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嫡女谋生记 > 第104章 麻烦(二)
    能吃得起点心的人,大多出自富贵人家。

    不少客人进了店铺,还没品尝,只是闻到空气中弥漫的奶香和果香味,心口已经泛起了口水。

    这点心的香味实在是太过浓郁了,和他们以前吃过的任何点心都不同。

    走近细看,点心的样子更好看。

    不差钱,那就买。

    铺子刚开张不久,一品轩就出现断货的现象。

    “各位别急,上午还有两炉点心要出。大家看看能否排上,排不上不要紧,领了牌子,下午可以直接来拿点心。”安正大声吆喝起来。

    买不到点心的客人有些不满,不过想到昨日一品轩已经说过,今日的点心已经被霍家和雷家定了,要早点儿过来买,他们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再说了,一品轩还发放了牌子,下午过来买也成。

    货架上都空了,再留下也没有多大意思。不少客人安排了家中的丫头小厮在这儿守着,然后就离开了。

    一品轩有靖越王和霍家作为靠山,排队等候的小厮和婢女也不敢说风凉话,只能老老实实候着。

    林景行见状,暗自高兴。

    他没想到自家随意开了一个小点心铺子,生意竟然如此火爆。

    “王爷和霍家功不可没。”林渊比起他要沉稳许多,“几日过后,客人好奇心过后,生意也许就不会如此红火。”

    “大哥说得极是。”林清浅点头赞许。

    林景行不服气,“就算客人会少些,生意也不会差。妹妹给出的配方这么好,别说平阳城,就是送到京城,也算是独一份。”

    “小心谨慎做事。”林渊提醒他。

    这句,林景行听得进去。他为人一向低调,而且经历那么多事,他早就明白,发财更要闷声才好。

    他微微点头。

    林渊见他将自己的话听进去,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铺子里能推出饮品更好。”林清浅淡笑说出打算。

    “饮品不好卖,总不能连杯子一起卖出。”林渊迟疑一下说。

    这的确是个问题!

    还好,林清浅早就计划好了。

    “我们吃肉,就得给别人喝汤。杯子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用竹子做成,另一种可以定制瓷器,每一次客人来,自备。”

    “自备?”林渊和林景行不看好此法。

    谁出门还带个杯子?

    “饮品如果不好卖的话,也无所谓,只是个搭头而已。我也没指望靠饮品赚钱。”林清浅笑着说。

    她不在意,林渊和林景行也不再纠结。

    接近午时的时候,霍卿月终于派人过来取点心。

    一品轩已经将所有的点心包装好,包装用的是各种竹篮子,看着十分漂亮。霍家来的小厮和婆子在林清浅面前不敢托大,霍家府中的人全都知道,霍卿月和老夫人对林清浅多看重。

    双方合作,取货特别顺利。

    霍家来的人不少,围观的人也不少。

    众人看到一篮子一篮子的点心被搬上马车,鼻尖充斥着点心的香味,心中不禁异动起来:有机会肯定要来试试点心的味道。

    霍家算是给一品轩又打了一波广告!

    霍家取走货物后,众人也准备散去之际,这时,麻烦同时找上门来。

    “什么点心?卖得贵,心却如此黑。今日无论如何,一品轩也得给我一个说法。”就在这时,一道十分气愤的声音从人群后响起。

    满平阳城的人都知道,如今一品轩身后站的是靖越王和霍家。这样的背景之下,居然还有人上门来找茬。

    原本准备离去的众人顿时如打了鸡血一般,全都围了过去。

    林家兄妹在铺子里也听到了声音,林渊作为兄长,立刻出去看个究竟。

    林景行随在其后,林清浅也不紧不慢跟着出去了。

    在外面叫嚣的是位年轻公子,身穿一身青色长袍,清眉目秀,文质彬彬,看像个读书人。

    “敢问这位公子,出了何事?”林渊赔着笑脸上前询问。

    年轻公子哥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后,气愤地问,“你就是一品轩的掌柜?”

    “这是我们铺子里的东家。”常沐侧身站出,将林渊挡在了身后。

    “哼,东家出来更好。”男子气呼呼地嚷嚷,“你们点心卖得贵倒也罢,为何还黑了良心?”

