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科学家闯汉末 > 第九十四章 十常侍(上)
    ——皇宫

    刘宏此时正在内宫中驾着一辆驴车和另外一辆驴车互相追逐着,一群宫女侍从在边上叫着好,看着对方的驴车居然要超过自己,刘宏拼命的抽打着座驾,终于以不到半丈的优势胜出了。

    “赢了!朕赢了!!”刘宏站在驴车上挥手欢呼了起来,四周的宫女侍从也跟着欢呼着,被刘宏赢了的驴车上走下一个人,这个人穿着宦官的衣服,一脸敬佩的看着刘宏说道“陛下不愧是天子,这才几天的时间,微臣就比不上陛下了。”

    “徐爱卿不会是让着寡人吧。”刘宏笑嘻嘻的问道。

    十常侍之一的徐奉急忙委屈的回身要上驴车说道“那陛下我们再来一局,这次我非得把这两畜生抽出血不可!”

    刘宏看的的动作有趣,哈哈笑了起来,说道“行了,行了,寡人冤枉你了,赵忠啊,你这东西献的不错,以后还有什么好玩的多献上了一些,寡人在这深宫都快呆腻味了。”

    刘宏对着站在一边的赵忠说着,又在另外一个宦官的搀扶下走了下来,赵忠嘿嘿的点头道“有趣的事物实在太多了,且让微臣慢慢献给陛下吧,必然会让陛下满意的。”

    搀扶着刘宏的宦官也笑道“可惜就是这皇宫太小了一些,也不如东西两市热闹,老臣昨日出宫去了东市,就看到了有胡商在卖一稀奇之物,说是天底下最为硬的石头,名为金刚石,可以划金断玉,最珍贵的是此物不仅透明无暇,而且还内有火色,只可惜老臣囊中羞涩,未能为陛下求来。”

    “还有此物?金刚石宫中也有,但还没有过透明又内藏火色的,这样,阿父等会就去内库取钱为寡人求来此物,内库有钱,你直接去拿便是。”

    “能为陛下求宝,是微臣的荣幸啊。”

    刘宏运动完了觉得有些乏累,便去休息了,张让、赵忠等十常侍则乘机聚在一起商议事情。

    首先要说明的是十常侍并不是真的十个人,而是一个虚指,是指身为常侍的宦官们,这些人常年在十个以上,数目不定,他们之间虽也有矛盾,但对外却保持一致,在朝野中四处安插人手,以便敛财弄权。

    此时的十常侍有张让、赵忠、孙璋、封谞、夏恽、郭胜、毕岚、栗嵩、徐奉、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十四人,后来成为曹操等人上司的蹇硕并不是常侍,现在还是一个刘宏身边的小黄门。

    “今日宫外来报,太平道张角四处收流民为道众,一些人似乎准备拿此事做文章,诸位议一议,此事吾等该如何是好?”张让阴柔的看着众人说道。

    “哦?这些士人又不老实了吗?”夏恽哼了一声道“不知道他们准备如何做文章?”

    “还能如何做,必然是将流民四起的事情安在我们头上,说吾等骄奢淫逸,说吾等子弟在各地危害四方,这些士人,还能说什么?”高望看向封谞说道“现在的问题是太平道到底想做什么?又做了什么。”

    封谞是十常侍中和太平道最熟悉之人,昔日进宫给刘宏讲经的太平道人便是他安排的,他见众人看向自己,连忙说道“太平道不过是一群道士,还能做什么?不过是求财罢了,这些士人拿流民做文章,但这些流民不还是被各地豪族逼迫所致吗?”

    徐奉也接着说道“封大人说的在理,太平道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恩,有理,我看与其坐等士人发难,不如主动和陛下说明此事,以便反客为主,你们说如何?”段珪是十常侍中极有谋略的一人,他出计道“吾等先打探一番,有何人准备上奏此事,再事前说近日各地豪族压迫导致流民四起,外臣想借机对内臣发难,到时候陛下必然不会理会此事。”

    十常侍议定此事,便去翻阅尚书台的奏章,发现杨赐已经上书言太平道之事,但在奏章上只言都不说十常侍,张让说道“杨赐,三世三公,必然不会冲锋陷阵,但他一上书,其门下必有人响应,近日有何人欲进宫?”

    “之前陛下下令刘陶斧正《尚书》,他上了奏章,说已成书,书名《中文尚书》,待陛下检阅后便可发行天下了,想来不日就要进宫说此事。”

    “那便是此人了,此人以上谏而闻名于世,待我细细安排一番。”张让摸了一下干净的下巴,眼睛一眯便有了计划。

    张让先让刘宏看了杨赐的奏章,刘宏看完后有些疑虑的问道“杨公上书言太平道心怀叵测,尔等如何看?”

    张让看了一眼封谞,封谞出言道“陛下,不知杨公可有凭证?”

    刘宏摇摇头道“风闻奏事罢了。”

    封谞叹道“既如此,请陛下治了我的罪吧,昔日微臣请太平道的仙师进宫为陛下祈福,想来杨公是为此事发难吧。”

    刘宏一听,笑着安抚道“太尉不会如此,你无需担忧。”

    张让出列说道“陛下,老臣倒是别有担忧啊。”

    刘宏看向他问道“阿父有何事担忧?”

    “杨公三世三公,忠心为国,吾等都是陛下的家奴,深知内外朝不能相争害国的道理,但唯恐有党人以为有机可乘,想火中取栗啊。”

    刘宏眯着眼点了点头,党锢问题是路线问题,不能松懈。

    “暂且留中不发!”

    这一日,刘宏又驾着驴车玩闹了一番,突然觉得驴车无趣了起来,不由的问道“最近朝中可有什么新鲜事吗?对了,什么灾啊难啊的就不要说了,听了心烦,大汉这么大,哪天不有点小灾小难的。”说着,刘宏来到一个亭内,一边搂着一个美人上下其手。

    “陛下,既然厌了武事,不如试试看文事,之前刘子奇便上书说《尚书》已成,陛下可召来翻阅一番,也省的那些外臣说微臣只知道让陛下享乐。”

    说着,张让憋着嘴,一脸的委屈,刘宏看了不由哈哈大笑道“阿父何必在乎他人言语,尔等忠心,寡人心知肚明,罢了,就召他入内吧。”

    古代可不像后世人人有手机,即使是皇上突然想召见一个臣子,也得等个半天才能通知到他,因此刘宏此时还是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