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有鉴定术 > 第三十八章 读作道姑,写作狂战
    陆柒还在装牛欢喜,抬手间就将人头蛛喷射的光束斩碎,不管蜘蛛怎么变幻招式,也不管它怎么混合能量率,都被碧王陆柒一剑斩之,毫无情面可言。

    一步步逼近人头蛛,陆柒脸上的轻松笑容都似乎变了,变得充满嘲讽,现场的氛围逐渐变得凝重诡异阴寒....

    “乱来的家伙......”

    柳珞心里暗叹一声,随即看向被自己按进墙里的女性泥偶,准备快点将自己这边的敌人解决,去帮助陆柒。

    或许,陆柒能骗骗其他人,装装绝世高手什么的,但她当晚可是看过,惨遭了比翼鸟蹂躏,几乎虚脱的陆柒,现在距离当时,只过去了短短的三天半!

    就算异人觉醒之后,体质各方面会有飞跃性的变化,也不该三天完成,陆柒现在只是在硬撑,拖延时间而已!

    “硬化.....”

    柳珞呼出一口气,黑铁般颜色的手臂长出岩石倒刺,脚大力踩踏地面,身体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重重一拳打在男性泥偶脸上后,脚步一顿,一个摆腿踢飞逼近的女性泥偶,开始追击。

    茅山术也好、蛊师也罢了,都是家里传承的秘术,学只是不想家人失望。

    法术施法需要符箓,需要时间,现代的枪林弹雨可不会给你时间!

    蛊毒手段,既不是瞬杀,又不能增幅战斗,只适用暗杀和拷问,太麻烦!

    明明一拳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画符起坛?

    “给爷爬!”

    柳珞跃起一个下劈,纤细修长的美腿覆盖着黑色岩层,此时此刻化为了夺命索魄的剪刀。泥偶头颅瞬间粉碎,身体倒在地上,溶解成一滩黑色泥土,快速向四周扩散,想找一个安全地方,恢复遭到重创的躯体。

    但柳珞不给泥偶机会,一个膝撞踹飞跑过来的女性泥偶,右手食指与中指比出剑指,快速在空中绘画符箓,反手打进想要逃离的黑色液体上:“定!”

    没有媒介的符箓和有媒介的符箓不能混为一谈。有载体的符箓,比没有载体的符箓强几分,但现在情况紧急,柳珞压根没时间回家画符箓。

    反正能用就行,封印什么的,等解决掉工匠再说吧!

    控制住男性泥偶,柳珞看向釉面皮肤脱落,露出哑色陶泥的女性泥偶,准备在下一击解决它。但女性泥偶压根没看柳珞一眼,一直盯着和人头蛛吹着牛皮的陆柒,似乎想绕开柳珞,从后面突袭一波陆柒,想将他置之于死地。

    女性泥偶浑身荡起波纹,僵硬的关节开始松动,趴在地上,四足并用的快速移动启动,向柳珞的右边跑去,想绕个大弯从侧面突袭陆柒。

    “喝石!”

    柳珞一拳锤在地面,刻画在手臂岩石涂层的符箓激活,小区地板晃动,大量泥土掀开石板涌出,化作一根根的岩柱挡住泥偶前进路线,彻底将它困在泥土牢笼里面:“奇怪的傀儡......”

    故意绕开自己,跑去袭击陆柒,这是什么骚操作?

    操控泥偶的杜家人是傻子吗?你操控人头蛛袭击我,性价比岂不更高。

    虽然看不懂工匠的操作,但柳珞没有浪费时间,开始在土牢上画符箓。

    交换对手之后,不单只柳珞一波强势操作打残两只泥偶,陆柒这边也快吓得人头蛛尿一地,或说操控者尿一地。

    陆柒犹如吕布再世,手持一把能击破万法的神器,一脸平静的神情,把最高工艺品之一的人头蛛发射出的混合异能逐一击破,并一步步的走进。

    远在河对岸的工匠,只觉得陆柒每步都踩在自己心脏,脸上异常平静的表情似在说:就这样吗?没了吗?如果等我靠近,你无法击伤我,我就杀了你!

    她的感官与生物傀儡相连着,她可以感觉到杀意,一股针对自己的杀意。

    很浓郁、很纯粹,像一把尖刀,自己像面对一只怪物,恐惧到在战栗.....

    很奇妙,这是在枪林弹雨里也没让她产生过的恐惧.......她的基因在害怕。

    无法理解.....

    工匠的迟疑与恐惧,直接反馈到人头蛛身上。它开始缓步后退,想尽量原地不正常的陆柒,背部弹出一颗非常特殊的长方形头颅,一个白色护盾,从头颅处展开,将它包裹在里面。

    “就这样吗?”

    陆柒挥刀斩开护盾,一剑插进了人头蛛最大一颗头颅上。从它的眼眶将祭祀短刀捅进去,大量绿色液体溅进,一股人体油脂的味道弥散在空中........

    “啊!”

    河对岸工匠,嘴里发出一声充满恐惧的惊叫,黄色卫衣兜帽下,露出了苍白的脸颊,猛的往后一退,纤腰撞在堤坝的护栏上。因为力度过猛,不单只撞凹了钢管,连自己也掉到长河里面。

    跑!赶紧跑,别管什么宝物了!

    小区里的人头蛛得令,代表土系异能的头颅启动,快速沉入地里,开始追赶被河水冲走的工匠主人......

    杜家的工匠女士,其余与陆柒没什么仇怨的.......甚至说,她一开始就没抱有什么恶意,只是出于单纯的好奇。

    她属于非法入境,行进路线一直都是荒郊野岭,昨天听到一声爆炸声,她就出于好奇,跑过去瞄了两眼.....

    入目是一条荒村,村子最里面的建筑物倒塌了,燃起大火....两具被烈焰炙烤泥偶映入了她的眼里。作为工匠家出生的她,一眼就认出,这是在古代就失传的五行泥偶,准备用于保家护院的。

    她就踢开泥偶身上的杂物,放了两只泥偶出来,想看看荒村里面,究竟隐藏了什么宝物,所以才一路跟踪过来。

    结果,泥偶进了电梯,她就操控人头蛛从楼外往上爬.......

    从河里爬出来,躺在八足塑料人头蜘蛛身上,启动光学异能隐藏踪迹的黄色兜帽卫衣女士,正在怀疑人生。

    她貌似也没干啥,为什么会惨遭变态男的毒打,不是你们先打我的吗?!

    还有变态男是什么怪物,为什么可以击碎异能,从花纹来看,他应该是眼睛部位或脑域强化型异人吧?

    难道是什么奇怪的瞳术?

    “等等.....”

    兜帽卫衣女一个翻身坐起,大量河水从长发洒落:“泥偶追杀变态男,那么变态男就是昨天拿到宝物的人咯?”

    “他明显打不赢泥偶,只是拥有击碎法术的异能,那么荒村里的血液.....”

    “发财!如此稀有的异人血液,开发出的生物傀儡该有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