    “公子,此话怎讲?”林渊莫名其妙。

    “这点心是不是出自你家铺子?”年轻男子将点心提高伸到了林渊面前。

    林渊和林景行侧目看了一眼后,确定点心的确出自自家铺子。

    “点心的确出自我家铺子,不知公子不满何在?”林景行出声问。

    “你家点心比聂家点心贵,我认了。我在你们铺子花出的银子,是为了买点心,并不是买你们的头发。看清楚了,这是什么?”年轻公子哥气愤地将点心捏住,然后给围观的人看。

    众人仔细看去,果然发现一块蛋糕之中有一根细细的发丝。大家顿时发出一阵嘘声。

    点心里吃出头发,的确让人恶心。

    围观的开始窃窃私语,当然此刻没有一个人为一品轩说话。

    林渊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他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以及年轻公子哥愤恨不平的声音,脸色顿时变得涨红起来。

    林景行见状,反应很快。

    头发是在点心之中,但谁又能说清楚,这根头发一定就是自家人落下?也许......

    在没有弄清楚事实之前,林景行绝不能让公子哥的说辞坐实,否则的话,一品轩的名声就会彻底坏掉,以后还会有谁愿意来一品轩买点心吃?

    “我能看看吗?”没等林景行说话,林清浅忽然抢先开口。

    “给你看又如何?”公子哥的火气特别大。“看你们谦谦公子样,谁知心底却如此黑。你们昧着良心做生意,就不怕遭报应吗?”

    “公子慎言。”林景行见对方咄咄逼人,火气也大了起来,他语气同样变得不客气,“只凭一根发丝,就断定是我们一品轩出错,公子也太过武断了吧?”

    他不开口倒也罢了,一开口,顿时激怒了对方。

    男子皮肤白皙,此时却被林景行气得涨红一片,“照你的意思,难不成认为这根发丝是我故意放进去不成?你们到书院中去打听打听,我胡瑾言是那种卑鄙小人吗?天地良心,人在做,天在看。我今日上门来,不是为了几两银子,而是要找个公道。看清楚,发丝还在点心中了。”

    或许是不擅长讲理,激动的胡瑾言有些语无伦次。

    “敢做不敢当,谁傻了吧唧往点心里放发丝。”

    “点心不干净,还不承认。”

    “果然是无奸不商呀。”

    “赔钱,这样的点心谁敢吃。”

    ......

    人向来同情弱者,而且非常容易身同感受。周围的人,大多数都是以顾客的身份在围观。男子的情绪和语气,很快就传染了他们。

    林渊和林景行见事情往最坏处发展,兄弟二人也不禁慌了。

    怎么办?要是众人全都闹起来,最后吃亏的肯定是铺子。而且万一坐实了,今后一品轩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

    “各位请听我一言。”林渊抱拳大声说,“事情还没有查实,单凭一根发丝,就断言是我们铺子出错,到底还是有些武断。还望这位公子先消消气,等事情查实后再做决断。如果真的是我们一品轩错,我们愿意十倍赔偿,并且当众给公子赔礼道歉。”

    他说的十分诚恳,语气表情都很认真,公子哥看了他一眼后,还是不快,“还有什么好查,事实摆在眼前,你们不愿意承认,分明是想要狡辩。”

    “你.......”林景行愤怒不已,他觉得对方肯定是故意来找茬。

    “话不能这么说。”林清浅笑眯眯开口,“别说一根发丝,就是杀人者,最起码也得经过官家审过才能定罪。大哥已经说过,如果查实后,的确是我们一品轩出错,我们一品轩一定会给公子一个交待。铺子就在这儿,我们又不会跑,公子为何一定咬死就是我们的错,根本不给我们当众辩解的机会呢?”

    她没说男子是故意陷害一品轩,但众人还是听出了话味。不少人又觉得小姑娘说得有道理,声讨声忽然变小了点,还有人指着男子低声议论。

    男子气得脸色发紫,他狠狠地瞪了林景行一眼,“发丝的的确确在,你们要是能证明,这根发丝不是你们的,我也愿意当众赔偿道歉。”

    双方态度都十分坚决,围观的人也不知该相信哪一方。不过,开铺子的舆论面前,多少会吃亏,大多数最后还是站在了男子一方。

    林清浅淡淡一笑,“想要证明发丝到底怎么在点心之中,其实并不难。”

    众人闻言,都用看傻子的目光注视她,小丫头不会气急了,开始胡言论语了吧?

    “我们双方说了都不算,还请公子在场点五个人进铺子里一起找出事实真相。如果是我们铺子出错,我们绝不会隐瞒推辞,该赔偿该道歉,一样不会落下。”林清浅态度冷了几分。

    “好,公道在人心。找人进去证实最好,省得说我冤枉你们。如果是我栽赃陷害你们,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胡瑾言也豁出去了。

    他气呼呼在人群中找了几个人出来。

    五个人,两个是读书人,一个就是边上铺子里的掌柜,另外两个则是老者。

    林渊担心地看了林清浅一眼。

    林清浅冲着他微微一笑,然后领着人进了后院。

    众人一片哗然,本该离开的人,为了凑热闹,也不愿意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