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来自九爷的万千宠爱 > 035季凉年脑子有坑?这样的男人真是活久见
    言晴像看两个傻子一样,看了季千宠和安暖暖一眼。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听还敢信。

    安暖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坐直了身子。“千娃儿,你现在不姓千,改姓季了。那一个月后渣男的生日宴,你能参加吗?”

    收到言晴递来的目光,安暖暖撇了撇嘴,改了个词。“顾少爷的生日宴。”

    “应该是不能,顾家会给千家发邀请函,我不是千家的人,去不了。”

    “跟着晴儿去嘛。”

    季千宠摆摆手,“不了,千雪会出席,她嘴杂话多,应付她我嫌麻烦。”

    去莆区大院的路上,路过五一广场,季千宠去茶颜悦色店铺买了三杯幽兰拿铁。

    莆区大院是上世纪建成的院子,里面有十几户京城有名的商户。其中一家是言家,另一家是顾家。

    两家挨得近,一下车季千宠便看见隔了一条不远不近巷子对面,灯火通明的顾家。

    “灯火通明,是要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顾彦回来了么?”安暖暖从车里跳下来。

    言晴往言家院子的方向走,“顾家就他一个孙子辈的继承人,全家上下不捧着他,难道捧我们吗?”

    安暖暖没再吐槽,只是挽住季千宠的手臂,朝她吐了吐舌头。轻轻说,“千娃儿你看,我才说了一句顾大少爷的坏话,晴儿就生气了。”

    季千宠和安暖暖并肩跟着往言家院子里走,笑:“你说她心上人的坏话,她自然是生气。你要是当着我的面说我哥哥……”

    安暖暖使劲儿摇头,“我不敢的。”

    季千宠被她这个憨憨的样子逗笑了,“反应这么大,我又不吃人。”

    女孩垂了垂脑袋,偷偷偏过头看了季千宠一眼。你是不吃人,你老公会吓死人的。

    **

    进门,佣人给季千宠拿了包。

    有那么一瞬间,季千宠有种进了北山别墅大门的感觉。她是第一次来言家,言家的佣人挺热情的。

    走进客厅,安暖暖喝牛奶的动作停了一下。季千宠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装入眼帘内的,便是言家三代人。

    言老爷子,言父言母,以及言晴的堂妹同辈的人。

    都坐在客厅里,这突然间全部看到,季千宠也惊了。她连忙弯了弯腰,问好:“阿姨叔叔,我是季千宠,晴儿的同学。”

    安暖暖收起牛奶罐。

    她和言晴是高中同学,以前也经常来言家院子。这院子是言老爷子住的,言父言母不住在这。因为言晴心有所属,她没有选择和言父言母住在一起,而是陪着言老爷子住在言家大院。

    今晚这阵仗,令人有点害怕。

    “言爷爷,叔叔阿姨,我是暖暖。”

    站在一旁的言晴也愣了,一直到季千宠开口说话,她才反应过来。看向言父,“爸,您们来老宅有事吗?千宠第一次来我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故意来吓她。”

    言母站起身,笑得很亲切。“我们来看爷爷的。”

    “前天才来看望过。”

    言父扫了言晴一眼,“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你先把脸洗洗,脸上好像沾了脏东西。”

    言晴摸了一下嘴角,“这是奶油。”她转过身去了洗手间。

    言母招来佣人,走去季千宠面前,和善地拉起她的手,笑道:“是个好孩子,晴儿有这么好的同学,我都一直不知道。”

    季千宠抽了抽嘴角:“……”她的名声不太好,多半是千家的人传的,整个京城都知道千老爷子养了个刁蛮的孙女。

    “房间我让佣人准备好了,小宠你和暖暖先上楼休息。明天早上阿姨让人准备你们爱吃的早餐,小宠喜欢吃凤梨酥对吗?我已经让厨师去准备了。”

    季千宠再次抽了抽嘴角:“…………”

    她弯了弯腰,“谢谢阿姨。”

    言母连忙将她扶起来,“不用这么客气。”

    季千宠和安暖暖跟着佣人往楼上走,两人互看一眼。

    季千宠:“言家的人都是这样的吗?待客之道甩千家的人几条街,我有种座上宾的错觉。”

    安暖暖:“阿姨叔叔和言爷爷人很好,但是像今晚这样这么礼貌,我也有点不适应了。”

    “因为听说过我糟糕的名声,是怕我把言家拆了,所以提前打预防针?”

    **

    言晴从洗手间出来,客厅里已经没了安暖暖和季千宠的身影。

    她走去言父身旁,“爸妈,你们别听信那些传闻,千娃儿是个难得的朋友。”

    言老爷子轻咳了一声,“两个小时前季先生来过,说他妻子年纪小贪玩,要在这里暂住两天,希望我们包容。”

    言晴:“…………”

    言母:“前些天收到的婚柬,女方是小宠啊。竟然改姓了,跟丈夫姓。”

    言母感叹完,又想起一件事,“晴儿,你们几个同学别闹得太晚,尤其你和暖暖不要和小宠一起睡。她为人妻子,不是小女孩了。”

    “妈,就算千娃儿为人妻,但她也才十八岁,怎么就不是小女孩了?”

    言父站起身,将言晴拉到身前。“季先生亲自登门拜访。”他看着她,“那是他的妻子,你和他妻子睡在一起不太好。”

    言晴被逗笑了,“季凉年脑子有坑吧?我一女的,难道还会占千娃儿便宜不成?”她弯腰拿起自己的书包,往楼上走去,“管得也太宽了,一大男人心胸这么狭窄,也是活久见了。”

    “晴儿,妈妈教过你不要在背后议论是非……”

    言晴没回,已经上了楼。

    言母转过头,看向言父。微微皱了皱脸,“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