,前段时间楚王殿下在青楼里留下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名句,据说很多姑娘们都对他产生了兴趣。要是他愿意跟着我们混,说不准我们下次去怡红楼就不会被人鄙视了。”

    尉迟环露出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猥琐笑容。

    ……

    房府。

    “爹,这次长孙家丢人可算是丢大了。”

    房遗直作为房玄龄的长子,自然是知道自己父亲和长孙无忌经常政见不合。

    虽然不能说两个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关系却是一点也谈不上和睦。

    当然,表面上大家见了面还是有说有笑的。

    都是成功人士,都是大唐重臣,这一点演技他们还是有的。

    “这个楚王殿下,这次可着实出人意料,原本还以为是个败家子,没想到一转身就打了大家一巴掌。”

    房玄龄以前对李宽的关注并不算很多,大多数的印象都还停留在纨绔子弟上面。

    事实上,这也是李宽给大部分人的印象。

    “听说长孙家派人去了楚王府,想花双倍的价钱把煤矿买回来,结果却是连楚王的面都没有见到。”

    “哼!双倍的价钱,真是好有诚意!这要是一般的商家,还真是不敢拒绝长孙家的这种要求,但是楚王殿下身份独特,只要陛下还在,根本就不会怕长孙无忌。”

    书房里只有父子两人,所以房玄龄说话也比较直,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的。

    累了一天,要是回家了还要这样那样的装样子,那日子就过的太糟心了。

    “是啊。听说范阳卢家的核心人物去了楚王府,开价二十万贯,楚王殿下都没有同意出售。当初三万贯买的时候,长孙家心里估计要乐坏了,现在才过了多长时间,就是翻了好几倍,关键是还买不回来。”

    房遗直一直都是以谦谦君子的形态出现在大家面前,勋贵们对于当朝宰相的嫡长子的评价也很高。

    但是并不表示他只是一个天天“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迂腐书生。

    “煤炭这个东西,并不是长安城周边才有,太原那边也有许多。但是这东西不好运输,你从外地运到长安的话,哪怕煤炭本身一文钱都没有付出,单单运费这一块就让这事变得没有任何意义。所以长安城外的那几个煤矿才显得意义非凡。”

    房玄龄一下就看到了问题的本质。

    李宽是不可能垄断大唐的煤矿的,事实上也没有必要。

    长安城未来人口超过百万,只要牢牢占据这一块的市场,就足够一个大家族舒服的过日子了。

    再说了,他隐约听说楚王府前段时间纷纷派人去洛阳、太原购买煤矿。

    这三个地方是大唐最发达的城市,没有之一。

    只要楚王府在这三个城市站稳了脚跟,李宽就是天天花天酒地,也不用担心楚王府会被败空了。

    并且从最近的表现来看,楚王也不像是一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人呢。

    “这才是孩儿最佩服楚王殿下的地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把长安城周边百里所有的煤矿都买下来了,哪怕是以前无人问津的便宜煤矿也没有落下。”

    “能够为自己谋利,还能同时造福百姓,蜂窝煤这个东西,长安城已经没有哪家能够和楚王抢了,否则别说楚王会有什么动作,就是陛下也饶不了他。”

    “是啊,听说长孙家不仅把煤矿卖给了楚王,石灰石矿也卖了,不知道以后楚王殿下能不能把没什么大用的石灰石矿也玩出花样呢。”

    “谁知道呢,大家都以为楚王殿下是傻瓜,到头来谁傻谁聪明,大家心中都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