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之我成了圣人 > 第237章 空前绝后【第3更!】
    就这样。

    当江流修炼了整整三百九十六次,终于引起了天色的变化,也算有了实质进展。

    可时间,也因此被他耗费了一整夜。

    第二天。

    正当江流还在不休不眠的修炼着九天惊雷掌时。

    整个南域,却已是乱成了一锅粥。

    南域四省上万权贵被江流诛灭的消息,如同飓风般,传遍了整个南域五省,每处角落。

    南域之中,数亿圣修者,无不心惊震愕。

    无数家族势力,为之恼怒而起。

    上万南域四省的名门权贵,几乎覆盖整个南域,大小家族势力。

    连同十几个超一流家族,也是蕴含其中。

    这对整个南域来说,无疑是一次全面性的挑衅与打击。

    他们心惊着江流的手段与实力。

    但同时,也对江流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仇恨。

    天命之子?

    召唤杀灵?

    创作出天三品评级的诗词与词曲?

    显然。

    这种种不可思议的事迹,在南域数以圣修者的悲愤情绪之下,已然被完全忽视。

    仇恨能蒙蔽人的双眼。

    愤怒能蒙蔽人的心智。

    在此时南域数亿圣修者的眼底,他们除了想要将江流杀之而后快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念头。

    “江流灭我南域这么多权贵,摆明了就是挑衅我南域的尊威,此子必杀!”

    “我南域近百年来,无人敢招惹,没想到,竟然被江君省一个小小年轻人如此蔑视,是可忍孰不可忍!”

    “敢诛灭我南域的名门权贵,哪怕这江流乃是华国第十九位天命之子,也一定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南域四省之中,无数大小家族势力,皆是义愤填膺,放出道道狠话。

    他们本想立马围攻江君省,将江君省屠戮的寸草不生。

    可在得知江流十天之后,要亲上南域,接管诗词联会与词曲联会的会长之位后,南域四省的家族势力,以及数亿圣修者,又取消了围攻江君省的念头。

    可即使如此,他们也并没有因此作罢。

    以南域四省十几个超一流家族为首的势力,召集了南域四省上千豪门家族,聚集了南域四省十万玄品境圣修者,几乎将整个江君省的边境,围堵个水泄不通。

    江流给出十天时间。

    他们等!

    但在这十天时间里,江君省的任何人,都不得离开江君省半步。

    尤其是这江流,更别想着逃之夭夭。

    十天过后。

    江流如若没来南域,那他们再一声令下,彻底将整个江君省夷为平地。

    让江君省的近亿圣修者,为江流一人的过失,而陪葬!

    一时间。

    随着南域的如此举动,江君省内,人人自危。

    尤其是江南市的群众,更是倍感惶恐。

    这对江南市的圣修者来说,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面临这种情形了。

    毕竟。

    江流上一次,挑衅江东市的尊威时,他们就已经有过如此感受。

    可这一次危机。

    与上一次江流挑衅整个江东市,截然不同。

    这一次。

    江流挑衅的,乃是整个南域四省。

    是南域四省数以千计的家族势力,是南域四省数亿圣修者。

    这次的危机,对江南市、对江君省来说,无疑是有史以来,最为严峻的一次,也是前所未有的一次。

    只不过。

    也就在整个南域五省,一片暴动的局面下。

    执掌南域的域主府,却是静的可怕。

    没有人知道,在江流引发如此暴动的情形下,域主为何毫无动静?

    要知道。

    江流登临江君省诗皇之位,域主可是发布了任命昭文。

    这说明,域主是认可江流的。

    但为何域主没有出面?

    对于这一点。

    没有人得知域主的想法。

    可南域五省的圣修者,却也隐隐能猜到一点。

    江流诛灭南域四省上万权贵在先。

    纵使域主此刻想保江流活命,也不能随意直面南域四省一众家族势力的怒火。

    处理好,江流虽然能活着,而南域四省的一众家族势力,奋起反抗,彻底让整个南域分崩离析、支离破碎。

    处理不好。

    域主非但保不了江流活命,反而自己陷入被动之地,对自己产生前所未有的影响。

    毕竟。

    此次江流诛灭的上万名门权贵之中,可不仅仅是一众一流家族、二流家族、三流家族的权贵。

    还有着十几个超一流家族的家主。

    这十几个超一流家族,每一个家族之中,都有着一位镇族强者存在。

    而这些镇族强者,每一位都是真正的镇域级人物。

    任何一人,都能与南域域主分庭抗衡。

    所以。

    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域主相当棘手。

    最好的一种方法,便是不出面。

    当然。

    这对南域四省的所有家族势力来说,这显然是他们最想看的一点。

    域主没有动静。

    这说明,域主并不想理会这件事。

    也就是说,江流与江君省的是生是灭,域主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凭他们处决。

    这样的局面,维持了很久。

    直到十天时间,转瞬即逝,第十一天时间,如期来临。

    这一天。

    乃是整个南域,最为暴乱的一天。

    南域四省大大小小数千豪门家族,纷纷汇聚于南域中心校场。

    这由数千豪门家族组成的阵容,十分庞大。

    每一个豪门家族,皆是倾巢出动,人数多达数十万!

    除此之外。

    南域四省之中,数百万圣修者,将整个南域中心校场方圆十几里的地面,都给拥挤了个水泄不通。

    这种场面。

    百年难得一见。

    然而。

    今日。

    却因为江流一人,而引发了这种空前绝后的壮观场面。

    在如此浩荡的阵仗下,江流如果没有一支千军万马的军队,只要他敢踏入此地,等待他的结果,便是只有死无全尸一条道路。

    这个中心校场。

    是南域域碑的镇立之地。

    同样。

    也是南域诗词联会与词曲联会的所在之地。

    按照江流十天前所说出的话,江流如果要来接管南域诗词联会与词曲联会的会长之位,他必须得来到这里。

    而只要江流敢来此地,哪怕他有天神助阵,在南域如此浩大的阵容下,迎接江流的,必定只有痛不欲生的死亡。

    【还有三更!如此场面,江流该如何化解危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