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洪荒之乾坤道 > 第八章 乾坤亦或者易坤?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望着那一幕。

    原本只是以为无念只是众多魔神怨念的集合体,所以才会单纯的以为无念的诞生只跟魔神有关。

    但是,现在,这凶兽一族怎么还有不太一样的问题产生。

    所有的话,如果不被说破,并不会有什么。

    但是一旦说破了,那么就难以再去隐匿了。

    “你,你,”乾坤不敢相信的看着无念,为什么会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对于魔神们来说,表象外貌可以改变,随意的那种。

    但是内在的东西无法去更改。

    每个魔神所修行的法则就是根本,也不可能去更改的。

    乾坤望着那表情神态,他确实是跟自己一模一样,如果说乾坤长得白皙,整个人仙风道骨的。

    那无念所化的乾坤,就是皮肤呈现暗金色,魔性大发。

    有着一双猩红的眸子。

    “为什么,”

    星辰帝君准备突上去救乾坤,没想到被一道乳白色的力量给挡住了。

    忽然出现的爆炸一下子席卷了整个战场。

    命嫦出手了,命运长河虚影出现在虚空之中。

    无数根因果线化为绳索,将无念跟乾坤拉开。

    无念“桀桀”的笑着,看着四周的一切。

    “愚蠢的家伙。”

    他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他能够感应到无念的力量,在不断的增强。

    乾坤的元神看到了这一切,他没有时间去多说什么。

    将命嫦的命运长河跟阿因的因果线都给震开。

    一道血色一道蓝黄二色的光芒不停的打斗,蓝黄二色的光芒被血色光芒打的有些有些焉气,节节败退。

    危险关头,一道金光照耀了天穹。

    只见将乾坤跟无念一同笼罩在一起。

    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到、也感应不到里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

    星辰帝君迎上前,“两位魔尊。”

    “帝君。”

    命嫦应了一声。

    阿因直接哼了一口气,一脸瞧不上他的模样。

    很是尴尬。

    鸿钧重新飞了起来,“命嫦、阿因……两位魔尊这应算是洪荒开天之后第一次见面。”

    命嫦道,“混沌魔尊,时间连你也改变了。”

    阿因依旧不说话。

    鸿钧尴尬的笑了笑,“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再提也没有意思。

    不过,两位,上次老道前去也拒绝跟随老道共同抵御这浩劫。

    这次,为何突然会……”

    “说这么多,与你何干。”阿因打断了鸿钧的话,让她非常的不开心。

    星辰帝君对着命嫦问,“不知魔尊方才为何要祭出命运长河,可否是为了遮掩什么。”

    这话已经问的特别的清楚了,命嫦还没有回答,阿因在一旁就道,“称呼一声帝君,还真的把自己当个帝君了。

    你有什么本事,有什么资格,能够当我等的帝君。”

    “哪怕是当初的太初也不曾有这个本事。”

    “盘古见了,也不曾如此直呼过命嫦。”

    星辰帝君阴沉着脸,鸿钧虽然觉得不太妥,但也没有觉得阿因说这话过分了。

    “吾只想救下太初魔尊罢了,其它的命嫦不知道帝君想说什么。”

    “如若帝君、混沌魔尊没事,吾二人便先行离去了。”

    命嫦温婉美丽,同阿因的直爽不同。

    “哼。”

    “两位魔尊,这已经不是之前的混沌,吾等魔神的时代终究也已经过去了。”星辰帝君这话还算是起威胁作用的,“方才凶兽一族的魔尊无念分明化作了乾坤教主的模样,虽然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此事,与教主有关是没错的。”

    “你眼瞎吗?”阿因身上因果线一通缠绕,七彩的光芒流过,她竟然化作了星辰帝君的模样。“千变万化,吾等谁不会?”

    “因果魔尊又何必如此。”

    星辰帝君颇有些无奈的意味。

    “帝君跟魔尊的意思,吾知晓,只不过,如今这天机一片混乱、模糊。

    就算是吾也得知不了这些,吾也只能够大概得知,这凶兽一劫是与我等魔神有关。”

    命嫦似笑非笑的望着星辰帝君、鸿钧,忽然间口溢出鲜血,身后的命运长河虚影破碎,被阿因撑着,“吾还观到,吾等的道也跟此界有所联系。”

    被阿因仇视的眼神望着,星辰帝君原本还想说什么,最终也还是没有说出口。

    命嫦被阿因搀扶着消失在了虚空里。

    ……

    另外一边,乾坤同无念交手,乾坤运用了乾坤珠的能力,隔离出了一片没有被洪荒天地之力所覆盖的区域。

    同样的,也是想阻隔其它大能者的元神之力窥探。

    “你究竟是谁?”

    乾坤心里已经初步有了想法,但他还是有点不敢想。

    “你不是心里已经明确了么?又何须自欺欺人,太初魔神,哦,不不,乾坤魔神,,,,哦哦,好像也不是,易坤。”

    无念的样貌是他,声音却怪瘆人,让他接受不了。

    “开天之时,”

    “一定是开天之时。”

    乾坤喃喃念叨。

    难怪他就觉得这些凶兽跟他想象的完全就不一样,为何凶兽只知道杀戮的种族还知道建城,镇守四方。

    为何,凶兽一族能够知道甚至是魔化洪荒四极的四圣灵。

    为何,凶兽一族还会循序渐进的攻陷洪荒大地。

    这……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盘古开天,天地枷锁。

    原来,他自己一直都想错了。

    单纯的将天地枷锁上己身,封锁住自己通往大罗金仙的道路。

    想当然的以为是因为同鸿钧传道,加速了洪荒大地的发展与演化。

    从而增加了生灵之间的杀戮,从而加速了凶兽们的诞生。

    原来,一直都是他搞的鬼,恐怕。

    “咯咯。”

    “你也还算是不愚蠢,”

    无念道。

    “不要以为上次在玄武城你灭掉了我的几缕元神,就以为我不知道。

    当时是不是有种元神不完整的感觉,桀桀。”

    乾坤暗中用法力恢复身上的枪伤。

    一边打斗的同时,“你恐怕也是没有想到我,竟然能够突破到大罗金仙,不要以为你的那些小伎俩能够将我困在太乙金仙。

    你千算万算,还是会有纰漏。”

    乾坤冷笑,他差不多全都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