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祸国嫡妃 > 104看,这里有美女耶(二更)
    薛朝似笑非笑道:“很简单,嫁我就行,身为男人总该爱护自己的妻子,妻子的话还是要听的。”

    “......呃。”她又怔住了,抽抽嘴角,干干笑了一声,摆手道,“不必了,我......”

    话还未说完,他忽然起了身,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斗笠,一抬手斗笠就要罩下,她身子一缩,惊道:“你想干什么?”

    他轻轻瞟了她一眼:“到了,该下车了,外面雨这么大,你确定不要戴?”

    “......哦。”孟九思又红了脸,伸手接过他手里的斗笠,声音有些结巴道,“我......我自己来吧。”

    “随你。”

    薛朝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声,将斗笠递给了她,自己又回身重新拿了一个斗笠系好,随手在桌上一抄,拿了酒壶,和孟九思一起下了马车。

    孟九思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腿退,便和薛朝,铁妞一起步行了不到十来步就进了山神庙,其实就是座早已荒弃的破庙。

    庙内所有的摆设早就被人洗劫空了,只留下空荡荡的梁柱,斑驳的四壁墙和廊沿下歪歪倒倒的栏杆,墙角还铺陈着稻草,沾了春日的雨气,发出一股霉哄哄的味道。

    好在,这庙还不算太破,至少可在挡风遮雨,有稻草陈设,看上去上面一层好像还是新铺的,旁边还有个乌黑的破碗,可见平日有人来住。

    正想着,铁妞已经收拾了一方干净的地方,走过来道:“公子,孟姐姐,出门在外比不得在家,且将就着坐下吧!”

    刚说完,忽然“呼啦”一声,从外面飞来一只浑身漆黑的乌鸦,扑愣愣的撞到屋子里。

    说时迟,那时快,铁妞一个纵身飞起,像是灵巧的燕子般,手一伸,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乌鸦,她握着乌鸦笑嘻嘻的走过来。

    “哈哈,今日有口福了,这乌鸦虽生的精瘦了些,不过精瘦的肉咬起来才有劲道。”

    孟九思惊异的盯着她:“铁妞,你的身手竟这么好?”

    铁妞又是嘻嘻一笑:“比起公子来,我差得远了。”说着,又快言快语的问道,“孟姐姐,你说这乌鸦是清蒸了,还是红烧了,或者煨汤,烤了吃都行。”

    这时,薛朝轻轻的咳了一声,铁妞连忙笑道:“都忘了公子了,公子,你想怎么吃?要不烤了给你做个下酒菜?”

    “咶——”

    乌鸦抖了两抖,睁着一双滴圆的眼睛,发出惊恐的一声叫。

    薛朝未置可否,冷淡的说了一句:“你这丫头和这乌鸦一样甚是咶噪。”

    说完,不再理她二人,只身朝着偏殿走去,自己找了地方盘腿坐了下来,闭目打座。

    铁妞吐了吐舌头,提起手中的乌鸦,为难的看看孟九思:“孟姐姐,你说怎么做?”

    孟九思想着薛朝身体不好,不宜饮酒,最好将乌鸦煨成汤,喝汤还能补补身子,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屋外传来一个粗嘎的声音。

    “二当家,看,这里有美女耶!”

    说话间,就有一个头戴范阳毡笠,身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腰束茶褐色汗巾,手持大刀,生得又瘦又矮的男子冲了进来。

    这男子面上疙疙瘩瘩,绿豆似的眼睛摆在他疙疙瘩瘩的小脸盆子上,还是小的快没有了,即使努力睁着,你也很难看清他倒底是睁着还闭着,又生了一个朝天鼻,瞧上去有几分滑稽。

    随之又冲进来十来个壮汉,打扮的都差不多,只是有的戴了毡笠,有的没戴。

    一个个浑身淋的湿透,既狼狈又凶神恶煞的样子。

    只有一个人与众不同,瞧上去大约二十来岁年纪,头束青纱头巾,一身白缎长袍,身长七尺有余,腰细膀阔,甚是英武。

    孟九思在见到他的时候,蓦然一怔,几乎不受控制的就上前迈了一步脚。

    袁阆!

