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春色来仪 > 第六十三章:钱财动人心(1)
    罗家败了。

    陈仪心神舒畅,再不用担心有人惦记着自己这点子家产。

    至于王老夫人,陈仪相信她的为人。罗家一事,王老夫人从头到尾瞧得最清楚。想来她不会轻易与她为敌。就算将来真不愿归还。到她成年还有十年时间,闭关修炼了十年。她若依然没本事将东西拿回来。就算王老夫人捧着双手奉还,她一样没本事护得住。

    没了心事,最近不用去请安也不用去学堂。吃吃喝喝,看书写字。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天气到了夏季末,隐约有了秋季初的影子。早早晚晚有了些凉意。出云阁里的花草,陈仪精心打理,还是败落了许多。陈仪心疼不已,却半点办法没有。

    满打满算加上杏儿***,也只有五个人。没人会园艺打理花草,只得看着它们慢慢枯萎。陈仪想着,干脆拔了那些衰败花草,趁着秋季将至,种些蔬菜瓜果也不错。

    谢幼璇要是还活着,知道陈仪居然要拔自己精心栽种得花草,用来种菜。只怕要气的吐血,重新死上一回。

    这些日子,陈仪多数窝在书案边练字。

    这一笔子她练了大半年,买了许多本字帖,楷书小篆。两种各自临摹了好些日子。不知为何总是不得法。陈仪前世躺在床上时,也总爱练习钢笔字,字写得很不错。可就是换成毛笔之后,怎么写都觉得不对劲。莫非这毛笔字和钢笔字相差竟是这般大?

    越写越不顺手,索性丢掉毛笔。从新审视自己写字的方法方式。

    这时,春俏走进来,面上有些不高兴地报:

    “小姐,翠儿来了。”

    陈仪微微诧异纳闷。她来做什么?

    “叫她进来吧。”

    春俏应诺,转身去叫翠儿。板着脸说:

    “小姐叫你,进去吧。”说完一扭头,先一步往里走。

    翠儿捧着食盒跟在春俏后面,瞧着春俏头上的簪花眼红。那簪子分明是银子打造,上面镶嵌着几颗圆润的珍珠,看起来分外刺眼。翠儿手指死死扣着食盒,直扣得十根手指泛白,才稍稍松了松手。

    进了书房,翠儿脸上带出满面春风走进来,对着陈仪行了礼说:

    “给三小姐请安。三小姐您瞧,这是我们夫人特意吩咐奴婢,给您送来的点心。今儿夫人去谢府做客,马夫人送了些上好得点心给夫人。夫人惦记着您,这不刚回府上,就叫奴婢给您送上一盒尝尝鲜。夫人说了,若是您觉得味道好,再送些过来呢。”

    陈仪看得愈发觉得稀罕。

    她这个二伯母素日里,极少同自己亲近。今儿是吹了哪门子邪风,居然想起来给自己送点心。还是特意送来!

    陈仪示意春俏将点心盒子接过来。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轻言细语道:

    “二伯母有心了。翠儿姐姐回去同二伯母说一声,就说仪儿多谢二伯母记挂,定会好好品尝。”

    “三小姐客气了,您放心奴婢省得。”

    翠儿嘴上说着话,不动声色眼珠四处乱瞄。将书房里里外外打量个透彻。陈仪见她送完东西不走,却在这里扫视。心里更是一股子怪异难明。轻轻嗓子,陈仪端起茶杯。

    翠儿这才装作恍然回神,对陈仪端杯送客视而不见。一拍手道:

    “哎呦,奴婢看您这书房这么多书,一时惊住竟看傻了眼。三小姐莫要见怪,奴婢啊,最是佩服像您这样会读书的人了。”

    她嘴里不停说着话,边恬着脸,自顾自往陈仪身边靠:

    “三小姐您这是看什么书呢?我们二小姐总说三小姐学问好.......咦,您这是写字呢,瞧您这字写得可真好......”

    陈仪忍不住眉头微皱,这翠儿到底想做什么?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听着就叫人厌弃。陈仪心里膈应的很,说话就没那么客气了。

    “哦?二姐姐居然会夸我,这倒是稀奇事儿。”

    翠儿暗自撇了撇嘴,面上不露,依旧笑脸吟吟。说道:

    “呵呵,三小姐这是哪儿的话,二小姐自然是经常夸您的。您可是二小姐亲妹妹。”

    春俏在一旁收到陈仪眼风,立即跳出来。她和翠儿之间,那可是有几掌之仇的。说话自然不留情面。春俏冷哼一声,嗤笑道:

    “翠儿姑娘今儿个废话挺多。还有事没有?没事还请你回去复命。没瞧见我们小姐看书呢,你在这巴拉巴拉说个不停,算怎么个事儿?”

    “还你瞧,你瞧什么瞧。我们小姐写字需要你来瞧?好没规矩!”

    翠儿被春俏几句连讽带刺地话,说得脸上发热。想说什么又生生咽了下去。挤出一丝笑容,翠儿冲着陈仪行礼,说道:

    “奴婢一时好奇,多说了两句,三小姐别见怪。奴婢告退!”

