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福运小娇娘 > 第146章 那你的小姑娘呢?
    韩毅不喜韩焱烯不如两个嫡子有本事,而韩焱烯也不满父亲的偏心,所以父子之间一直很不和睦。

    这也正是一些人愿意看到的,可若是将韩焱烯逐出族谱,那韩毅死后可是连个摔灵盆,扛灵幡的人都没有了!

    赵勤龙跟了韩毅这么多年,怎么愿意看到这样一幕呢?

    因此便劝道:“大将军,少将军只是还年轻。哪个少年人没有冲动的时候啊?多教教就行了,何必动这么大的气呢?”

    韩戈抬起头,望着韩毅,望着自己那顶天立地的父亲。

    从小他就崇拜父亲,他渴望父亲的夸赞!可是母亲说,家里已经有三位将军了,他是不能够再从军了。

    就算从军了,有了战功,皇上也不会给他多大的荣耀的,且会更加猜忌他们家。

    所以即便他喜欢,也压抑自己,去读那些他根本就没兴趣的书!

    因为母亲说了,两个哥哥是将军,那他就考出一个状元来!就算不是状元只要是进士也是好的啊,父亲一定会高兴的!

    他想过,是这么个道理,便日夜苦读。可他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子,他打心底里不想去读书,因此即便日夜苦读,也仅仅考了一个二甲第十八!

    他还记得当初父亲的脸色,说他是丢人现眼!说家里有两个哥哥为他争光就行了,他就老老实实的做个不惹事的纨绔就行了。

    当初他很受打击,那一阵很是消沉。

    直到两个哥哥战死的消息传来,说实话他没有欢喜雀跃也没有伤心难过。因为他长这么大见过两个哥哥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有一点他有点小高兴,那就是他终于得到了父亲的重视,被父亲接到了身边。

    只是父亲并没有如何教他,只是将他扔到军队里,凭他自己历练,从不指点,从不插手!

    也许,在父亲的心中,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让他指点吧?

    “既然你之前都不管我,现在又何必管我?”韩焱烯目光中有什么闪烁,他咬着牙,倔着骨,一字一句的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在你心里,在所有人的心里,我韩焱烯根本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扶不上墙的阿斗,所以我离不离开又有什么关系?你之所以这么发怒,到底是觉得我的离开会影响战局,还是因为别人说起来会让你韩大将军脸上无光啊!”

    “放肆!”

    韩毅疾步从主位上走下来,到了韩焱烯身边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无论你是否会影响战局,身为一个将士都不能无诏离开战场!”

    他心痛至极,没有想到儿子会这样想他!

    随着又一声“啪”,韩焱烯偏过头,嘴角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你何必派人把我找回来呢?在一个小镇上,做韩戈,我很自在。”

    最起码,我会被人全心全意的信任,我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不会平白无故的遭人白眼。

    韩毅大失所望,闭了闭眼才压下心头的怒火,吩咐道:“将少将军送回营帐里,找个人给他上药,没有我的命令让他不得离开半步!”

    很快,韩焱烯就被送回自己的营帐里,副将闫秉十分熟练的给他上药,直到上完了药,才叹息一声。

    “焱烯,你又何必如此?你明知道大将军最厌恶不守军纪之人,又何必明知故犯?”

    他和韩焱烯是从小到大的交情,可以说是韩焱烯最好的朋友,因此说起话来并没有什么顾忌。

    韩焱烯压低声音说道:“我故意的。”

    军中是没有人瞧得起他,父亲也的确不重视他。可外在条件再多,说到底不还是因为他没有本事吗?

    想要赢得别人的尊敬,就必须有过人的本事!而在军中最容易得到大家敬重的办法就是军功!

    可是他的敌人太多了,父亲的对头,两个兄长的人,还有父亲手下别有心思的人……以至于他所有的行动都受了限制。

    “故意的?”闫秉几乎趴在了韩焱烯身侧,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环视四周,一边问道,“你是不是还觉得那些倭寇是调虎离山之计会反攻咱们大营?”

    其实在大将军等人定下作战计划的时候,韩焱烯就提出过倭寇可能只是做假象佯攻他们,实际上是派兵想要偷袭他们大本营,毁掉他们的粮草。

    锦阳虽然是一个占地很广的城府,但是这里的地势不利,土壤不行,粮食产量很低,所以城府的粮食和军队的粮草都得从距离百里之外的端阳和启阳城府调配,押送过来得半个月!

    若是毁了他们大本营的粮草,那就是动了他们的根本!

    可惜大将军等人并不信!

    不光光是瞧不起韩焱烯,这么多年并非倭寇没有想过偷袭毁掉他们的粮草,可是他们也知道粮草的重要性,自然是重兵把守。

    而倭寇只是占据滨海的一大片小岛,所有民众加起来不过四十余万人,那将士又能有多少呢?更何况五年前倭寇曾派人偷袭粮草,反而折损了那两万人马,且被捉一个将领,严刑逼供之下得到了布防图,之后大信强攻,让倭寇损失过半!

    如今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哪里会舍得再派几万人来偷袭粮草呢?

    “是的,现如今倭寇必败无疑,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因为两族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倭寇想要投降,我大信也定然是不会同意的。”

    这百年来,倭寇不是没有投降过,却是诈降!到了京都之后居然给皇帝下毒!虽然皇帝没死却也受了重创。

    所以之后大信便开始训练海军,就是为了一举将倭寇铲平!

    几十年过去了,大信海军终于有这个实力荡平倭寇了,这样的功绩哪个将军愿意放过?怕是皇上都不愿意放过!

    韩焱烯双眼一眯,唇瓣勾起冷笑,“若是我,即便必败无疑,也要让对方损兵折将!你想想,这里山林茂密且连着城府,若是他们放火不仅能烧了粮草,还能威胁城府百姓!”

    既然已经注定必败无疑,那为何不破釜沉舟呢?这也是倭寇人一贯的作风。

    闫秉点点头,“你这样分析也对。所以你故意惹怒大将军被关起来,这样后天总攻的时候你才能留在这里?”

    看着对方点头,闫秉心头一亮,觉得自己没有跟错人,只是……

    “那你的小姑娘呢?她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