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洪荒之乾坤道 > 第六章 凤凉子与敖木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办法得到你的原谅,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你的原谅,我也知道,这只是奢望。”

    敖木情绪有些低沉。

    “当年的事情,错在我。”

    “我不应该离你而去。”

    凤凉子“哼”了一声。

    化去了冰晶凤凰之身,同敖木一样,化成了道身。

    是一袭雪白长裙的高贵女子。

    头发雪白,浑身上下都凝结着一层冰霜。

    瞳孔呈现冰蓝色。

    一身气质清冷无比。

    敖木内心略微有些欣喜,上前。

    “凉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当年你为什么会被关在火山之下这么久?”

    凤凉子冰冻领域始终保持开启,将敖木冰冻了起来。

    不过,敖木的声音却依旧从里面传出来。

    “你姐姐她怎么会这么忍心呢。”

    “你够了,敖木。

    这件事跟你无关,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逾越红线。”凤凉子警告敖木,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来吧,能够死在你的手下,我也算是心甘情愿了。”

    轰。

    冰雪便随着一道非常强劲的气机,从凤凉子的身上袭出,将被冰雪冻住成冰棍的敖木,击飞出去数百里。

    在这个过程中,敖木身上的冰块开始出现裂缝,最后细碎。

    从冰冻了的海面爬起来。

    “凉子,我就知道你会舍不得的。”

    “无影他还在。”

    凤凉子忽然平静下来的心又突然一肚子的火,眼眸冰冷且寒冽不已。

    这次,敖木不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而已。

    直接被冰冻了三千尺。

    这件事情,在她心里就是一根刺。

    扎在了她的心上,永远都无法愈合。

    敖木不敢有多余的动作,自己干嘛提敖无影,真的是的。

    知道她介意。

    当年的情况,他又不是不知道。

    差一点就……

    蛮荒界。

    敖无影突然打了一个哈欠,怎么突然就打哈欠了,他也没有多想,哈哈。

    龙宫的这些手下们都担惊受怕的要命。

    “太子,你就修炼吧,敖木大人下了命令。”

    “您不修炼到大罗金仙,就不让您出来。”

    “是啊,太子殿下,你就修炼吧。”

    敖无影翘着二郎腿,面色懒散,“滚,想本太子修炼,先给我把封印禁制放开。”

    “太子,你这不是为难小的么。

    敖木大人已经交代过了,我这也不敢。”

    “放开封印禁制,否则,不修练。”

    ……

    周水,打不赢凤凉子。

    趁着凤凉子与敖木在这里扯来扯去的时候,本来是打算逃跑的。

    但是,凤凉子会这么的让他如愿以偿吗?

    敢打南海的注意,就要好好的让他付出代价。

    洪荒中央大地不待,非要到处乱搞。

    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你想往哪里跑。”

    凤凉子追上了周水。

    “南海本源已经还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还想怎么样,”凤凉子冰冰冷冷的,整个就是一个冰窟窿。

    谁碰上了,谁倒霉。

    手中凝结了一柄长长的通体雪白的冰雪长刀。

    散发着凛冽的寒意。

    “留下一臂,自可离去。”

    “我看以后谁还敢侵占南海。”

    “既然你要如此,那别怪我了。”

    周水满脸怨恨,为什么,到哪里都要被人欺负。

    他水麒麟一族只不过是想拥有适合自己的领地。

    好一个冰晶凤凰,不给他活路,那他也豁出去了。

    周水的一双眸子变得通红。

    不,应该说是猩红之色。

    可能是一下子,内心促起来了,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水之法则运转到了极致。

    连凤凉子的冰之法则都没有办法将其冰冻。

    倒是让凤凉子稍微吃惊。

    不过,也并没有太过于担心。

    凤凉子甚至是连冰晶凤凰之身都没有显化,就用显化的道身对抗麒麟之身的周水。

    原本水之法则确实是被冰之法则所压制的,不过,这一时间,竟然还能够给凤凉子造成一些阻碍。

    敖木也是知道周水伤不了凤凉子,不然,他早就出来了。

    不过,他还是偷偷的用元神警告了一次周水。

    “你要是敢伤到凉子,我就灭了你水麒麟一族。”

    周水憋屈啊。

    恍惚了一刹那,被凤凉子击飞出去。

    凤凉子手持长刀,斩下了周水一臂。

    麒麟之腿。

    洒着新鲜的麒麟之血。

    跌落到冰冻的海面之上,重重的砸出个巨洞。

    而且,将原本白色的冰雪染成了水蓝色。

    周水充满了怨恨,“冰晶凤凰一族,你们等着。

    日后,我一定会报仇的。”

    “等着你。”

    凤凉子冷冷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手中的长刀瞬间朝着敖木那边飞去,切开了冰山。

    差一点点,就切到了敖木,敖木也是瑟瑟发抖。

    “以后,我的事。

    最好少管。”

    “是,是,是。”

    方才大战的地方,冰冻的海面无数裂纹,如同蛛网一般,崩坏。

    那层漆黑恶心的油脂也裂了。

    凤凉子感受到了,她绝对不可能感应错凤南明的气息。

    “是她。”

    “果然没死。”

    无数被冰冻的海面纷纷暴起,不断地有冰暴。

    海面崩坏。

    气息越来越浓。

    很近了,就在这附近,很近了。

    “终于要找到你了,凤南明。”

    凤南明受到了刺激。

    此刻,那交织不停的两种法则不断的在孕育。

    并且,在凤凉子的刺激下,越来越快。

    噗呲。

    凤南明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消散,只剩下一团火焰。

    橘红色的火焰,一会暗,一会亮。

    并且,南海海面上覆盖的那一层漆黑恶心的油脂纷纷改变了粘稠的状态,向着凤南明那边主动汇聚过去。

    相比之前的,是凤南明自己吸收,快了不知道有多少倍。

    橘红色的火焰,在冰冻海面的裂缝中燃起来,将周边的冰块全部融化成水。

    “都退。”

    凤凉子让自己的族人们都先退下。

    这些冰凤凰们都一一退下。

    “是,尊者。”

    敖木周身的冰也化了。

    敖木很想靠近一点。

    但是凤凉子不允许,哼。

    冰雪长刀悬在敖木的旁边,警告他。

    要是敢靠近一点点,就灭了你。

    敖木哪里还敢近啊,不敢呀。

    自己这小命,还是得要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