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981章 青雀葡萄酒的另类价值
    “品味醇香绵纯的琼浆般口感,感受深红浮光般的律动,享受飘飘欲仙般的飞仙感受,体会色彩缤纷的静谧;青雀葡萄酒,给你不一样的体验!”

    《大唐日报》上面,第一次出现葡萄酒的广告。

    “喜欢葡萄酒那鲜艳的玫瑰色,喜欢那迷人的宝石光泽,喜欢那灵透醇和的迷人酒韵,喜欢那鲜花般的芳香气息,喜欢那略带苦涩的酸甜味道。只要唇舌轻轻地抿一下,就使人心旷神怡,物我两忘,心神摇曳,唇齿流芳。”

    李泰别的不说,文学才华还是非常了得的,所有的广告词都是在借鉴楚王府的各种广告的基础上进行了模仿和升华,让人感到很是不凡。

    “一串葡萄是美丽、静止与纯洁的,但它永远只是水果而已;可是一但酿造之后,它就变成了一种动物,因为它变成酒以后,就有了动物的生命;青雀葡萄酒,给你不一样的生命。”

    崔庆看着这一串的广告语,脸上变得凝重了起来。

    “崔掌柜,这个青雀葡萄酒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大唐日报》居然愿意拿出一整个版面出来给它做广告?不仅如此,这青雀葡萄酒居然使用了琉璃瓶,难道这是楚王府新推出的红酒品牌吗?他们没有必要这么搞啊。”

    “郎君,楚王府今年种植的葡萄面积,应该是没有什么增加的,他们的重点也都不是在酿酒上面,这应该是其他哪个勋贵推出来的红酒品牌。”

    崔祥坤作为崔氏红酒的负责人,自然很关注自己最大的对手奔富葡萄酒的动静。

    这葡萄的种植,你是隐瞒不掉的,又不可能在家里面种。

    所以对于楚王府的葡萄种植情况,崔祥坤不敢说一清二楚,但是大概是什么情况,还是知道的。

    “我们前前后后,不知道去找过他们多少遍了,哪怕是把价格提高到一个银币一个瓶子,他们也不动心;现在却是肯卖给青雀葡萄酒作坊,这里面要是没有一些缘由,我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崔庆皱着眉头,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情况。

    “郎君,长安城中,有没有哪家勋贵跟楚王府走的特别近,同时家中今年又大规模的种植了葡萄的呢?如果能够找到这样的人家,那么很可能就可以搞清楚情况了。或者直接等到后天那个青雀葡萄酒铺子开业的时候,多少可以打听到一些情况。”

    “我觉得这个青雀葡萄酒,像是一个人的名字。青雀……我想一想到底哪家勋贵的子弟是叫做青雀的。程家应该是没有,房府也没有听说……难道是他?”

    崔庆的脸色不由一变,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是谁?”

    “魏王殿下李泰,小名据说就是叫做青雀。可是他已经被贬为东莱郡王,长安城好久没有他的信息了,不可能跑回长安城来搞一个葡萄酒出来啊。”

    “东莱郡王?”

    崔祥坤皱了皱眉头道:“郎君,如果是东莱郡王府的葡萄酒,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此话怎讲?”

    “这几年,出海的海船很喜欢携带葡萄酒,据说喝了葡萄酒,在海上不容易生病;再加上这个葡萄酒的口感也很不错,不少人都喜欢,所以在登州一带非常的流行。

    不客气的说,登州可能是大唐葡萄酒交易最旺盛的地方,所以登州的葡萄酒作坊也是最多的。这葡萄酒作坊多了,种植葡萄的农户自然也就多了。

    那个莱州紧邻着登州,自然而然的会受到影响。百姓发现种植一亩葡萄园的收获比种两亩地都还要过,积极性都非常的高。登州莱州一带的葡萄种植面积,很可能是长安城的几十倍。

    东莱郡王被贬之地正好是盛产葡萄的莱州,如今突然冒出来的青雀葡萄酒又能给从楚王府购买到精美的琉璃瓶,这些东西,如果用青雀葡萄酒是东莱郡王府上的来解释,就全部说得通了。”

    崔祥坤说到最后,心中基本上就确定这个青雀葡萄酒,就是李泰搞出来的了。

    “那东莱郡王,当初可是最喜欢跟一帮文人骚客聚在一起,搞一搞诗会,商讨着编纂什么书籍可以讨陛下欢心。他居然会对酿造葡萄酒感兴趣?”

