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女总裁的上门兵王 > 第718章 智慧
    呼!随后花尊海闪身扑向受体人,他这是在拿命赌,堵秦朗能不能杀了受体人。

    砰!下一秒花尊海这被受体人给打飞了出去,花尊海躺在秦朗脚边,秦朗一阵无语:“你才冲出去,好歹坚持长一会。”

    花尊海捂着肚子痛苦的站起来:“失误失误,再来!”

    呼!花尊海再次向受体人扑过去,受体人发出挑衅的怒吼,花尊海凭借三元身法倒成功把受体人给纠缠住了。

    “秦朗你快啊,我受不住了!”

    花尊海被追的鸡飞狗跳。

    轰——秦朗的身体直接消失在原地,点分两极!“去死吧!”

    秦朗抽出匕首刺向受体人的脑袋,然而受体人早有预料,立即抬手挡住匕首。

    匕首把受体人的手臂都给刺穿了。

    然而受体人一丝感觉都没有,甩开后一拳轰击在秦朗的腹部,砰——秦朗背向天空倒飞了出去。

    下一秒,花尊海也紧随其后被击飞了出去,两人齐齐滚在地上。

    “咳!”

    花尊海痛苦吐出一口血水,趴在地上痛苦道:“秦朗,你行不行啊?”

    “废话,你刚才要是不喊那嗓子我就得手了。”

    秦朗没好气白了他一眼。

    花尊海当即吐了吐舌头表示歉意。

    他刚加入队伍不久,对战斗的默契还不熟悉也是情有可原,加上他确实很害怕受体人,所以才会喊那嗓子。

    “咱们再来!”

    花尊海再次扑上去和受体人扭打在一起。

    秦朗这回不再心急,而是耐心等待机会。

    花尊海也尝试着把自己的性命交给秦朗,也不追问,认真和受体人扭打。

    轰——秦朗的身体再一次扑上去。

    受体人嘴角冷冷一勾再次抬起手臂抵挡,秦朗面不改色,手里的匕首突然收回,用刀柄撞在受体人的腋下。

    腋下是一个人最柔软的地方。

    这一下直接把受体人给打的浑身踉跄,而后秦朗再次突进上去,砰砰砰......十八法拳尽出打在受体人的身上。

    噗呲!当最后一下的时候,秦朗手里的匕首突然转向刀尖刺向了受体人的太阳穴,这一击十分准确,匕首完全刺进了受体人的脑子里。

    秦朗冷冷道:“和我玩智慧,畜生就是畜生。”

    受体人轰然倒塌。

    “呼!”

    秦朗也松了口气直接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花尊海也趴在地上,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再看向秦朗:“秦朗兄,你做到了。”

    秦朗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躺倒在地上。

    刚才那场战斗对秦朗的体力和精力消耗非常大,秦朗早就累了,只是一直在强撑。

    别墅角落里。

    黑鹰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幕,两个受体人,都被杀了?

    “我靠,这龙王太恐怖了,居然连杀两个受体人。”

    黑鹰艰难咽下一口唾沫,他见势不妙当即就要溜之大吉。

    突然身后似乎有人。

    他一转身,只见秦朗和花尊海就站在他身后,花尊海嘴角冷冷一笑:“兄弟,你这是要去哪啊?”

    “饶命,饶命啊!”

    黑鹰总算是怕了。

    受体人都不是秦朗的对手,他更不是秦朗的对手了,秦朗杀了两个受体人后黑鹰完全放弃了抵抗。

    怎么抵抗?

    能秒杀他的受体人都被杀了,他还能如何?

    “说出独狼的下落,你们是什么关系?”

    秦朗淡淡问道,黑鹰心里满是恐惧:“说,我说!”

    黑鹰告诉秦朗,当初大全组织刚刚决定这个计划的时候,独狼就找上了他。

    独狼还告诉黑鹰,他们的计划一旦实施,龙王必然找上门。

    因此独狼要求他配合一下,一起设计埋伏秦朗,这才有了别墅的战斗。

    “独狼现在呢?”

    秦朗又问。

    黑鹰摇摇头:“这个我不知道,一直都是他单方面联系我,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龙王,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任何隐瞒。”

    “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拿炎国人的性命开玩笑了,你们饶了我,饶了我吧,求求你们了!”

    黑鹰跪在秦朗面前又是磕头又是哭喊。

    然而秦朗丝毫没有任何怜悯,军人出身的他,把民众利益和国家利益看的比命还重。

    黑鹰为了牟利,不惜拿炎国人的性命开玩笑,造成了这么大的伤亡,对此秦朗绝不心慈手软。

    任何危害社会和炎国的人,都是秦朗的敌人。

    噗呲!秦朗手起刀落,而后潇洒转身。

    黑鹰震惊看着秦朗的背影,秦朗头也不回,黑鹰捂着自己的喉咙鲜血从指缝里流出,眼里满是对死亡的恐惧。

    扑通......黑鹰无力倒在血泊中剧烈抽搐。

    花尊海蹲在他面前,淡淡摇头:“下辈子,祸害谁也不要祸害炎国人,你祸害不起。”

    花尊海说完也转身离开了。

    黑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里满是对生的渴望,他开始后悔了,后悔进驻炎国谋取利益害人性命。

    可是命只有一条......渐渐地,黑鹰闭上了眼睛没了气息。

    秦朗回到院子的时候,白因拖着沉重的身躯走进来,她浑身是血,秦朗当即走过去偿付着她:“怎么样?”

    白因状态很不好,身上有不少刀山,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

    她挤出一丝笑容:“没事,一帮乌合之众而已。”

    秦朗把白因抱在怀里:“辛苦你了。”

    秦朗这一举动让白因有些措手不及,她的身体绷成了一张满弓一动不敢动,渐渐地她感受到秦朗身上的体温后渐渐酥软下来。

    秦朗的怀抱温度非常暖,还有一种让人十分安全的力量感。

    白因感受着秦朗身上的体温,心里一暖,她忽然感觉这么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刚才一群杀手突然围攻白因。

    白因为了不想让秦朗分心陷入危险,就没有告诉秦朗实话,以一己之力硬抗十几个杀手,最后险胜。

    呜呜呜......不一会,外面响起救护车的声音。

    九龙湾第一人民医院,言书雅和姜凝等一行人坐在手术外面焦急等待,五星公馆一战所有人都受了重伤。

    尤其是姜阳和肖光,两人几乎都动弹不得。

    “言姐,我哥他们不会有事吧?”

    姜凝抓着言书雅的手,言书雅手心里也满是汗水,她盯着手术室的门一眨不敢眨:“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