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东京时光龙的聊天群 > 第八章 【强化体质】
    深夜,病床上的北泉并没有睡。

    他正在看自己的手。

    手掌皮肤上已然长出了一些厚实的角质层。

    不仅如此,手臂双腿,胸膛后背,小腹处,哪怕不使劲,肌肉也自然而然的绷紧,凸显而出。

    【时间波纹汲取完毕......】

    【时间波纹持续消耗中......】

    【身体素质得到强化!】

    【序列能力衍生中!】

    伴随着系统提示音,北泉明显感觉到全身上下莫名的有些发痒,仿佛是内部骨骼正在二次生长。

    他尝试着用拳背触击了一下墙壁,发现痛觉也变得麻木了。

    “系统?”北泉心念一动。

    熟悉的光幕再次跳出。

    银色的框架里是一行行的小字,此时正显示出他现在的状态。

    ‘北泉——

    能力:时间操纵,强化体质(加速愈合,角质皮肤),****(正在衍生中),****(正在衍生中)’。

    时间操纵能力很是玄妙,北泉用过一次,那种感觉难以言述。

    就如同于在看视频的时候,点了慢速播放,而自己却一切如常。

    只不过,这个‘视频’是世界!

    然而,北泉知道,这是一种错觉,实际上是他的思维,身体,时感,更准确来说是自身所处的时流,骤然加速了。

    这项能力运用到极限,便是时间停止,时光冻结!

    正是因为拥有这项能力,所以时光龙哪怕在雏龙时期,也被划分到了传奇龙类之中。

    北泉有种感觉,以自己目前的状态,不可能连续使用,一天之内也用不了几次,持续时间也有限。

    即便如此,时间操纵能力的强大之处,也不言而喻。

    而体质强化,还远远没有达到极限,随着时间波纹被身体吸收消化,他的身体素质正在潜移默化的变强。

    至于剩下的那两个能力,北泉心里也有所猜测。

    一整晚的时间,他都在研究自己的系统、能力。

    如果这附近有健身房的话,他都想去测试一下【强化体质】的效果到底有多强。

    除此之外。

    值班的加奈小护士时不时的便会过来找他聊几句,而北泉自然是来者不拒,不留痕迹的打探起了消息。

    他之前一直生活在华国,虽然因为工作需要,考了日语N1,但也很少来日本。

    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出差,匆匆的来,再匆匆的走。

    所以,北泉对于日本的了解并不多。

    但也不算是一片空白。

    而现在,可能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要待在日本,再加上这个日本似乎还有点......怪异?

    北泉问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小事,并没有涉及到隐私,所以加奈小护士便掩着嘴,一一作答,把自己二十多年积攒的温柔与耐心全部用了出来。

    眼前这小男生不仅长得是自己的菜,而且言语谈吐间,还有种超乎于年龄的成熟。

    交个这样的小男朋友似乎也不错,哪怕不当男朋友,偶尔拉出去逛逛街、吃吃饭,不也挺好的吗?

    加油呀,加奈!

    清水加奈是越聊越觉得满意,简直是恨不得北泉多问几句,直到接到通知,她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一夜的时间转瞬即逝。

    清晨,北泉刚睁开双眼,一个个记忆片段便依次跳出,缓慢而清晰地呈现在他的脑海中。

    有过接收时光龙遗传记忆的他知道,这是属于‘这个北泉’的记忆片段。

    ‘北泉’,是常磐高中,二年三班的一名普通学生。

    父母早年因工作理想冲突,先是离异,后来更是彻底的断绝了关系。

    ‘北泉’的父亲想要的是一名传统的,相夫教子的妻子,而‘北泉’的母亲却是一名音乐人,接受不了家庭主妇的生活。

    在爱情冷却后,两人之间自然是矛盾不断,积攒到最后,反而相看两厌。

    离婚后,‘北泉’的父亲倒是很尽职尽责,直到‘北泉’上了高二,独自居住,他才吞吞吐吐的用电话联系说自己有了新的结婚对象,并且准备结婚,而对方有一个年纪比‘北泉’小的女儿......

    换句话说,‘他’从天而降了一个妹妹。

    当然这不是‘北泉’留光头的理由。

    ‘北泉’之所以留光头,是因为失恋,而且还是暗恋未果的失恋,理光头,再醉酒,最后掉进了江户川.......

    到此截止。

    “.......母亲还是一位比较成功的音乐人?自己的生活费几乎全部仰仗于她?”