    崔庆自然是认识李泰的,甚至还一起吃过许多次饭。

    正因为他对李泰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对于青雀葡萄酒的出现才会觉得有点奇怪。

    直接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一款葡萄酒,放在一名匠人或者一名商家面前,这算是一个光宗耀祖的事情。

    但是对于一个大唐的王爷来说,这不仅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反而是自甘堕落的表现。

    士农工商,李宽就是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改变大家对商人的看法。

    到现在为止,商人任然还是大唐社会结构中地位不高的存在。

    当然,由于有着许许多多的番邦国民和奴仆在长安城,商人的地位倒也不至于垫底。

    毕竟,再怎么说你也是唐人嘛。

    “此一时,彼一时。东莱郡王争夺储君失败了,想要继续在政治上有什么作为,那就是找死了。我想,他应该是个聪明人,不会拿虚无缥缈的事情来让自己冒险。所以转过身来想要为莱州百姓做点事情,或者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这就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了。”

    “如果李泰还是魏王,朝中那么多大臣支持他,陛下又那么喜爱他,我们崔氏红酒自然是要谨慎面对青雀葡萄酒的出现。但是如今他惹怒了陛下,不仅魏王的爵位不保,还被降了一级成为郡王了,只要脑子没有抽风,就不应该跳出来跟我们计较什么。”

    崔庆还是想不通李泰怎么会搞一个青雀葡萄酒出来。

    那李泰还当自己是魏王殿下吗?

    “属下也觉得您说的有道理,但是只有这个葡萄酒是东莱郡王府上的,一切的东西才能说得通。当初东莱郡王离开渭水码头的时候,可是只有楚王殿下一帮人在那里送行呢。”

    “派人多打听一下吧,别到时候被人打得措手不及。那个李泰,眼高手低,看起来是才华横溢,但是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特别多的耐心,只要我们熬过一段时间,以后就好过了。”

    崔庆想了想,还是没有想通事情的经过。

    ……

    “今年过年不送礼,送礼就送葡萄酒!青雀葡萄酒,好喝又有面子!”

    当一帮报童吆喝着广告词,纷纷将最新的报纸送到各个订报人的手中的时候,口中都在不断的说着这句广告词。

    朗朗上口的语句,再加上《大唐日报》、《长安晚报》、《曲江日报》等主要的报纸上面都有刊登这幅广告词,所以短时间内,长安城的许多勋贵商家就知道了这款新出的葡萄酒。

    “老任,你不是不知道该买什么东西来送礼吗?依我看,这青雀葡萄酒似乎就很不错呢。”

    文曲书铺之中,掌柜的文启明看到老任在自己铺子里像是无头苍蝇一样的转了好几圈,忍不住指了指手中报纸上的青雀葡萄酒广告,跟他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老任虽然自己没有什么文化,他儿子如今是满堂红牙行的掌柜,也谈不上知书达理。

    但是,对于自己还在上小学的孙子,老任却是非常的上心。

    这不是眼看着很快就要放寒假了,老任就准备给孙子的几个教谕送上一份礼物,也算是提前送给教谕们的过年礼物。

    但是,读书人喜欢收什么礼物,老任却是有点摸不准。

    在此之前,老任虽然经过需要给人送礼,但是那都非常简单,一张银票搞定。

    如果还不行,那就两张银票!

    可是,现在送礼的对象是自己孙子的教谕,涉及到自身的利益,他就反而有点没有头绪了。

    自古以来,给人送礼就是一门大学问啊。

    大唐是个人情社会,每个人的人脉开拓维持,都离不开送礼。

    如何走的更近,双方建立更强的联系,有时候送礼往往会成为关系到位的转折点了。

    可是,怎么送礼,还真是大部分人都不擅长的事情。

    其实,送礼就是揣摩人性!

