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废材娘娘你面具掉了 > 第219章 要不要尝尝背德的刺激?
    白枭一双赤眸看向她,“找我?有事?”

    叶清晏点头,“很重要的事。”

    “感觉会很麻烦啊。”白枭快速的吃完手里的卤牛肉,又拿叶清晏还没吃两片的那份。

    叶清晏也不跟他计较,毕竟有事相求,吃点儿东西算什么。

    “是有点儿麻烦。”

    “说吧,谁让我是你师父呢。”白枭吃完卤牛肉,就开始脱衣服,一副要泡温泉的模样。

    叶清晏忙转开眼,自温泉池边站起,“我去取屏风来。”

    温泉池分一大三小,中间有安置屏风的地方,可以隔开三个池子。叶清晏拿了屏风后,把大池子和小池子隔开。白枭自然是占据了大池子,她是小池子。

    她不担心白枭会意图不轨。师徒缘分,他还是挺看重这一层关系的,一直对她都不错……除了吃!

    “师父,池边有一个凸起的石头吗?你按一下它,就会出现一个格子,里面有洗浴用的香膏,好久不来了,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还能不能用。”

    白枭按照叶清晏说的,按了一下凸起的石头,里面确实有东西,不过他就是看了看,并没有用。

    “你以前来过?”

    “天池别院,是我的地方,欢迎莅临。”叶清晏把脸在温泉水里浸泡了一会儿,很快面具就自己剥落了。

    叶清晏把面具清洗干净收入了收纳镯中,开始舒舒服服痛痛快快的扑腾水花子玩儿。

    白枭听着叶清晏那边的动静,掬起一捧水,泼在了脸上,整个人也放松了不少。

    “不愧是天府星。”天府星又有福星之称,终生衣食财帛享用不尽。

    叶清晏不理他这个话,问道:“鬼迷镇找到了吗?”

    白枭回道:“还没有,隐约感觉是在这个方向。”

    “我今天去了一趟京兆尹,拿到一份记录了个失踪人口的名录,以及他们所失踪的地方。这些地方,我都已经找过了,并没有碰到雾天。”

    “你已经逃离了鬼迷镇,不会再进去了。即便是经过了鬼迷镇,也不能发现它。你把那份名录给为师吧,为师再走一遍。”

    叶清晏从收纳镯中取出那份名录,用念力控制着交给了白枭。

    正好看到了温泉水里的白枭……

    胸膛之上,因为被温泉水蒸腾的皮肤泛起了一层粉润之色,显得更像人了,没有那么惨白的像鬼。

    而他那张潋滟美绝人寰的脸庞,亦更让人窒息!

    察觉到叶清晏用念力在看自己,白枭忽而邪笑,“徒儿,要不要尝尝背德的刺激?”

    “绝对不要!”叶清晏收回了念力,继续扑腾水花子,很有几分幼时童趣,“既然要做如父的师父,那就好好做师父,保护徒儿一辈子啊。”

    白枭个靠在温泉池边,正抬头看天上的星星,听到叶清晏的话,如血鲜红的唇,慢慢的漾开一个笑容,“还是认我当师父啊。”

    “头都磕了,不想认也得认呀。”叶清晏在小池子里开始游泳,同手同脚的样子,颇有一种笨拙的可爱。

    “呵,你是想让我给你帮忙,才这么说的。等帮完忙,或者帮不到你的忙,你就又不认了。”白枭笑道。

    叶清晏从收纳镯中取出一壶酒,甩手朝大池子那边扔,没有再用念力。

    “师父真是了解徒儿。”

    ……

    勤政殿内——

    萧长綦收到了叶清晏去京兆府的消息,还拿到了她调查失踪人口的名录。

    看着上面的失踪地点,最后目光凝刻在了最后一个地点上——磐龙山,玉川村。

    “看来她今晚应该是泡温泉去了。”倒是了解叶清晏的想法。

    宫程进了殿内,“陛下,雪妃娘娘的婢女来了,说是雪妃请皇上过去。”

    “什么事?”萧长綦放下手里的名录。

    宫程回道:“说是有关于火炮。”

    “火炮?”萧长綦神色微凛。

    “就是叛军攻破潞城的奇炮。”

    “摆驾启祥宫。”

    “是,陛下。”

    ……

    雪妃在画案上小心翼翼的铺开山河图,眼中充满了爱意。

    铃铛对雪妃道:“娘娘,陛下很快就到了,您要不要再梳妆一下?”

    “好,陛下喜欢红梅,就穿那一条红梅羽绣宫裙。”

    “已经准备好了,还有司珍局送来的梅花头面,正好配着。”

    “嗯,赶紧的,一会儿陛下该到了。”

    雪妃坐在梳妆镜前,看着自己如墨的顺滑青丝,问道:“坤元宫的头发可拿到了?”

    铃铛正在给雪妃梳发,听到雪妃的问话,手指一抖,手里的玉梳用力就重了。

    雪妃痛的轻‘咦~’了一声。

    铃铛立刻跪在了地上,“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起来吧。”雪妃对着镜子看自己如花美貌,“再有下次,就去做花肥吧。”

    铃铛一听‘花肥’二字,顿时面无人色,惊恐至极道:“奴婢不敢了,娘娘饶命,奴婢再也不会了。”

    “嗯,继续梳吧。”

    “是娘娘。”

    铃铛打起十二分的精力,给雪妃梳头。等梳好头以后,才怯怯回道:“坤元宫又封宫了,里面的宫女太监都很小心的样子,不知道皇后发生了什么,奴婢目前没办法接近,但奴婢会想法子弄到皇后娘娘的头发。”

    “一定要确定是她的头发,错了就拿你是问。”

    “奴婢不敢。”铃铛忙又跪在了地上砰砰磕头。

    “陛下驾到,启祥宫接驾——”有太监的唱传响起。

    雪妃从梳妆台前站起,朝殿外走去。

    萧长綦进了启祥宫门,瞬间掩藏起眼底的冷漠,目光和煦的望着从殿内款款而出的姬雪。

    “臣妾叩见陛下。”说着就要跪拜。

    萧长綦虚托了下她的手,“朕不是说了,私下于朕不用如此大礼。”

    “多谢陛下恩典。”雪妃满面羞涩,愈发光彩照人。

    萧长綦玩味的目光打量着姬雪,谑笑道:“雪儿今晚着实让朕不忍移目。”

    雪妃低垂了蝤蛴玉颈,愈发娇羞,“陛下打趣臣妾。”

    萧长綦低笑了两声,大步进了启祥宫的主殿。

    雪妃小鸟依人般的跟着萧长綦,痴爱的目光望着萧长綦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