    北泉代入很快,摸清了情况。

    因为家庭原因,原主没有太多的人际关系,甚至于在记忆中,连同班同学、老师都没什么印象,也没有对象,或者喜当爹。

    是一个合格的工具‘身份’。

    还自带收入:生活费。

    不要太满意。

    如果放在一般的日本,那就是常见的套路,小恶魔系的后辈学妹,同班的高岭之花,包容性极强的前辈学姐......成熟稳重的,老师?

    可惜,北泉对昨晚的红影更感兴趣一些。

    白天,他便穿着病服在医院乱转,无论是太平间附近,还是医院背后的幽静公园,都没有再次看见类似于那道红影的鬼东西。

    想想也是,要是那玩意这么常见,社会早就动荡不安了。

    不过,北泉估计这个东京也好不了多久,昨天他来了,黑胡子来了,谁知道后天会不会把克鲁苏也蹦出来。

    中午,那位水树医生帮他按照正常步骤检查了一下身体,意思是没问题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

    一直到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病房里却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北泉看着房门口的两人,略微挑了挑眉。

    左侧是一名女生,因为外界气温比较低的原因,脸色有些白,挺直的鼻梁,微微翘起的红润嘴唇,白皙的下颌,浓密睫毛下的眼睛清澈透亮,黑色的短发自然而然的遮住了耳垂,又有些若隐若现。

    她大概有一米六左右,身穿日式的校服,上半身是灰色的针织毛衣,外套一件小西装,下半身则是蓝灰色的格子短裙外加黑色的长筒袜,脚下的小圆头牛皮鞋擦得很亮,映在病房的灯光下,微微反光。

    此时,她的左手正搭在纤细的右臂上,右肩上还背着一个黑色的单肩书包。

    从心理学角度上来讲,这个动作表明,她可能是在下意识的戒备着什么,或者是天生的警戒心比较严重。

    前段时间,还冒出了关于电车痴汉的报道,所以也无可厚非。

    而右侧,则是一名戴着眼镜,乍一看很壮实的男学生,穿着同款的男生校服。

    此刻,他正在不停地用余光瞄旁边的女生。

    病房内已经沉默了一会了,因为北泉......

    完全不认识这俩是谁。

    他猜测,可能是同班同学之类的,知道他住院,所以老师派了班长副班长什么的过来慰问意思一下。

    病房口的这两人当然都认识北泉。

    左侧的女生是北泉隔壁班级的班长,森川麻衣。

    这次的探病也是她提议的,只不过,她还另有心思。

    “北泉桑,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对了,这个是这几天的上课笔记,我复印了一份自己的。”说着,森川麻衣便上前,将一踏早就整理好的学习笔记放在了床头柜上——夹文件的夹子用得还是一个蓝色的蝴蝶夹,在发现没有杯子什么的,又道:“我去买些饮料吧。”

    她从单肩包中取出钱包,顺手又将单肩包置在了床头柜上,便走了出去。

    一出门,她突然意识到:

    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亲切了一些?

    但......

    忍不住啊。

    从小,她就想要一个哥哥,因为周围人都有哥哥,唯独她没有。

    可惜的是,哪怕父母再生一个,也是弟弟。

    直到......

    她的母亲再婚了。

    于是,她便真多了一个哥哥。

    “这种程度...普通吧?阳乃不是说她还给她哥哥买过痔疮栓剂吗?”

    森川麻衣之前也是独生女,所以并不知道兄妹之间要怎么相处,界限又在哪里,哪些算是正常,哪些又算是过界了。

    在她的理解中,北秀之叔叔应该已经给北泉介绍过她,甚至都看过照片了才对,而刚才的沉默便是‘初逢义妹,手足无措,尴尬中带着点茫然’......

    嗯!一定是这样的!

    华国不是有‘以下犯上’这个俗语吗?

    意思是说,年纪小的,就要主动一些!

    .......

    森川麻衣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北泉有些莫名其妙,这短发妹怎么感觉挺照顾自己的?

    ???

    什么情况。

    北泉甚至于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樱花香味。

    “......”

    眼镜男伊藤慎二也懵了,说实话,今天要不是森川麻衣要来,他才不会跟过来。

    他跟北泉是一个班的。

    北泉之前在班级里是属于那种没有小团体的边缘人物,说白了,就是个透明人。

    但现在这个透明人居然跟森川麻衣这么亲近?!

    凭什么?

    伊藤慎二脸色难看了起来,自己在学习上从来没有出过年级前二十名,再加上又是空手道部的副部长,堪称‘文武双全’。

    跟他比起来,北泉就是个废物。

    不对。

    北泉,呵......这废物都不配跟自己比?

    对方根本就不是他这个层次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