    她竟然在这里遇到了袁阆大哥。

    在激动欣喜之余,她忽然又冷静下来,拉了拉铁妞,往后退了两步。

    他出现在这里,那这些人是......

    斗云寨的人?

    传言中,无恶不作,令人谈之变色的斗云寨?

    袁阆并不是斗云寨的人,他是承德司的人,算起来还是宋宸枫的师弟,因为斗云寨发展日渐壮大,并且勾结反贼犯上作乱。

    朝廷多次派兵征剿灭,不仅损兵折将,反征一次让他们的势力壮大一次,据说有许多刁民和亡徒听闻斗云寨,也上山前去投靠,如今斗云寨已成了朝廷大患。

    承德司派袁阆埋伏到斗云寨内部,成了一名细作,她不太清楚袁阆什么时候潜入到斗云寨,也不清楚现在的袁阆在斗云寨坐到了什么位置,他只知道后来袁阆成了斗云寨的二当家。

    不到三个月光景,他就协助朝廷剿灭了斗云寨,这本是大功一件,不知什么原因,袁阆却一反常态,毅然决然的要离开承德司,也就在那时候,他走进了承德司的刑狱场,在那里受尽了酷刑,还废了一条胳膊。

    她不知道什么原因,许是阿姐去求了宋宸枫,又许是别的,袁阆最终还是走出了承德司。

    只可惜,最后他和阿姐一起被挫骨扬灰了。

    传闻中,这些匪徒大多是穷凶极恶之徒,他们劫官道,抢平民百姓,几乎无恶不作。

    而她现在变成这样,袁阆也未必能认得出来,即使能认得出来,他身份敏感,处境危险,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一旦暴露身份,不但前功尽弃,还将自己置于险境。

    正出神时,为首的一个眉弓骨处有一道像是蜈蚣一样伤疤的人搓着两手走上前,一双野狼般的眼睛先是盯在孟九思的脸上,她虽然着了男装打扮,但眼睛尖的人也一眼就能认出她是个女子,身材是包裹不住的曼妙。

    双目滴溜溜的打量了几眼,摸着下巴兴致缺缺的叹息一声。

    “可惜了这样一副好身材,这小脸怎么弄成这样了。”

    说着,眼睛又瞄到铁妞脸上,顿时眼前一亮:“这小美人倒不错,只是身材不及那一个好。”

    说完,他就搓起两手走了过来。

    其余的匪徒一起哄笑着紧随其后,唯有袁阆站在原处,目光似有疑惑的远远看了孟九思一眼。

    铁妞见这帮人走过来,也没想着要求助自家公子,即使求助,她也能想到公子会说什么。

    “这点小事,自己解决。”

    不过,即使公子不在,这些小蟊贼她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就怕打起来伤及到孟姐姐。

    奇怪的是,公子对谁都冷冷淡淡的,说话也极其简短,唯独对孟姐姐与旁人不同,而且话也变得多起来,她刚刚在马车外可听的真真的,不是她要偷听,而是她天生耳力惊人,有时候她也很烦恼的。

    看来在公子心中,孟姐姐是不同的。

    如果有一天,孟姐姐真的嫁给公子了,那就太好了,到时候,她就可以天天跟孟姐姐在一起了,还有绿桑姐姐,她也爱说话,只可惜这一趟没有一起跟来。

    可是,公子有病,是很严重的病,时常一病连着几天都下不来床,如果孟姐姐嫁给他,会不会有一天变成寡妇?

