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废材娘娘你面具掉了 > 第215章 上榻容易下榻难
    “再苦,哪能有妾身心里苦。”叶氏喝了茶,徐徐道来。

    原来叶清晏自当上皇后就得了怪症,天天昏迷不醒。叶氏担心不已,总想着进宫来看看,但是每每递了进宫的牌子,都是被回绝。

    叶氏私以为叶清晏肯定出了大问题,越发想要进宫看看。但是叶清晏躺在深深的皇宫中,她根本就进不来。

    直到皇宫大选秀女,叶敬宁撺掇着叶广忠给她报了名。叶氏知道后,怒不可遏,就要把叶敬宁的名字撤下来。但是名字已经上报上去了,是不能撤下的。

    叶敬宁劝说叶氏,说她进宫也是为了叶清晏。万一叶清晏一直昏迷不醒的话,肯定少不了会被人欺辱。如果她进宫的话,就可以保护叶清晏了。况且,她也是为了叶氏一族,能长长久久的蒙受皇恩。

    叶氏一族已经尝到了皇恩的甜头,而且他们叶府一脉,实属庶枝,并非嫡系。而叶清晏本来是嫡系嫡女,对他们庶枝肯定不会尽心,况且还得了怪症,等同于废人了。理应再送一个好的叶氏女儿进宫,巩固皇宠,也为了叶氏能沐浴皇恩更繁荣昌盛。

    不过即便如此,叶氏也没有赞同,倒也没有再那么坚持反对。其实她就是坚持反对也没用,整个叶府,除了她和长子叶弘博持否,其他人都是一片赞同,甚至叶老夫人还给了她一段日子的排头吃。

    乾元宫大火,叶氏听闻了陛下和皇后在宫门口争吵的事……此事是叶弘博跟她说的,本也是机密的。而叶氏嘴严,不会乱传话。当时叶氏便想着,能和陛下争吵,那身体肯定是大好了呀。

    只有身体好,才有力气吵架啊!身体不好,别说吵架,连吸口气都费劲的很。

    皇后身体好了,那叶敬宁就更没有必要进宫了。况且叶敬宁和叶清晏两个人并不相合,进宫如果闹出什么来,倒霉的只有叶氏一族。

    所以叶氏在和长子叶弘博商量一番后,就进了宫里,想要请叶清晏帮忙,让叶敬宁落选!

    叶清晏听罢叶氏的话,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只是选秀之事,她若是插手,落选叶敬宁,肯定就得罪了太后,不禁面露迟疑。

    叶氏极擅察言观色,见叶清晏似是困扰,忙又道:“如果这件事让娘娘为难的话,那便听天由命吧。”

    听天由命?叶清晏这辈子最不想的就是听天由命。

    “婶母,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找陛下谈谈的。婶母安心回去准备吧,落选的秀女,即便是不进皇宫,也会被指婚的。您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女婿,现在就可以想了,到时候让大哥告诉我一声。好婆家,也是要早点下手的。”

    叶清晏此话一出,叶氏不禁大喜,俯首叩谢,“谢谢娘娘恩典,谢谢娘娘恩典。”

    “婶母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叶清晏忙扶着叶氏站起,“七妹的事,本也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事。”

    “哎,这丫头从前不懂事,总是冲撞娘娘,妾身在这里替她赔个不是。”叶氏心事解开后,整个人都轻松活泛了不少。

    叶清晏笑道:“不妨,小时候打打闹闹的,感情才深。”

    叶氏在坤元宫用了午膳,才带着一堆叶清晏的赏赐,回了安定侯府。

    ……

    叶氏走后,叶清晏知道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难题。

    想要萧长綦帮她落选叶敬宁,可没那么简单。这家伙,肯定会趁机向她提要求。

    只是这个坑,她不能不跳。

    春雨倒是觉得七小姐要是能不进宫,是个好事。

    “娘娘,您是皇后,不能做主落选的事吗?”

    “这件事难办的地方在于,明天就是最后一轮遴选了。如果是前三轮,本宫还能插手,但是最后一轮,陛下主场,便是太后这个主事者,也只能旁观,插不得手。”

    “那您就只能找陛下了。”

    “是啊,准备一桌酒菜吧,清淡一点儿。”

    “奴婢明白。”

    萧长綦从勤政殿里和任然一起出来,就看到春雨站在殿外候立着。

    任然挑了下眉梢,对萧长綦道:“臣先告退了。”

    “嗯。”萧长綦点了下头。

    任然在经过春雨的时候问道:“娘娘可还好?”

    “多谢丞相挂心,娘娘很好。”

    任然笑着点了下头,朝出宫的方向去了。

    春雨小步走到萧长綦的面前,欲行叩拜大礼,便听萧长綦道:“免礼,皇后有什么事儿?”春雨是她的心腹婢女,派了春雨来找他,差不多也就等于是她过来了。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的事,肯定还小不了。

    “陛下,皇后娘娘请您过去,说是有事相商。”

    “朕天黑后过去。”

    天黑,就要睡觉了。睡觉的时候过去,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叶清晏知道后,恶狠狠道:“色徒!小心上榻容易,下榻难!”

    ……

    是夜,叶清晏准备好了一桌上好酒菜,其中还有两道是她亲手做的,等着某个皇帝过来。

    只是一直等到下弦月升空,某个人都没有来。

    春雨悄悄出宫打听了一下,最后神色忐忑的回来了。

    叶清晏看着她的模样,拿起了筷子,又点了点旁边的座位,“来,坐下一起吃。”

    神色间,倒是没有半点不悦。

    春雨陪着小心坐下,“娘娘,您知道啦?”

    “是雪妃把陛下叫走了吧?”夹了一筷子凉拌青笋,吃的嘴里咔嚓咔嚓响,这道菜是她亲手做的,味道不错。

    “娘娘不生气吗?”春雨给叶清晏盛了一碗老鸭汤,汤还温着,正好不冷不热的喝。

    叶清晏回道:“我为什么要生气,我还挺感激这位的,免了我一场侍寝之苦。”

    “都怪奴婢,在勤政殿门口就那么大剌剌的说出来娘娘请皇上的事。不然,也就不会被雪妃截胡了。”

    “就是要让她截胡啊。”叶清晏接过汤喝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又递给给春雨,“你喝吧。”

    “哦,谢娘娘赏赐。”春雨接过汤碗就喝。

    叶清晏继续吃菜,捡着她喜欢的吃。只是吃着吃着,嘴里的菜味儿就变得寡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