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867章 李宽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当李宽跟许敬宗在观狮山书院转了一圈之后,王富贵就又接到了一个新任务。

    只不过是三天以后,长安城的不少商家又一次的出现大唐第一高楼,嗯,如今应该叫做杨氏茶叶大厦的味之素的时候,大家都是很纳闷的。

    楚王府这是怎么啦?

    嫌上次打脸还不够吗?

    “师父,昨天教育部下面成立了一个大唐足球协会,我们作坊的足球队也准备去注册。现在王掌柜邀请大家过来参加竞拍会,已经说明是针对今年长安城里足球联赛的相关竞拍,莫非这个足球联赛,以后也会变成杨氏茶叶足球联赛这样的名字?”

    阿牛跟金太是第二次参加这种竞拍会了,但是心中的好奇心却是不降反升。

    按理来说,王富贵哪怕是要搞一个竞拍,也不应该选在杨氏茶叶大厦里头,这不是提醒大家前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楚王府这是什么面子都无所谓了吗?

    “有可能,反正不管是叫做什么名字,这个足球赛的热度都已经起来了。现在成立了大唐足球协会,但是户部并不会为这个协会的人员发放俸禄,转让相关的命名权获得收益就变成一个有必要的检讨方案了。”

    长安城如今至少有超过五十支像模像样的足球队,涉及到十二卫、各个书院和各家作坊,所以大唐足球协会成立的相关消息,很快就被大家熟知。

    毕竟,协会的会员是最清楚这个协会的运行规则和相关安排的。

    “足球运动是从观狮山书院里头传开的,所有的规则也都是观狮山书院的人员制定的;哪怕是现在的大唐足球协会,里面的主要负责人也都是观狮山书院的人员,哪怕是他们直接把足球联赛命名为观狮山书院足球联赛,大家也反对不了啊,何必再这么麻烦的搞一次竞拍呢?”

    阿牛有点理解不了王富贵的做法,确切的说是不理解李宽的做法。

    因为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有李宽的影子。

    “楚王府的人做这些事情,喜欢完全按照商业规则来推进,这个做法其实对我们这些没有什么背景的商家来说,是一个好事,它为我们大唐的商业运作,无形之中定下了很多规矩,以后如果有其他人想要破坏的话,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金太对李宽的做事方法,显然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商业规则?”

    阿牛细细的品味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越想越觉得不简单。

    一直以来,不管是以前朝代的商人还是大唐的商人,虽然都是讲究诚信经营,但是在面对勋贵官员的时候,商家几乎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

    因为商人的地位非常低,勋贵有无数种方法收拾你。

    但是,这几年,长安城的营商环境是越来越好了。

    特别是巡街的武侯全部统合到了警察署之后,小商小贩随时被欺负的局面是越来越少了。

    哪怕是勋贵之间的商业竞争,也都尽可能的在按照商业规则在运行。

    可想而知,一个大家普遍接受的商业规则,对于大唐商业的发展是有多么的重要。

    “师父,如果大唐各行各业的运行都遵循商业规则的话,那么商人的地位和话语权都会大大的增加呢。”

    阿牛说这话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

    这种事情,实在是有点敏感啊。

    “是啊,也就是楚王殿下这么大力支持商业发展,也通过商业的发展,让陛下以及朝中百官见识到了商人对大唐也是有重大贡献的,所以整个大唐对商人的态度才会有一个潜移默化的改变。”

    金太从一个小作坊起家到现在的规模,最是清楚其中的不容易。

    “师父,我听说教育部在考虑逐渐取消商人子弟限制参加科举考试的规定,这要是真的实现了,以后我们的社会地位也会变高不少,许多读书人再也不会觉得进入作坊工作是一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了。”

    阿牛虽然还没有小孩,但是不管是谁,都会为自己的下一代考虑。

    甚至很多人奋斗一辈子,辛苦一辈子,就是为了下一代能够过上好日子。

    看看后世大城市里头老破旧的学区房的价格,就可以见识到大家对下一代教育的重视程度。

    士农工商,在此之前,商人是最没用地位的,谁都能骂上几句。

    别看他们比农夫富裕很多,政治地位却是差很远。

    毕竟,以农为本,这可是历朝历代的国策。

    “是有这种风声,但是礼部那边反对意见还是非常强烈,国子监那里也有一帮老学究不同意,我估计这事还要磨个几年才会有结果。”

    “只要能够看到希望,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那今天的拍卖,我们要加价争取一个命名权吗?”

    “再说吧,看看情况!”

    ……

    “长孙兄,你说那李宽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吗?明明吃过一次亏,为什么现在还让人去搞什么竞拍会?”

    这么热闹的事情,郑海跟长孙冲自然不会错过。

    “我也觉得有点纳闷,莫非大唐第一高楼更名背后,楚王府还获得了其他好处?我昨天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明白啊。”

    长孙冲对自己的脑子一向是很有信心的,现在却是觉得脑袋有点不够用了。

    实在是已经看不懂李宽的操作了。

    “那杨本满最近事挣得盆满钵满,杨氏茶叶算是坐稳了大唐三大名茶的位置,这件事情上面,无论怎么看,李宽都不像是赢家。但是他应该也没有那么愚蠢,吃过一次亏之后还要继续吃,就连竞拍会的地点都没有改变。这就让人觉得纳闷了。”

    郑海面色复杂的看着台上的王富贵,心中为自己没有看透眼前的局面而苦恼。

    “其实这一次的竞拍会,跟上次还是有所不同的,至少楚王府旗下的几家作坊,就已经安排了人员跟着过来。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出现其他人都是陪玩的场景呢。”

    长孙冲注意到了场中有好几名都是楚王府的掌柜。

    “那倒是,邀请的商家对象也跟上次有些许不同,这次似乎加了不少长安城本地的中小商家。”

    “除了那个足球联赛的命名权,其他几支球队的命名权并没有太大的价值。今天的竞争,估计不会很激烈。”

    “反正我们也是过来看热闹的,这足球联赛的命名权,对于我们各自的作坊来说意义都不是很大,反倒是味之素、五合居之类的酒肆其实可以考虑参与竞拍;甚至天香阁那些青楼如果能够得到允许的话,去搞个竞拍回来也可能会效果很好。”

    郑海有点失望的看了一圈,没有看到有哪家青楼的人员参加。

    要不然,今天就有热闹可看了!