    呸呸呸。

    都什么时候了,她在想这些作甚?还把公子想死了,把孟姐姐想成了寡妇。

    该打,该打。

    她果然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这一打倒把刀疤脸愣住了,生怕吓到了她似得,声音变得柔和了一些:“小美人,莫打,莫打,若打坏了这张标致的小脸蛋,爷是要心疼的。”

    铁妞连忙挡在了孟九思的身前,害怕的瑟瑟发抖,抖的细巧的叶子形状的耳坠惊惶的乱晃。

    她在抖,她手里的黑鸦更是抖碎了心肝。

    孟九思知道这丫头有些古灵精怪的,而且刚刚看她的身手也不差,料想她肯定留有后手,便没有动。

    不过,斗云寨的匪徒不比其他小蟊贼,她也不能掉以轻心,正好铁妞站在她面前遮挡了旁人的视线,她默默的捏了捏衣袖里装着的毒药瓶。

    “这位大哥,我和我......”姐姐两个字刚要说出来,她连忙又改了口,“哥哥身上穷的连一个子儿都没有,只有......”

    她抖着两手将手里的乌鸦奉上前,“一只乌鸦,刚捉到的,还鲜活着呢,要不给大哥你打打牙祭。”

    刀疤脸飞扬起眉毛,“哟荷”了一声,正待说话,铁妞手抖的一下子没握住乌鸦,乌鸦瞅准时机,“咶”的一声,扑腾着翅膀就飞了。

    可能是太过惊恐,飞起时,吓出一泡鸟屎,不偏不倚,正好落到刀疤脸的眉心。

    “......噗”

    最先冲到庙里的土匪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刀疤脸凶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吓得立刻讨好的上前要为他擦鸟屎,刀疤脸已经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条汗巾,往额上一擦,骂了一句:“他奶奶的!”

    说着,就气愤的朝着天空砍去,那乌鸦已经飞走了,只是一时间摸不到门,在庙里飞来飞去,一会儿撞到墙壁,一会儿撞到房梁。

    一时间,庙内忙乱起来,一个个举着刀要砍乌鸦,吓得那乌鸦惊恐万状的咶咶乱叫。

    忽然一声闷响,也不知是谁出了手,用什么东西击中了乌鸦,可怜的乌鸦应声而到,掉落在地上不动了。

    刀疤脸回头看了一眼袁阆,眼睛里含着一丝意味难胆的敌意:“还是你小子厉害,难怪你刚来几天,大当家就如此看重你。”

    袁阆只是淡淡一笑,未置一词。

    刀疤脸复又回过头,看向铁妞,铁妞更加吓得瑟瑟发抖:“那......那个,对......对不起大哥,我......不知道这乌鸦会......”

    刀疤脸立刻笑着打断了她:“小美人,你莫要害怕,爷爷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专爱欺负女人的人,爷爷我向来怜香惜玉,要不跟我回去做个压寨夫人如何?”

    铁妞眨巴眨巴眼睛:“压寨夫人?”

    “嗯。”

    “那你们寨子在哪里,不会离得很远很远吧?我身子骨弱,可经不起颠簸。”

    刀疤脸想不到这吓得瑟瑟发抖的小美人还挺挑剔,他也不恼,只笑着道:“不远,不远,就在离这里......不到......”他胡乱绉了一个距离,“十里路的大黑山上。”

    大黑山?

    铁妞心中微微一抖,想不到她遇到的并不是小蟊贼,而是大黑山上斗云寨的山匪,这可是一帮悍匪,不过有公子在,她不用害怕。

    她眨巴清纯无辜的眼睛又问道,“那做压寨夫人有好吃的,好玩的,有银子,有漂亮衣服穿不?”

    有人哄笑起来:“二当家的,看来这小美人是答应了。”

    “嘻嘻......二当家的真是好福气,躲个雨还能躲出个小仙女似的娘子来。”

    “喂,小美人......哦,不,二嫂嫂,我们山上好吃的,好玩的,漂亮衣服多着呢,保管你一辈子都吃不完,用不完。”

    刀疤脸不想这小美人如此好说话,脸上露出洋洋得意且激动欢喜的神情,咽了一下口水,伸手想要握一握铁妞的手,铁妞警觉的往后一缩,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刀疤脸。

    “你骗人,你瞧瞧你衣服都破了,哪里有银子?”

