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洪荒之乾坤道 > 第二十一章 凤祖殇?凤族灭?
    此时此刻,凤南明一身的疲惫。

    没想到敖祖竟然能够突然提升这么高的实力,让她措手不及。

    而且,为什么南海开始对她有排斥了。

    “吃惊吧,你以为本王为什么跟你在这里纠缠这么久。”

    敖祖龙眸冷冰冰的,终于完成了,他将南海本源给炼化了一半。

    凤南明以及整个凤族就是一个蠢货,他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白白占据了南海这么多年,竟然都不会利用这样的宝物。

    活该南海被他们东海龙族拿下。

    活该。

    “这是……”凤南明还是有点眼力劲的,南海本源,他什么时候去拿的?不可能,自己一直跟着他,跟他纠缠在一起,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炼化南海本源。

    “南海本源,你什么时候。”

    “本王的智慧,岂是你们这些只知道蛮干的蠢鸟能够知道的。”

    “敖祖,你竟然敢说汝是蠢鸟,该死。”

    他们凤族确实从来没有想过去炼化南海本源,其一是,他们凤族基本上没有族人特别愿意生活在南海之上,都更加的向往火焰山。

    更加别提去炼化南海本源了,归根结底,还是自身的属性不对应。

    跟南海大小就相冲。

    “凤南明,你追着本王打了那么久,现在,该本王还击了。”

    虽然南海本源还只炼化了一半,却也足够了。

    有了这一半的南海本源相助,敖祖在这片南海之上发挥的实力更加的得心应手,凤南明劣势更加的明显。

    现在凤南明的炼狱之火的火焰也伤不到敖祖。

    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敖祖的龙躯,全被南海海水给裹得严严实实的

    如是,敖祖更加的凶猛。

    重新一番打斗下来。

    凤南明从空中跌落,凤脖软榻下去,精美的凤喙此刻布满了熔岩一般的血液。

    像是锈蚀了一般。

    她流出来的血液的温度很高,并且还在不停的上升,身为火焰女王的凤南明此刻竟然被自己的血液灼伤,真的是天大的讽刺,天大的笑话。

    这要是常人,会被活活的给气急攻心而亡。

    火红的羽毛失去了光泽,暗淡下去。

    凤南明的凤眸渐渐闭缓,望着敖祖不断地远去,而她只能够一动也不能动的躺在这散发着恶臭的南海之上。

    她的双翼断裂,全身法力枯竭。

    她领悟的法则也被敖祖伤的千疮百孔,已经趋近分崩离析。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她应该会死去。

    敖祖,东海龙族,凤族,我真的就要这么死去吗?

    凤族的子民还等着我。

    我不能死。

    凤南明调动最后还没有分崩离析的法则,最后就如同点了火的引擎,呼啦呼啦的响了两声之后,就没有了。

    凤南明的凤眸合上,整个身躯沉了下去。

    慢慢的,又升了上来。

    漂浮在南海,没有目的。

    ——

    洪荒南部火焰山。

    这一番大战中,凤族子民,活下来的甚少。

    甚至是可以说用个位数来形容了。

    偌大的凤族,巅峰时刻,数以万计的族人,现在,却只剩下这么寥寥几个。

    悲。

    悲。

    悲。

    凤族长老本就不多,实力也许还够,但双翼白虎族跟火麒麟一族两个前后夹击之下,没有足够相同战力的长老。

    一对二、一对三、甚至是一对四。

    再厉害也不够打。

    凤冥奄奄一息,族长,你什么时候回来。

    族长,你真的死了吗?

    族长,你不要我们凤族的子民了吗。

    躲在一些绝地里面自损八百才能活下来的凤族小辈都瑟瑟发抖,相互依偎。

    他们哪里经过这些,都是第一次。

    “族长,救救我们。”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幼小的凤族心灵受到了重创。

    ……

    “周燃,‘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凤冥狠狠的盯着周燃,‘恭喜’两个字咬音咬的特别重,自己不好过,他也不会好过的。

    周燃身上火焰不断地涌出,如同真正的火焰帝王,吸收着这里的力量,“凤冥,你要是就此离开凤族,投奔我们火麒麟一族,本帝还可以饶过你们一命。

    哦,当然了,包括那些小辈。”

    “我们都是天生地养地神兽,诞生不易,我火麒麟一族只是想要这一片火焰山而已,你们凤族占领的太久了,是时候将这片火焰山让给我们火麒麟一族了。”

    “做梦,我就算是死了。

    也不会投奔你们火麒麟一族的。

    周燃,你做梦吧。”

    “还自称本帝,你有何资格可以称帝。”

    白玄飞了过来,“周族长,你还是别说笑了。

    这洪荒南部是我们双翼白虎一族的,什么时候成你火麒麟一族的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周燃脸色僵持着,很快就笑着道,“白玄将军说笑了,方才本……我不过是跟凤族长老说说而已。”本来顺口说我帝的,不过,实力不允许,在玄武族面前,还是乖乖的装孙子好了。

    总有那么一天,自己会将今天的这笔帐,找回来的。

    “周某自然是记得,我火麒麟一族只有这方圆百万里的火山。”

    白玄冷硬道。

    “我白某不记得什么时候我们白虎族答应过将方圆百万里的土地给你火麒麟一族。”

    说这话的时候,火麒麟一族的人都不断的汇聚了了过来。

    并且,伴随着双翼白虎族的成员。

    统统的将他们围了起来。

    “就算是我凤族不敌你们,你们也不想好过。”

    凤冥耗尽了本源,勾动地火岩浆。

    伴随着凤冥的啼叫声,周围的地突然裂开,无数的土石伴随着岩浆飞出。

    一些毫无准备的双翼白虎当场被炽热的岩浆贯穿,甚至是跌落进熔浆里。

    白玄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火麒麟一族没有任何一个受伤。

    哼。

    该死的火麒麟一族。

    该死的麒麟一族。

    该死的凤族。

    ……

    敖祖将凤南明伤得如此之重,近乎死去。

    自己也并非没有受伤的。

    同样也是受了很重的伤,不要以为要破碎凤南明领悟的法则会很容易,差点敖祖也将自己的法则给磨灭了。

    如果不是南海本源关键时刻护了他一命。

    也许就同凤南明一起留在了南海一起漂浮,漂浮。

    好在炼化了南海本源,利用南海本源在南海赶路,不用耗费他什么力量。

    他可以将全部的精力拿来养伤。

    不管是谁,敢动他东海龙族以及东海龙族的东海。

    他祖龙敖祖,坚决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一定。

    ……

    火麟峰。

    周燃快气炸了,不停的砸东西。

    “该死,该死,该死。”

    “凤冥、白玄,白帝。”

    “时间还长,咱们来日方长。”

    火麒麟一族的小辈们都不敢上前劝说周燃,太可怕了。

    他们发现,自从离开了他们的祖地,来到了这里,族长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恐怖,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