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863章 史上最贵的广告费
    大唐第一高楼的冠名权有一定的价值,这是谁也不可否认的事情。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竞拍价格会在短短的几秒钟就冲到了两千贯,这个拉升的幅度有点惊人啊。

    要不是喊出这个高价的是杨本满,许多人都要怀疑这个人是王富贵安排好的托了。

    “两千一百贯!”

    顾盼盼用凶狠的眼神盯了杨本满一眼,然后继续往上加了一百贯。

    “两千两百贯!”

    顾盼盼原本以为接下来肯定是杨本满加价,没先到居然还有其他人也跟了上来。

    “那金太还是很有魄力啊,两千两百贯的价格可不算低了。”

    韦宝只是凑了一下热闹,发现竞拍价格在短时间就超出了自己的心理预期,立马就放弃了,跟韦思仁一起成为一个真正的看客。

    “金太当初借着《大唐日报》的第一次广告顺利的崛起,今天这个价格,更多的是为了报恩吧。”

    韦思仁的这个解释,应该是代表了许多人的想法。

    “也是,金太打铁作坊的崛起,几乎跟楚王府脱不了干系。他适当的给予一些回馈也是很正常的。”

    韦宝显然也是认可这种观点的。

    “三千贯!”

    就在王富贵正要问还有没有人要竞价的时候,一个让人惊讶的价格又出现了。

    不用说,这一次又是杨本满。

    那种势在必得的气势,让很多本来想要凑热闹的人都熄了心思。

    “盼盼,你有麻烦了!”

    武郭将大家的反应都看在眼中,觉得情况越来越有趣了。

    那杨本满是谁,不知道的没有几个。

    现在他站出来跟顾盼盼竞价,情况就很有意思了。

    “那杨本满跟楚王府的关系一向是很差,他今天不会是故意出来捣乱的吧?”顾盼盼很不爽的说。

    王富贵定下来的规矩是加价幅度不少于一百贯,但是杨本满直接将这个标准提高了十倍。

    要说没有人怀疑他是来捣乱,那也是不可能的。

    妖言惑众杨本满号可是名满长安城啊。

    这得有多大的仇怨啊!

    所以杨本满故意竞价出一个很高的价格,然后又最终放弃购买,这不就是给楚王府一个难堪?

    这种事情,虽然不是很厚道,但是也不违背《大唐律》啊。

    反正杨本满跟楚王府的关系已经那么差了,也不怕再差一点。

    杨本满自己要是知道其他人是这么认为的,估计又要冷笑几声了。

    “听说杨本满在长安城商圈的地位非常特别,已经成为了各个衙门的胥吏投资跟风的对象。所以指不定人家比你更加看好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呢”

    武郭的话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但是却是让顾盼盼心中更加郁闷了几分。

    自己之前开价是一千贯,最多可以接受两千贯。

    可是现在就已经超过了两千贯了。

    这岂不是说自己之前的提议,真的有占楚王府便宜的嫌疑?

    然后自己到底要不要继续跟下去呢?

    三千贯啊!

    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三千贯!这位客人出到了三千贯,还有人加价的吗?这可是前无古人的高楼的命名权啊。只要获得了这个命名权,别说是长安城,就是整个大唐,也有许多的人会知道你的名字。到时候给大家带来的商业利益,绝对不是三千贯可以衡量的。”

    王富贵在台上继续自己的表演,迟迟没有把事情给确定下来。

    虽然三千贯跟他预想的数字已经比较接近了,但是他自然想要把这个数字好好的提一提。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大家可别到时候后悔,如果没有人继续竞价的话,那这个命名权就由杨御史成功的竞拍到了。”

    王富贵啰里啰嗦的样子,让杨本满有点不爽。

    可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反正老子钱多,看你能够拖多久。

    “东家,三千贯已经是个天价了,看来是没有人会出来跟我们竞争了。早知道我们叫个两千五百贯就好了,还能省下五百贯呢。”

    杨东的话让杨本满有点无语。

    自己要不是摆出势在必得的模样,一百贯一百贯的增加的话,参加竞价的人会只有现在几个?