    ……

    大唐是一个包容的国度,不管是哪个部落的人,都有机会成为真正的大唐人。

    长安城中,就有许多突厥人的身影。

    不过,在今天的竞拍会现场,阿义那的身影,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许多人甚至觉得很奇怪,阿义那不是经营石材作坊的吗?

    难道也要通过竞拍足球联赛的命名权来提高自己的石材销量吗?

    似乎没有什么效果的啊。

    “主人,今天可是来了不少人,平时我们要想一次性见到这么多作坊、商铺的掌柜,可没有那么容易呢。”

    阿古诺有点不自在的坐在阿义那身旁,尽量不去注意那些盯着自己这座看的眼光。

    虽然大唐是一个包容的国都,但是阿义那和阿古诺那明显不一样的脸庞,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似乎这脸庞每时每刻都在提醒大家,他们是突厥人。

    “是啊,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个让大家真正认可我们阿义那家族的机会。原本,我是想都没有敢想自己会被邀请,毕竟我们的石材作坊,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但是楚王殿下居然亲自安排人给我送来了邀请函,还表示我们的喜茶铺子可以考虑与观狮山书院商学院合作,参与到这次的竞拍之中来。”

    阿义那想到昨天自己跟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人员见面的时候的商量的内容,心中莫名的激动了几分。

    虽然跟商学院的合作之后,自己需要额外的支付百分之五的收入给到对方,但是如果真的能够实现商学院的设想,那么哪怕是付出一半的收入,阿义那也是愿意的啊。

    毕竟,如今的喜茶铺子,也就是在西市开了一家店面而已,其他几家也只是在筹划之中。

    而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人,一上来就给自己提出了一个大目标:在贞观十七年内开设一百家的喜茶铺子。

    并且与面包新语合作,明年开始进军洛阳和凉州等地,最终将在大唐主要的州府都开始大量分号,形成一个分店超过千家,员工数量超过万人的大公司。

    说实在的,这种规划,是阿义那连想都不敢想的。

    人生能有几回搏。

    阿义那已经决定了,今天不管是竞价的价格去到了什么水平,自己都要拿下它!

    “楚王殿下不计前嫌,是大唐少有的真正为我们胡人考虑的好人啊。”

    阿古诺想到被安置在襄州、洪州等地的部落牧民,听说他们现在的生活都过的比较富足,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感恩之情。

    至于李宽手中留下了多少胡人的鲜血,自然是选择性的被大家遗忘了。

    “一旦我们的喜茶铺子真的实现这种规模,那么我们就可以考虑进一步的进入餐饮行业,在每家喜茶铺子旁边再开设一个其他的餐馆,也不用像这个味之素一样做那么高端,就做一些普通百姓能够吃得起的东西,到时候应该也会很有生意的。”

    阿义那心中,忍不住开始各种幻想。

    “衣食住行,我们只要在吃的这个地方站稳脚跟,其他人肯定就不会再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了。”

    “希望等会一切顺利!”

    ……

    “盼盼,你还不死心吗?我阿姊不是都已经说了吗,建议你这次不要参加了?”

    人群之中,顾盼盼的身影出现在王富贵前面的桌前。

    武郭一如既往的跟她过来助威。

    “这次不一样,我们顾家现在是大唐最大的鳄鱼皮供货商,如今在作坊还有一个专门的顾氏箱包作坊呢,我这是为这个箱包作坊来竞拍的。”

    顾盼盼不是那么容易死心的人。

    上一次的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她虽然比较看好,但是魄力不如杨本满,结果现在就只能后悔了。

    这一次,她显然是不想再后悔。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不管其他人出什么价格,他都要加价。

    “你那箱包作坊,制作的都是鳄鱼皮箱包,普通百姓根本就买不上,而看这足球联赛的人,绝大部分还是普通百姓呀。”

    武郭对顾家在长安城的产业情况也是比较熟悉的。

    虽然顾氏箱包的利润率比较高,但是销量并不是特别的大。

    “那是以前!一旦成功的竞拍到足球联赛的命名权,成为大唐足球协会的合作商之后,我就准备让作坊专门开发几款足球鞋和其他运动鞋,让大家能够更好的踢球。甚至,我也在考虑让作坊今后主打运动服装和鞋袜的生产,至于之前的箱包,继续顺带着生产就行。”

    顾盼盼这次显然不是心血来潮的要过来争一口气,而是有着全盘规划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顾盼盼的这个眼光还是非常不错的。

    李宽刚刚想起来要扶持体育产业的发展,她就已经嗅到了里面的商机了。

    最关键的是,她的设想具备很强的可操作性。

    “不再继续把箱包作为重点,这个我觉得早就该如此了。如今你们顾氏箱包出品的箱子,根本就比不上楚王府的款式新颖,珍宝阁中卖出去的基本上都是楚王府出品的箱包呢。”

    “哼!款式新颖有什么意义?重点是要经久耐用,这一点,我们顾氏箱包绝对不比楚王府差。”

    武郭笑一笑,没有理会顾盼盼的争辩。

    你质量再好,要是卖不出去的话,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