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神医赘婿 > 第114章 五杀
    五重保函。

    说白点,就是五个盒子重重叠叠,也可以看成是“五重金棺”,看起来不那么吉利,不过还是具有极高的收藏古物价值。

    听人议论,价值,最多不会超过三十个亿。

    现在两百个亿一喊,众人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摊牌了,我不装了!”宁烨一副臭美嘴脸喊着,“左侧,你们这些外市的家族,还叫嚷什么整合资源,整个给我看看。”

    被重扇两个嘴巴子的郑枭,此刻回过魂,气急败坏喊道,“区区一个东海市,我至尊商会还不放眼中,何况你一个上门赘婿的软饭男,比财富是吧?今天,我不用钱将你砸死,老子郑枭两字倒过来写。”

    宁烨,“改姓?你真莽啊,不怕祖宗从坟里爬出来找你问罪?”

    郑枭,“少说废话,两百五十亿。”

    台上老梁一锤定音,“这位郑先生出价两百五十亿,有没有高过的?”

    宁烨举手,轻描淡写道,“五百亿。”

    你不是一次加五十个亿吗?那我直接翻倍,我看谁能受得了。

    反正钱不是我的,心疼滴血的又不是我,我怕谁。

    郑枭他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这种怒火通常只有赌台旁边的赌徒才有,“软饭男,看来你背后有大家族支撑啊!不过,我连整个东海市都不放在眼中,你那点钱,怎么跟我斗?”

    “六百亿。”

    “我不信你还有那么多钱。”

    “拍品归我,我一巴掌,绝对要扇得你脑震荡,连爸妈都不记得。”

    ……

    宁烨耸耸肩,大手一挥,朝台上说道,“一千两百亿。”

    翻倍。

    抬价。

    前无古人的一种竞拍手段,再一次刷新所有人的认知。

    现场,每一个都是有钱家族的人,不过,又有几个家族的身家,能一次暴喊到一千亿?别说是东海市,估计就是燕京重地,也找不出几个吧?

    “超级大财团才有的底蕴,这个软饭男,难道真有某个大财团支撑?”有人猜测说道。

    “他的背后,也可能是古武世家,而且是超级古武世家。”又有人念道。

    “无论是哪一个,今天的他,完全有能力叫板了。”

    “呵呵,至尊商会,马家,武家,还有背叛东海市的钱家,李家,一个个等着吃瘪吧!他们想在东海市秋拍上,狠狠羞辱我们,现在被宁先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知心里什么滋味啊!”

    “东海市,岂是他们能挑翻的?愚蠢无知!”

    ……

    右侧阵营,议论纷纷中,都是对宁烨的支持声音,这一点,让宁烨没有想到。

    左侧。

    郑枭脸色有点青起来,额上的一条青筋涨了出来,脸上连着太阳窝的几条筋,尽在那里抽动,嘴唇颤动,半天也喊不出几个字。

    马杀吉勃然大怒,眼珠瞪得拳头大。

    钱家,李家的人则涨红了脸,怒目四顾,像是一匹被迫窘了的野兽,正在那里伺机反噬。

    至于其他人,气得紫涨了面皮,般牙露嘴,半晌说不出话。

    “千八十亿都拿不出来,也好意思跑来秋拍嚣张,谁给你们的勇气,上天吗?”宁烨嘲讽道。

    “一千两百亿一次。”

    “一千两百亿两次。”

    “一千两百亿三次。”

    “恭喜宁先生,再一次将五重保函囊括手中,恭喜了。”台上老梁说话。

    台下,宁烨已经带起了手套,“主持人,趁着时间间隙,我打几个人不为过吧?”

    老梁嘴角抽搐,“宁先生,随意!”

    成功竞拍一件物品,就能扇左侧座位上人一个嘴巴子,这是事先的赌约。

    “一,二,三……十五……要一个个扇巴掌,累人啊!”宁烨故意刺激他人道。

    啪啪……

    左右开弓,郑枭和赵田两个至尊商会的被扇得晕头转向,郑枭的胸膛里像一锅开水那么沸腾,心火冲头,太阳窝突突地跳,“软饭男,你给我等着,你已经花了一千四百亿,我看接下来,你还有多少钱。”

    宁烨,“我有多少钱?自己也不清楚,估计还能打你百八十个嘴巴子吧!”

    啪……

    铿……

    嘭……

    一个个有模有样的成功人士,座位上,被宁烨当众狠狠打脸。

    钱家和李家的人最倒霉,嘴角裂开,脸皮有血渗出,感觉半张脸都稀巴烂了,宁烨不忘嘱咐提醒道,“东海市没乱,你们倒提前找好靠山,很聪明嘛,什么至尊商会,在我眼里就是一堆狗屎,找狗屎当靠山,不得不说,你们口味真重,真奇葩。”

    钱远涛眼内的怒火,比炉中的火焰更旺,“姓宁的,你横不了多久了!”

    宁烨摊手,“这话,你说多少遍了?我还不是活蹦乱跳?”

    原本高帅富形象的李大少,牙齿咬着嘴唇,凶狠的脸扭弄得皱皱巴巴的,“小人嘴脸,一朝得势,张牙舞爪,等你颓势的那天,等着千刀万剐吧!”