    到时候指不定最终的成交价格会更高呢。

    毕竟温水煮青蛙,有的时候代价更大。

    “三千一百贯!”

    顾盼盼挣扎了一番之后,还是不甘心放弃!

    “四千贯!”

    杨本满没有给大家一点反应的时间。

    在顾盼盼加价之后,立马又把竞拍价格往上抬了一个台阶。

    那种我就是钱多,我一定要拿下它的气势,让大家充分见识到了腰包鼓起来之后自信

    顾盼盼:“四千一百贯!”

    杨本满:“五千贯!”

    顾盼盼:“五千一百贯!”

    现场迅速的沦为杨本满和顾盼盼两人之间的竞价。

    其他人纷纷化身为吃瓜群众,一脸好奇的猜测着杨本满和顾盼盼是怎么想的。

    “那个就是江南顾家的嫡女吧?”

    韦思仁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没错,如今在长安城负责顾家的商业事务,跟楚王府走的非常近。有传闻她跟楚王殿下和楚王侧妃有特殊的关系,不知真假。”

    韦宝作为城南马车行的掌故,知道的信息自然挺多的。

    顾盼盼也不是那种特别低调的人,所以韦宝认识她也不奇怪。

    “这是不当家不知道菜米油盐贵啊,顾家让她来负责长安城的业务,到时候估计亏空的一塌糊涂了才开始后悔。”

    韦宝听了韦思仁的话,脸上露出了讪讪的笑容。

    韦思仁不知道顾家的铺子的盈利情况,但是他多少知道一些啊。

    这些年,顾家在长安城的业务不仅没有萎缩,反而变好了。

    单单那猪婆龙的独门生意,就给顾家提供了不少的利益。

    特别是猪婆龙的皮,现在已经是长安城女眷们最青睐的包包材料了。

    当然,韦宝的智商也没有那么低,不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告诉韦思仁真相。

    “五千一百贯了,看来大家对于大唐第一高楼的冠名权的商业价值有着非常充分的认识,还有没有更高的?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最终获得胜利的就是顾掌柜了。”

    王富贵脸上多了一丝笑容。

    这个价格,已经达到了他的心理预期,哪怕是现在成交,也没有什么关系。

    正好成交的对象是顾盼盼的话,侧妃娘娘估计会更加满意。

    “这顾家的小娘子好有魄力啊!”

    “这哪是什么魄力啊,这是不把祖祖辈辈辛苦挣下来的钱财当钱财啊。”

    “嘿嘿,谁要是有福气能够娶得这顾盼盼回家,那可就直接成为富家翁了,什么努力也不需要了。”

    “呵呵,你想娶?做梦去吧。除非你愿意入赘顾家,否者根本不可能得到这个小娘子。”

    “入赘?呵呵,那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娘子,估计要找不到什么好郎君了。”

    入赘这事,哪怕是在后世也是很没有面子的。

    而在大唐,就不仅仅是没有面子的事情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个赘婿的地位,有时候还不如一个仆人。

    甚至在《大唐律》上就直接规定了赘婿不能参加科考,不能享受许多权利。

    说的不好听点,这个时代的人认为一个男人愿意去当赘婿,那就已经是没有任何追求了,你也不需要有其他的资格了。

    反正给你也是浪费嘛。

    “郎君,我们还加不加?”

    杨东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急促了。

    五千一百贯啊,这绝对是非常高的一个数字了。

    不客气的说,长安城的商家,能够直接拿出五千贯钱财的,估计都不会超过一百家。

    当然,并不是说资产超过五千贯的只有不到一百家。

    毕竟资产跟现金是两码事。

    “加!为什么不加!这竞拍的价格越高,就意味着话题性越充足,到时候给作坊带来的影响就会更大。”杨本满说完,再次举起了手。

    咯噔!

    不远处紧盯着杨本满动静的顾盼盼,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

    大哥,都已经五千一百贯了,你还加?