    送礼就是要送到心坎上!

    送礼出去的是什么礼物,透露出你个人的格局,眼光和见识。

    与此同时,也表示你对收礼人的爱好,兴趣,品味,档次,价值的把握。

    所以说,合时,合适,又让收礼人能够在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很显然,老任跟孙子的教谕,不是一个圈子的人物,对于这些教谕的爱好,其实不是很了解。

    只不过是想当然的觉得对方是读书人,自己来到文曲书院买几本书之类的东西送给他们,应该还不错。

    毕竟,书籍这个东西,不会显得俗气,价格又不算低,是老任认为的好礼物。

    可是,在铺子里转了一圈,到底该送什么礼物,老任又迷茫了。

    他除了算是熟读《三国演义》,其他的书读的并不多。

    “青雀葡萄酒?给教谕送酒作为礼物的话,不是很好吧?”

    老任一下就看清了文掌柜手指的内容。

    “怎么会不好呢?之前有今年过年不送礼,送礼就送永平怀表的说法,如今又有今年过年不送礼,送礼就送葡萄酒的说法。这青雀葡萄酒包装的非常典雅,不说酒,单单这个酒瓶就已经非常的典雅,很有收藏价值,那些读书人绝对会喜欢。”

    文掌柜是卖书的,对于读书人的了解,自然比老任要深入很多。

    “看上去似乎是不错,跟珍品阁售卖的奔富葡萄酒有的一比;只是我记得奔富葡萄酒最便宜的都是需要一个金币,我要是送礼的话,至少要送两瓶才行吧?这么一来,这个礼就有点重了。”

    老任虽然不了解读书人,但是对于人情往来还是有着丰富经验的。

    价值两个金币以上的礼物,作为第一次送给自家孙子的教谕的礼物,显然是太过贵重了一点。

    这就像是你刚刚认识一个人,可能会有事求他,但是你直接一个重礼送过去,对方固然是有可能欣然收下,但是更大的可能是被吓了一跳,以为你有什么大事要找他办理。

    所以这个礼物被拒绝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再说了,自己要送的教谕有好几个,每个人都送价值这么高的礼物,老任也有点舍不得啊。

    就像是后世教师节给孩子老师送礼,不送不行,但是送的太贵重,大家也肉疼啊。

    “我刚开始也是跟你一样认为的,但是你注意到这里没有?九百九十九文钱起步,最便宜的青雀葡萄酒,还不到一贯钱一瓶呢。连奔富葡萄酒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当然,你不一定买最便宜的,但是既然起步价有这么便宜的,你的选择自然就多了。

    明天就是那个青雀葡萄酒铺子的开业典礼,我看了广告上的地址,应该就是在前面不远处有一家分号,到时候你直接去那里那几瓶青雀葡萄酒,再好好的包装一下,绝对是一份上佳的礼物。”

    老任跟文启明是老相识了,要不然他不可能放着自己铺子中的生意不做,居然劝说老任去买葡萄酒。

    “九百九十九文钱一瓶?真的这么便宜?这个瓶子的价值都超过了这个钱了吧?”

    老任不可置信的看着文启明,然后忍不住伸手拿过了他手中的报纸。

    “所以我才说你可以去买这个葡萄酒来送礼嘛。只是九百九十九文一瓶的青雀葡萄酒,你不一定能买到,很可能人家就是象征性的拿出一部分出来售卖,算是用来做广告。”

    这几年,文启明也是见过了各种各样的广告,对于商家的套路也是比较清楚了。

    毕竟,他自己就是经商的呢。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明天我早点过去看看,一定要抢到几瓶回来。这种价位的葡萄酒,哪怕是不用来送礼,也可以多买几瓶,放在家中的话,很可能都会升值。”

    老任是专业的黄牛党,很快的他就发现了青雀葡萄酒的另类价值,心中立马就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