    刀疤脸忙摸出一锭银元宝,递到铁妞的眼前,诱惑道:“你瞧瞧,这是银元宝不是?只要你跟我走,这银元宝马上就是你的了。”

    铁妞眼前一亮,打小穷惯了的人,一见到银子就差要流口水了,她咽咽口水道:“就这点银子,能够我吃一辈子,用一辈子,穿一辈子?大哥,你莫要哄骗我一个小姑娘,我还是见过一点世面的。”

    “哟嗬,这小美人还挺精明。”刀疤脸转头吩咐众人道,“还愣着做什么,没见你们二嫂要银子吗?”

    众人哈哈一笑,一个个忙不迭的掏出了全部银子,不一会儿,就有一堆银子堆到铁妞的脚下。

    铁妞看着满地银两,算算一百两只多不少,她兴奋的就差流出哈喇子了,没办法,她就是喜欢钱,还喜欢抱着钱睡觉。

    “小美人,跟我走,这里的银子全是你的。”

    小美人成了他的,这里所有的银子自然也还是他的,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嘿嘿。

    “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灼之言。”铁妞按捺下一把抱起银子的冲动,红着脸有些为难道,“我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哥哥,长兄如父,我必须要问问我哥哥。”

    “嗯。”刀疤脸耐着性子点了点头,又越过铁妞的头顶,冲着孟九思使了一个杀鸡抹脖子的神情,威胁她如果不答应,就杀了她。

    孟九思也不知铁妞打了什么主意,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吓得立马低下了头,这时,铁妞回头,踌躇的看着她道:“那个......哥哥,这些银子我到底要不要呀?”

    说完,拼命的朝着孟九思使眼色。

    孟九思会意,咳了一声点点头道:“送上门的银子怎可能不要,又不是傻子。”

    “嘻嘻......”铁妞开心的眉飞色舞,一把握住孟九思的手道,“哥哥说的很是,我就听哥哥的。”

    刀疤脸以为美人稳妥妥的到手了,兴奋的一抹嘴,冲着孟九思拱拱手,亲热的唤了一声:“大哥好。”

    孟九思听了这声大哥,不由的抖了一抖,暗想这铁妞也真够促狭的,只是到时候不知能不能收得了场面。

    将将抖完,刀疤脸又转头吩咐一声,“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叫大哥。”

    于是众人先鞠了一个躬,发出整齐划一的声音:“大哥好!”

    声音之洪亮,震落房梁上积年的灰都落了下来。

    孟九思又抖了抖。

    再一次将将抖完,铁妞已经迫不及待的卷起了满地银两,用手拿不下,大辣辣的掀起短褙子兜住了银子。

    又转头冲着孟九思挤挤眼:“大哥,这些银子你先帮我拿着,拿稳当些,莫掉了,一块碎银子都不能掉哦。”

    这么容易就得了这么多银子,那去他们的寨子里走上一圈,还不要发大财了,到时还了公子的救命钱,她还可以多出银两来为自己赎身呢。

    而且翻过大黑山走不了几天路就到应西了,是最近的路,也是最危险的路。

    想到危险,她又有些踌躇了,她不怕,可是孟姐姐一个娇弱的女子怎么办,虽说有公子护着,可是公子他有病呀,谁知道他什么犯病,而且公子并未交待她要从大黑山走。

    一时间,她又开始暗自后悔起来,不该被银子冲昏了头脑,又看了看孟九思,有些骑虎难下的样子。

    孟九思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将银子交给自己,一脸懵然,铁妞已经将银子倒过来了,她连忙也掀起袍子,接住了满兜银两。

    “走吧,小美人。”刀疤脸眼见到手的媳妇把这么银子全倒给了孟九思,心下有些肉疼,飞着眉毛又冲着孟九思喊了一嗓子,“大哥,跟我家娘子一起去山上享福吧!”

    孟九思自然不可能跟他去斗云寨,刚想打发了他,突然偏殿传来一阵咳嗽声,被大把银子糊住了脑子的铁妞立刻惊醒过来,她猛地一拍脑袋:“娘的,关键时刻,公子不会又发病了吧。”

    “二当家的,那边还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