    你这是想要以本压人吗?

    我顾家也不差钱的啊。

    “一万贯!如果谁再加价,我就出两万贯!”

    杨本满掷地有声的说出这句话,立马就让现场变得鸦雀无声。

    不愧是抬价小能手,一下就把价格搞到一万贯去了。

    这个价格,绝对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高。

    要不是知道以杨家的实力,不差这一万贯钱,很多人都觉得杨本满这真的是要故意捣乱了。

    说实话,就连王富贵心中也有点心虚,担心杨本满等会不按规矩出牌。

    同时,他也担心杨本满会不会在名字上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毕竟,东海渔业的“妖言惑众杨本满号”,实在是太让人难以忘怀了。

    “盼盼。要不算了吧,有一万贯钱,够你在《大唐日报》上打一整年的广告了,用不着再去跟杨本满争了!”

    武郭担心顾盼盼冲动之下继续叫价。

    到时候可能就不是一万一百贯能够收的住了。

    “杨本满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我知道杨氏茶叶这几天卖的很火爆,但是也没有这样不把钱当钱啊。”

    别人以为顾盼盼是个冲动的人,其实不是。

    她现在看起来非常的激动,但是却是绝对不会头脑发热的继续抬价了。

    这要是真的搞到两三万贯钱,哪怕是自己拍下了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那又如何呢?

    顾盼盼不觉得广告效应能够带来额外的几万贯钱收益。

    比较大家是开作坊的,又不是跟大唐皇家钱庄一样,可以自己印制银票。

    “一万贯!这是史无前例的广告费,但是大家要记住了,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机会,也是史无前例的。我希望当大家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错过机会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今天的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百年之后,你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家族的事业之中。”

    虽然一万贯已经是一个天价了,但是人都是贪心的,王富贵自然希望这个价格能够再往上走一走。

    不过,这一次,没有人买他的帐了。

    实在是杨本满开出来的这个价格,有点太高了。

    “看来是没有人愿意再跟杨御史争夺这个机会了。我再问一次,还有人想要把我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吗?有人吗?没有的话,等一会我再问一下!”

    顾盼盼:……

    杨本满:……

    王富贵的脸皮厚度,再次的刷新了众人的认知。

    但是,在真金白银面前,脸皮再厚也不见得有用。

    现场的众人难得的很有默契的陷入了沉默之中,仿佛是想用这种沉默来抗议王富贵的无耻。

    “既然没有人再出价,那么我宣布,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由杨御史获得,稍后请杨御史到账房那里缴纳竞价的费用。与此同时,也请在三天内将准备改的名字告诉我,相关的牌匾由我们负责制作!”

    王富贵看到现场都已经要冷场了,知道继续下去也不会有多大的收获,所以就见好就收了。

    “一万贯!整整一万贯啊,这杨御史还真是大手笔。”

    阿牛觉得自己的三观再一次被刷新了。

    有钱的人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像是杨本满这样花钱的,他还真是第一个见过。

    “我们的打铁作坊的产品产量是相对固定的,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增加,并且价格也不大可能大幅上涨,所以这个命名权对于我们来说,意义不是那么的大。但是对于杨本满来说,情况就不一样了。

    杨家最大的产业就是茶叶,如果杨家的茶叶能够跟龙井香茶一样名闻天下,那么杨本满能够获得的收益肯定会远远超过的一万贯。”

    广告这东西,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很适合去打。

    对此,金太是有着很深的认识。

    像是粮食铺子,就很少有人会去报纸上打广告。

    “那倒也是,我猜测杨御史也是在打这个主意,要不然干嘛一次性的给楚王府送上一万贯钱?哪怕是为了报恩也不应该啊。”

    “多观察吧,王掌柜既然在这种场合说命名权转让给了杨本满,自然不会说笑。”

    金太没有儿子,阿牛是他当做接班人在培养的。

    “嗯,史无前例的广告费用,到底能不能带来史无前例的收获,大家都很期待这个结果呢。”

    金太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阿牛说着话,一边观察着台上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