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帝国枭色 > 第三十二章 暴利
    “这味道……”

    木柴在陶罐下烧的旺盛,罐子里的水不一会儿便沸腾起来。

    柳树叶和柳树皮散发出的,涩涩的味道从里面散出。

    胡为和家丁都捂上了鼻子。

    刘钧不以为意。

    上学那会儿,实验室里什么难闻的味道他都闻过,这点东西还不算什么。

    “差不多了,把纱布拿来,盖在罐子上,将里面的水倒入另外的罐子里。”见水变成了咖啡色,刘钧命令道。

    两个家丁拿来纱布,用湿了水的布拖住罐子底将其中的水倒出来。

    柳叶和柳树皮被纱布阻隔,褐色纯净的水流入了预备好的罐子。

    做完这步,刘钧拿起地上的两坛酒倒入盛水的罐子里,让家丁继续熬煮,将里面的水熬干。

    这就是提取水杨酸最关键的一步,加入酒精。

    因为只是试验,刘钧没有准备更高浓度的酒精,只是用王府里最烈的酒替代了。

    效果虽然会差点,但也不会影响太多。

    又熬煮了半个时辰,陶罐里的水渐渐干了,这时候陶罐的内壁和底部渐渐析出了白色的粉末,这就是水杨酸。

    “把白色粉末都刮出来。”刘钧神色兴奋。

    他用的陶罐大概有半个立方米的容积,这么多柳树叶和柳树枝熬煮来的水杨酸看起来大概有一碗,已经不少了。

    “王爷。”

    不多时,胡为捧着一个瓷碗到刘钧面前。

    里面是满满的粉末,估计五十克是有的。

    接过瓷碗,刘钧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就成功了。

    下面就是将水杨酸掺入胭脂中试验效果了。

    他正想着,汤圆带着青儿和平儿回来了,三人各提着个小竹篮,里面装着不少漂亮的胭脂盒。

    “王爷,胭脂奴婢们买来了。”汤圆低着头,一副羞答答的样子。

    刘钧一看,轻笑起来。

    可能因为买胭脂的时候要试用一下,汤圆脸上和嘴上都涂了胭脂。

    本就俏丽的汤圆这么一打扮,倒是更添了几分美艳。

    青儿和平儿两人还小,不会装扮,此时脸上花里胡哨的,成了大花脸。

    两人低着头,眼睛瞟着对方,止不住的笑。

    “这些胭脂价值几何?”刘钧问道。

    水杨酸有了,刘钧准备直接利用现有胭脂技术,将水杨酸掺入。

    这样一来便能立刻出成品。

    “回王爷,胭脂铺子里这种叫贵妃红的最贵,五两一盒,这种醉花容三两一盒,这种芙蓉膏最便宜,十文钱就能买到。”汤圆一一展示给刘钧,“还有这种一两五钱的……”

    刘钧微微点头,汤圆先后拿出了十三种胭脂,价格不一。

    如果换算价格,一两银子相当于当代的三千多,属于高端化妆品一类,最便宜的十文钱不过相当于五六块钱,倒是挺平民化的。

    “这贵妃红为什么如此昂贵?”刘钧问道。

    “铺子的伙计说,贵妃红是扶余国运来的,用的是扶余国上等的绮罗花,秋天收集的晨露,经秘制七七四十九天方成。”汤圆说道。

    “扯淡。”

    刘钧暗自瞥了瞥嘴,当代的《齐民要术》上详细记述了各种胭脂的配置方法。

    因为参与编制技术资料,他也帮忙查过。

    基本上所有的胭脂都是用红蓝花和玫瑰花的花瓣捣碎提取色素,再加入蜂蜜,桂花油制成膏状。

    高大上的再加入点珍珠粉之类的。

    这贵妃红如此贵,估计还是那个什么扶余国的绮罗花噱头。

    “嗯,本王清楚了,去忙吧。”

    刘钧的心思活泛起来,如此一看,这胭脂太暴利了。

    他虽然没有绮罗花,但是水杨酸也是个噱头啊。

    一般的胭脂只能涂个腮红,唇红的,他的又能涂,又能美白,又能消炎祛痘,又能去角质,简直不要强太多。

    “这胭脂?”汤圆提着篮子,放也不是,拿走也不是。

    刘钧回过神来,“你们选几个,剩下的拿去分给府里的丫头们吧。”

    “谢王爷。”汤圆一喜,带着青儿和平儿一径去了。

    胡为看着刘钧,一脑子浆糊,“王爷让汤圆买来胭脂又不用,还有这白面……”

    “什么白面!咱们就指望他发财了。”不等胡为说完,刘钧嘿嘿笑了起来。

    来回踱了几步,他问道:“咱们景阳城可有制胭脂的人?”

    “这个小奴倒是不知,不过应该有的,这胭脂的配方不是秘密,有时候那大户人家的小姐嫌弃外面买的胭脂腌臜,还会自己收集花瓣让府中下人制呢,太妃也常让身边的绿珠做的。”胡为说道。

    “哦?”

    刘钧心中一喜,他本想拖外面的胭脂商制胭脂,现在看来王府里自制就行了。

    反正新添了这么多丫鬟小厮的,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转换成生产力。

    如此想着,他抬脚便往如意殿去。

    想到一旦制胭脂,水杨酸的量就得提上来,他又转脸对胡为说道:“这几天别闲着,每天去收集柳树叶,柳树皮熬煮这种粉,还有,取柳树皮的时候不要环切,省的把柳树弄死了。”

    胡为连连点头。

    顿了一下,刘钧继续说道:“还有,冬青也行,别只捡着柳树,别人要是问起干什么,你就说用来沤肥的。”

    “王爷高明。”胡为竖起大拇指。

    王府这般到处搜罗柳树叶,定会引起其他人的好奇。

    用树叶沤肥对于家家都是常事,这便能搪塞过去。

    挥了挥手,刘钧让胡为快去,能不能发这笔横财全靠这柳树了。

    胡为自去,他赶忙去了如意殿,将自己要制胭脂的事说了。

    “胡闹!”赵玉燕听完,将手中女红拍在桌子上,“前些日子,母妃当你真的改邪归正了,没想到你还是如此荒唐,你一个王爷不勤于政务,却去制胭脂,岂不是让人笑话。”

    “母妃,孩儿这也是政务,如今府库和内库空虚,没有银子,孩子怎么喂饱一众将士和官员的嘴,喂不饱他们,谁来为本王做事,孩儿有一秘方,能够制出与众不同的胭脂,倒是定能大卖,一缓当前之急。”刘钧预料到赵玉燕会生气,早预备了说辞。

    “是吗?”赵玉燕神色狐疑,“既然如此,先让母妃试一试,若真是什么稀罕物,母妃亲自带着府中的丫鬟为你制胭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