    宁烨,“你妹妹李二小姐挺好的,想不明白,你们怎甘愿当卖市贼?李家未来交到你手上,不妙啊!改天我找你父辈见一见,就说你这种只会耍帅,而无任何本事的人,当不了李家家主。”

    扇嘴巴子告一段落,第三件拍品抬出,是一件元青花瓷,瓷面白蓝色泽,圆润饱满,保存得很完整,上边是一副“鬼谷子下山图”。

    据主持人老梁介绍,青花瓷的伟大在国内被眼中低估了,然而在中东或是西欧是神级存在。在国内收藏市场上,元代青花瓷是最贵的,青花瓷的烧制在唐朝初现端倪,在宋朝得到发展,但是是在元朝达到顶峰。

    在唐宋时期,陶瓷属于软瓷,疏松易碎,强度低,瓷胎的颜色也不够白。青花瓷属于硬瓷,强度高,采用高岭土烧制,因富含大量三氧化二铝而呈现纯白特色。现在元代青花瓷大多在中东或是欧洲出现,因为青花瓷在元代国人还不是很喜欢,但是国外却大受欢迎,青花瓷大量出口。

    几年前,有一件同样是“鬼谷子下山图”的残缺元青瓷被国外收藏家买走,价格是两亿多。

    如今竞拍的这件元青花瓷,更加完整,色泽更加夺目。

    竞拍的确很激烈。

    价格一路水涨船高,连霸气眼镜男都加入了,都想高价买走。

    宁烨一直沉寂,直到价格达到十亿时,才冷不丁喊出双倍价格。

    为了不被第三次扇嘴巴子。

    郑枭莽足了劲,拼死力与宁烨斗到底,也双倍抬价,几轮下来,再一次超过了百亿,到了此刻,价格只是一个数字,只是两边“斗法”的筹码。

    “再让你一次,我就不信,你能拿出多少个千亿。”郑枭认了。

    其他人也咬牙切齿认了,觉得宁烨背后的势力再有钱,也不可能全部投给他,等宁烨能挥霍的钱没了,接下来的竞价,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啪啪啪……

    宁烨轻车熟路,再一次打得左侧座位上的人晕头转向,打完后,揉着手往回走,“各位,准备走了,你们玩好喝好啊!”

    尼玛。

    我擦。

    靠你奶奶个腿。

    不准走。

    没钱了,就想跑,谁给你的权利?赌约还没完成,我看你走得出拍卖会吗?

    关门,放狗。

    左侧座位上的人群起而攻,一个个群情激奋,他们被宁烨扇几巴掌了,还没报仇,怎么可能让宁烨顺利脱身,金蝉脱壳也不行。

    宁烨头大,“算了,再陪陪你们吧!毕竟有人专门臭脸上来找打,这辈子遇不到几次,何乐不为。”

    第四件拍品,宁烨花了近千亿,才顺利拿下,完成了一个四杀。

    第五件拍品,郑枭等人又忍了,因为宁烨再一次花了千亿。

    五杀。

    ……

    ……

    第十五件拍品,宁烨完成了三次五杀,此时,再朝左边望过去,一个个东倒西歪,眼睛都睁不开了,尤其体弱的一些人,彻底昏死,不省人事。

    即便是郑枭,此时一张脸,完全红肿,眼睛都睁不开,再被打一下,五官估计也无法辨认了,躺坐在那,有气无力喘着,骂人都没有气力了。

    见到有人要抬出去临时治疗,宁烨赶紧喊道,“能走了吗?记得醒了之后抬回来,毕竟赌约还在,就算他要死,也要死在当场。”

    昏死的人,听到宁烨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明显被打趴,搁那装死呢!

    好好的一场东海市秋拍。

    硬生生被宁烨变成了扇嘴巴子大会。

    “老公,别炫耀了!”肖青璇压低声音,“我算过了,咱们的钱,一分不剩了。”

    啊?

    一分不剩?

    阎大老板给的,可是足足一千亿,还是美金啊!

    宁烨一惊,“老婆,你没有算错吧?阎大老板的钱,花光了?”

    肖青璇翻白眼,“还不是你,为了装逼,每次成倍成倍暴喊价格,我计算的价格,还是拍卖会打折后的,说一说,我们现在身无分文了。”

    宁烨笑了,“没关系,他们一个个已经被我打得东倒西歪,即便输了,也不碍事。”宁烨说得不错,即便现在他把脸凑过去,让郑枭随便打,估计郑枭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挥手了。

    肖青璇道,“你早就计划好了?”

    宁烨道,“现在知道,你老公多优秀了吧?”

    肖青璇,“你不担心他们背后的势力报复,他们每一个,可是有不少保镖打手的!”

    宁烨,“眼镜男不说了吗?会替我解决麻烦。”

    拍卖会上半场结束。

    一个个往外离开,暂时休息,前往拍卖会准备好的酒店用晚餐。

    并不是免费的晚餐。

    宁烨夫妻俩很节俭,随便点了些便宜菜肴,酒也没要,关键没钱啊!

    宁烨已经考虑着,下半场,是要跑路,还是继续回去装大蒜。

    “没钱了?”敖学章走上前,冷不丁冒出一句。

    “就你聪明。”宁烨没好气道。

    “事情,我跟老爷子如实汇报了,他说要我全力支持你。”敖学章道。

    “怎么支持?”宁烨眼睛冒光。

    “精神上支持你,财力上是不可能的了。”敖学章很干脆很直接。

    “你妹!没事滚一边去。”宁烨给了他一个白眼。

    “最近,东海市的事情你也听说了,我敖家也被疯狂针对,特殊时期,家里的钱都要用来打通关系,真没有多余的钱。”敖学章带着几分愧疚道。

    “敖先生,有心就行,不用理他。”肖青璇说话。

    “你买单。”宁烨挥手叫服务员,立马叫了几瓶好酒,几样好菜。

    “你真现实。”敖学章无语道。

    一个小时后,拍卖会的下半场开始了,宁烨磨磨蹭蹭,就是不玩里走,典型的手上没钱,心里发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