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4章别爱上他
    男人身边站着一个穿黑色礼裙的女人,看上去就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跟随着问候道:“爷爷好。”

    战老爷子高兴的笑着:“少胤,瑾琛,你们也有些日子没见了吧?”

    听到这个名字,宋画意才想起这个男人是谁。

    战家两位少爷,一个是战少胤,一个是战瑾琛。

    个个都是佼佼者,名气都不小。

    还一直有传闻说,两人争夺继承者的位置,关系不和。

    战老爷子问话之后,战少胤没有回答,甚至连笑容都懒得应付,更是从头到尾都没看战瑾琛一眼。

    宋画意就确定关系不和是真。

    只是她觉得不是争夺继承位这么简单,直觉告诉她,另有隐情。

    战瑾琛看了战少胤一眼,淡笑这回复爷爷的话:“少胤公司忙着上市,近段时间比较忙,是有些时日没见了。”

    战老爷子语重心长的看着战少胤说:“生意虽然重要,但家还是不能散了。”

    战少胤依旧没说话。

    “少胤啊。”

    爷爷叫住他,“你哥哥的事都过去这么久了,不管真相是什么,我都希望你能放下,往后战家还得靠你和瑾琛,爷爷一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了,现在外面对战家虎视眈眈的人很多,所以还得靠你们团结起来这个家才不会散,明白吗?”

    战少胤点点头,轻“嗯”一声。

    宋画意这才知道,战少胤还有个哥哥。

    问候完爷爷之后,战少胤就搂着宋画意走开了,似乎并不远过多的和战瑾琛相处。

    “饿吗?”

    宋画意收起思绪,点点头。

    战少胤就带着她去了餐厅,宋画意瞅了他两眼,才问:“你还有个哥哥啊?”

    “以前有,现在没了。”

    宋画意顿了顿,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对不起。”

    他对着她笑了笑说:“你道什么歉?”

    “我不该提。”

    “你觉得我是那么脆弱的人?”

    他淡淡说着,然后伸手拿起了架子上的一盘点心,问她:“这个喜欢吗?”

    宋画意点点头:“你也喜欢吃甜食啊?”

    他摇头:“只是觉得你喜欢。”

    宋画意一想也对,他健身的,应该不会吃这些高热量的东西。

    果不其然,他只是吃了一块牛排喝了半杯红酒,拿来的点心几乎都是宋画意吃了。

    宋画意觉得特别好吃,一份就那么一小团,根本没吃够,又不好意思再去拿。

    “你在这等我,我去处理点事,等会就回去。”

    宋画意点头,正好她踩着高跟鞋也不想到处走。

    等他走了,宋画意就又去拿了几份点心。

    “配杯果汁更好吃。”

    话音落下的时候,一杯果汁落在了她手边。

    宋画意抬头,就看见来人是方才战瑾琛身边穿黑色礼裙的那个女人,应该是他的女伴或是妻子。

    宋画意更倾向于后者。

    女人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笑着问她:“你就是少胤的妻子吧?”

    宋画意打量着她,不清楚她的来意,没有贸然回答她的问题。

    女人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洛伊倩,瑾琛的妻子,按理来说,你该叫我一声嫂子的。”

    看着洛伊倩似乎没有恶意,宋画意这才开口问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洛伊倩晃了晃手里的杯子,仰头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说:“就只是想和你聊聊天,听说你是婚礼上临时冒出来的新娘,所以对你很感兴趣罢了。”

    宋画意微微皱起眉头,不明洛伊倩的意图。

    “他不爱你对吗?”

    洛伊倩问道。

    宋画意虽然很清楚战少胤不爱她,可是听见有人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心里头就很不舒服,微微皱起眉头,想回一句“关你屁事”,可是又怕失礼。

    没不等她回应,洛伊倩仰头将杯中剩下的酒液喝完,笑容有几分苦涩,淡淡说:“反正他不爱我,他们的婚姻都是一样的,只有利益,没有爱情。”

    宋画意这才明白,原来只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女人。

    “你还不知道吧?

    他们会选择结婚,是因为爷爷说过,只有结婚才有资格继承他的遗产,所以他们迫不及待的找个女人结婚,无论是谁。”

    宋画意在战少胤结婚当天,偷听的时候是有听到类似的言论,但她不知道是因为爷爷的遗产。

    她当时也没想那么多,脑子一热就站出去了。

    洛伊倩笑了笑对宋画意说:“也许爷爷一去世,继承人的位置尘埃落定,他们就会选择离婚,而我们不过只是一颗棋子。”

    宋画意愣了愣说:“那你为什么不让他爱上你呢?”

    洛伊倩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别天真了,他们这种人可以为了利益放弃爱情,爱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只是绊脚石。”

    宋画意觉得她太悲观了,却又觉得她所说的都在理。

    洛伊倩站起身,笑着奉劝宋画意说:“听姐姐一句劝,别爱上他,也别陷进去,到时候才能走得干脆利落。”

    宋画意愣愣的看着洛依倩踩着高跟鞋离开,不由又望了一眼正在和几个西装男谈论着什么的战少胤。

    走得干脆利落吗?

    可为什么非得选择走呢?

    爱情对他们来说或许可有可无,但锦上添花也未尝不可啊。

    她既然已经迈出了最艰难的一步了,她就想为自己心中所爱争取一把。

    不管他现在娶她是为了什么,利用也好,棋子也罢,她会努力让这段婚姻维持下去。

    不过爷爷去世之后,他真的会跟她提离婚吗?

    “叩叩——”指节敲击桌面的声音将宋画意的思绪拉了回来,抬头就看见战少胤轻声对她说:“回去了。”

    宋画意看了一眼面前还没吃完的点心,心情受了影响也没了胃口,提着裙摆从椅子上站起身,看了一眼他伸过来的手,她顿了顿才搀扶上去。

    “怎么了?

    心不在焉的。”

    她的心思挺好猜的,什么情绪都会写在脸上。

    平常的时候像个古灵精怪的小兔子,闷着走神发呆不说话就绝对有事。

    宋画意看着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不想让他知道,她是为了他的事而感到困扰,怕被他笑话。

    于是改口说:“有点累了。”

    “不是说平时玩成凌晨才回宿舍吗?”

    宋画意闷闷的说:“今天累了。”

    “是吗?

    原本还打算带你出去玩,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宋画意一听,顿时来了精气神,追问他:“去哪玩?”

    战少胤低头睨她一眼:“不累了?”

    宋画意嘟哝说:“刚才是太无聊了,有好玩的当然不累了。”

    战少胤笑了笑说:“门边等我,我去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