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男神就是要爱我 > 【99】是未婚妻(三更)
    “我可以自己上来的?”烟语小姐看他走楼梯都那么累,咳嗽咳到炸,心疼得很。

    秋郁冲她危险,伸手握住,“还说我,一路过来,还没吃东西吧?”

    “没有。”烟语小姐回答地迷茫,自己也说不上是怎样的感觉,总而言之,很幸福。

    到了酒会,秋郁安顿她坐着,自己则离开了一会儿。

    回来时,兜里满满,大多都是包好的新鲜水果,还有面包。

    他伸手,将人拉到一边,“走,烟语,去走廊里吃。”

    二人到了走廊,形象完全不是明星了,大快朵颐地品尝美味佳肴。

    助理在走廊门外挡着,谁靠近就说服谁。

    南希从阳台出来,撞上了前来的浅步宁,熙熙攘攘,听人介绍,才知道是浅家大小姐。

    看到那张脸,听到那些话,南希恨不得就在当场将人解决了,可回过头来一想,现在解决了,只会打草惊蛇。再说,浅依夏是浅步宁陷害的,她还没有夺回这一切,这么将人杀了,太不稳妥。

    退了两步,南希将袖子里的刀片收了起来,谁也没有想到,好巧不巧,她撞上了星际荣耀sk的逮捕人李齐本。

    李齐本的系统发现了锋刃,突然伸手,想要去拉拽南希的手腕。南希后仰,抬脚将李齐本踢开。对方出手想要捏自己的后颈,南希退开两步,抬手臂格挡。

    二人都没有伤到彼此,最后为了巧妙躲开两人,南希将手中的刀片扔了出去。

    七海踢对方一脚,脚扭了,脸红了下,拎着裙摆颤身去逃离。

    却被风霁带进了走廊。

    恰好是秋郁和女朋友烟语吃东西的那个走廊。

    狭路相逢了。

    李齐本追过来,风霁放在南希的头顶,通过借位法,蒙骗对方。

    谁知李齐本追过来,完全没有相信,走了两步,直到发现风霁男神正在和南希做阿阅不允许详细描述的事情。

    风霁甩她一眼,因为南希的后脑勺对着李齐本,所以李齐本也没有看到两人的情况。

    “不好意思,风先生,打扰了。”李齐本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因为上个洗手间。就错放了人进走廊的助理,在那里歇斯底里地喊。

    “喂,你干什么呢?”她脸上笑意浓重,却又显得那般不可直视。

    楼底探出两个脑袋。

    秋郁和女朋友烟语。

    烟语惊讶地捂着眼睛,“阿郁,这不适合吃东西?”

    “不是?”秋郁却率先走下去,质问风霁,“你……你还真地将南希忘了,你真是……咳咳咳咳……”不停的咳嗽声,让他整张脸都显地无比怪异,可是,最奇怪的,也是最无奈的。

    事实上,烟语最终解决了这场看起来有些美丽的误会,“阿郁,风先生能够变正常,这是高兴的事儿?”她伸手,碰触南希的头纱,“让我看看,这位小姐的尊容?”

    因为不注意,那头纱被拿开,南希精致的面容呈现在两人的面前。

    风霁拿手格挡。

    烟语却惊地话都说不出来了,那熟悉的样貌,不就是被抓进sk的浅依夏。

    浅家继承人,他们见过的。

    “你……”

    南希心里紧张兮兮,窝在角落,瞅风霁的脸。

    许久她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害怕的地方,这浅依夏不就是风霁的未婚妻么,怕什么?

    她笑着从地面上拎起了帽子,继续好整以暇地给自己戴好,末了,微笑地伸出手,“烟语小姐,很高兴见到您。”她转眸,手指落在风霁的肩膀上,“多谢你们,平时替我照顾阿霁。”

    咳咳……刚刚还有些惊恐,突然就淡定了,她垂眸,手心有些热,将一副天蓝色的淑女手套拿了下来,露出葱白的手腕。

    “很……很高兴,浅小姐。”烟语回复了一句,目光如映衬。

    秋郁靠着墙壁咳嗽得紧,两眼瞪着风霁,有意识地出声,“阿霁,你到底在做什么?”

    风霁含着笑,刚站直了,就听到【让男神讨厌可成固定宿主】的系统,那边飘忽地来了一句。

    【成为了浅依夏,就得有浅依夏的气质,赶紧抓住风霁这个未婚夫,没准儿报仇能有一个依附作用。】

    南希心里鄙视,认为自己可以,别在多嘴。

    “阿霁,咱们……去酒会喝两杯?”她向二人点头示意后,离开了走廊。

    风霁尾随一路,他有些敏感,事实上,有人似乎和他离得很近。

    “阿郁,风先生遇到对手了?”烟语小姐从秋郁的手里拎了一块苹果,边嚼边笑。

    秋郁咳嗽完了,站得笔直,抬手捏着烟语那乌黑如锻的头发,本就郁闷的心情一闪而过,“当我看到那位小姐的目光时,就觉得阿霁遇到对手了?”

    “怎么说?”烟语听不大懂,面露愁容,些许地叹了口气,“难道她有什么地方,吸引人?”

    秋郁凑过来,目光温和又喜悦。

    “你没发现么?浅家这位大小姐从sk监狱逃脱,这么多人随时追捕的情况下,她都可以不被抓获,还能和阿霁在一起参加酒会,可见本人有独到的能力。阿霁不屑她是星际荣耀追捕对像,还愿意和她往来,一定是因为动了心。”他捂着嘴唇,咳嗽了下,“我一直以为阿霁得了病,现在看来,有人可以给他治疗了。”

    烟语从容,“他得了一种叫做浅依夏的病。”

    “呵呵,说不准儿。”秋郁神色晦暗不安,面容里上全是喜悦。他凑近了,在对方的眼睑毛上点点,然后眼睛盯着手上的水果盘,“小烟语,再不赶紧吃掉的话,被发现,咱们可就没什么形象了?”

    “没关系啊,阿郁可以把那些记者的记忆系统抓取了,让他们不知道。”烟语崇拜自己的男朋友,因为在她眼中,谁都不是他的对手。哪怕他时时咳嗽,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是一个病秧子。

    但她心里,秋郁什么都好。

    秋郁歪歪倒倒地靠着楼梯,目光抬起,水雾似的眸光,“怎么样,饱了没?”

    “饱了。”烟语回答着,手上已经快速地拿出了口供,涂抹在唇上。

    鲜红的唇角上,饱满莹润。

    烟语抬手,“这个颜色怎么样?”

    “小烟语涂什么都好看。”秋郁想了想,指着嘴唇,“我也要。”

    “哈……”

    一顿狗粮,发放完毕。

    门外,李齐本听着,只觉得牙齿有点儿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