    说完折身而返。

    春俏看着她出了门。有些糊涂,轻声问陈仪道:

    “小姐,翠儿今儿个抽得什么疯?居然一句话没挤兑我。还有这二夫人,好端端送什么点心来。奴婢觉得肯定有什么古怪。”

    “嗯......”

    陈仪沉思无语。

    古怪,可不是古怪麽。看翠儿这样,定是得了二伯母的吩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只是这主仆二人打的什么主意。一时半会陈仪真想不出来。

    张二夫人不同于刘老夫人,陈仪倒不怎么怕她使奸计。张二夫人敬畏陈二爷,陈二爷要在她这儿扮演慈祥的二伯。有什么招数,张二夫人使出来陈仪绕一圈,再用陈二爷挡回去便是。

    不过也不能太大意。这内宅里的女人,有时候耍贱使阴招,也挺膈应人的。

    想到这里,陈仪和春俏说:

    “往日府里对出云阁不闻不问,咱们对外面动静儿不知道也就罢了。今天既然二伯母伸出了一只手,咱们也不能总这样,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你去我房里,拿五十两碎银子。再拿些前两天味源斋点心,给二伯母送去。就说翠儿送来的点心我吃了,也给她送些咱们的点心尝尝。”

    “送完点心别急着回来。咱们出云阁无人可打听。可二伯母的清风阁可不止翠儿一个丫鬟。人多嘴杂,你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打听点什么。”

    “好咧!”春俏俏生生答应着,颇有几分跃跃欲试!

    小姐回来大半年,总是闷在房里。她也跟着不出门,闷都要闷死了。春俏性格脾气也不是个耐得住性子的。虽说被陈仪磨了不少日子,磨出几分耐心。可骨子里还是爱热闹的紧。这回终于有事儿可做了!

    她这一脸雀跃实在太过明显,陈仪坐在高凳上,冲她招了招手。春俏不解地走过去,陈仪拿起书本对她头就敲。敲得春俏龇牙咧嘴,抱头叫道:

    “小姐打我做什么!”

    “瞧你那样,恨不得插根翅膀飞出去。叫你去打听事情,不是让你去找事!还记得在丹阳郡跟你说过的话麽?打听事情,不许刻意,要闲聊着打听。不许叫人察觉出来你的意图。看你这样子,当是全忘了。你说该不该打!”

    春俏缩起脑袋,对陈仪讨好地嘿嘿笑了两声,说道:

    “该打该打,奴婢这不是一时忘了麽。小姐您放心,都记着呢肯定不会出错。”

    陈仪没说话,春俏偷偷吐了吐舌头,转去寝室取银子去了。

    春俏一走,整个出云阁静谧无声。陈仪看书入了迷,时间过的飞快。飞白神出鬼没,不知从什么地方跳出来,怀里抱着好大包袱。噗通一声仍在陈仪面前,吓得她差点儿从高凳上滚下来。

    凝神静气,陈仪怔仲地望着面前好大一个包袱,问道:

    “这是什么?”

    “打开看。”

    陈仪忍住好奇心,三下两下拆开包袱皮,里面竟全是陈仪未曾读过的书籍。陈仪顿时喜出望外,笑得眉不见眼:

    “太好了!这本作者我认识......这本我在别的书上见过,早就想看了......哇,竟还有这本......发财了发财了。飞白你太厉害了,我太崇拜你了!”

    惊喜太过,陈仪说话都颠三倒四起来。飞白见她高兴成这样,忍不住嘴角飞扬。

    “这有何难,想要还有。”

    “要要要!不不,等这些看完,看完再去。啊呀这么多书这么多宝贝。太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要看书,不要打扰我,谁来也不要打扰我。我要看个三天三夜!”

    陈仪真是大喜过望,这下真不愁没书看了。搂着这些书,把头埋在书里,闻着书中散发出来的淡淡墨香味。没有什么比书更叫她高兴的事情了!

    飞白听她这话,一把夺过她手中攥着的一本书。

    “不节制不许看。”

    “知道了,听你得。嗳把书还我......”陈仪三寸高的小团子,委实够不着飞白手中的书,只得求饶应承。

    飞白却不为所动,板着脸继续说:

    “若说谎做不到,便没有下一回。”

    “保证不说谎,骗你就把书都拿走,反正我也打不过你,对吧。好飞白把书还我。”

    “嗯。”

    其实她真是想看个三天三夜不睡觉。之后一段时间,陈仪吃饭看,睡觉看,遛弯看,上厕所也看。飞白见陈仪说的话统统不作数,立刻给她制定了看书时间表。联合春俏严格按照时间表作息。陈仪郁闷极了,问春俏:

    “你和飞白不是死对头麽,这会子怎倒合起伙来了。”

    春俏板着脸,郑重其事地回答: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谁叫小姐你不听话。小姐才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像您这么折腾,坏了眼睛长不高怎么办?这回我觉得飞白说的对,必须按照作息表来,要不奴婢就叫飞白把您的书都缴了!”

    谁叫她确实是年纪太小,飞白春俏都是为了她好。陈仪一声长叹,只能乖乖听话,再不敢日夜颠倒拼命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