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8章身败名裂
    宋画意看着战少胤一本正经分析的模样,她还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他兜这么大个圈子就是在说她吃醋了。

    宋画意干脆就说:“我没吃醋,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婆,你要是跟你的小秘书暧昧不清让我宋画意的脸往哪放?

    我们宋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所以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不然我就把你那些破事抖出去!我顶多是戴个绿帽子,而你可能会身败名裂!”

    战少胤觉得她像个小气包的样子还有几分可爱,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让她有了这样的误会,但他还是解释说:“准确来说,这些秘书都是顾翡的秘书,我的直接助理只有顾翡一个人,平时有事公司的人都是直接找顾翡,顾翡能处理的就直接处理了,处理不了的才会由他汇报给我。”

    “那她为什么还来直接找你?”

    “或许是顾翡让她来的,顾翡比较器重她,她算是顾翡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在公司也有些年头了。”

    宋画意将信将疑的瞅了战少胤几眼,不过觉得他肯解释就不错了。

    况且现在一切都只是她的假想和猜测,人家尹从安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或许是她太紧张战少胤了才会这样。

    隔了大概十分钟,尹从安又来敲门了。

    这次宋画意只是瞄了一眼房门处,没有起身,等着战少胤去开的门。

    宋画意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却竖着耳朵听他们两个人的谈话。

    “战总,这事下午会议的资料,顾总让我给你送过来。”

    宋画意心里冷嘲一声,她还以为有多重要的事非得让战少胤亲自来和她谈,结果就是送给文件,刚才直接给她不是一样的吗?

    战少胤伸手接过文件夹,轻声对尹从安说:“以后这些事,让顾翡自己来。”

    尹从安愣了愣,随后点头:“是。”

    战少胤关上了房门,去他的房间里换上了正装,对着玄关处的全身镜一边整理领带一边对宋画意说:“下午我有会议,你就在酒店等我,晚上接你一起吃饭。”

    宋画意也没跟着去凑热闹了,毕竟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然周一恐怕叶雨岚要亲自来找她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接到了战少胤打来的电话:“受邀去参加一个舞会,等会有人给你送礼服过去,你换好衣服等我,我六点过去接你。”

    刚挂断电话没多久,酒店的工作人员就来敲门了,提给她一个大的纸袋。

    礼服是一条香槟色的法式宫廷裙,看裙子的工艺就知道价值不菲,无论是材质还是礼服的设计,美得恰到好处,也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般,刚好合身。

    战少胤亲自开车来接的她,每一次都会被她的装扮所惊艳,这种欧式的宫廷服饰也很适合她,但他从来都不会夸她好看,这一次也不例外,哪怕他开车的适合都忍不住瞄了她好几眼。

    他觉得这礼服哪都好,就是领口太低了,大方领遮不住她白皙的颈部和锁骨,以及那若隐若现的事业线……准备下车的时候,战少胤说:“把头发放下来吧。”

    宋画意不解:“为什么啊?

    不好看吗?”

    战少胤一时间想不到别的理由,便顺势点头:“嗯。”

    宋画意立马照了照镜子,随即突然反应过来一般,瞪了他一眼:“不好看就不好看,我又不是给你看的。”

    她以为战少胤就是故意挑她的刺,有点生气的推门下了车。

    战少胤望着她因为盘发露出来的一半后背,紧锁着眉头拔下车钥匙,跟着下了车。

    欧式贵族舞会比想象中还要隆重,看着一个肤白貌美的法国小姐姐,宋画意作为一个女人都忍不住看直了眼。

    突然一个穿着墨绿色礼裙的金发女人朝着战少胤走了过来,用流利的法语和战少胤说了句话。

    战少胤装作听不懂,问宋画意:“她说什么?”

    宋画意还在记仇他刚刚下车的时候说她不好看,于是说:“她说你长得好丑。”

    “看来你说你会法语是骗人的。”

    说完,战少胤就微笑着用法语回到了金发女人的问题。

    刚才金发女人问他,身边的女孩是不是他妻子。

    听见战少胤肯定的回答之后,金发女人大方的夸赞了宋画意一番。

    “胤爷,战瑾琛也在这。”

    顾翡走到战少胤身边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战少胤就皱起了眉头,顾翡凑到战少胤耳边说:“似乎也是冲法国KC的合作来的。”

    战少胤脸色更沉了,低头对宋画意说:“你在这呆着哪也别去,我一会过来找你。”

    宋画意看着战少胤严肃的模样,点了点头,看着他和顾翡朝着内厅走去。

    在这异国他乡也不会碰见什么熟人,宋画意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

    屁股还没坐热,尹从安就朝着她走了过来。

    尹从安不再是那副职业装的打扮,也摘下了眼镜,穿着一袭酒红色的大摆裙,一头栗色卷发精致的盘在脑后,模样有几分不同于西方女人的性感,宋画意差点都没认出来。

    宋画意率先打了招呼:“尹秘书啊?

    我老公不在这,你又找他什么事啊?”

    尹从安笑了笑说:“我真羡慕你。”

    宋画意愣住,笑容也一并僵住。

    尹从安笑起来的模样和她的声音一样温柔:“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听别人说我爸爸是杀人犯,但是我都没有见过他,所以我从小就背着‘杀人犯的女儿’这个罪名长大的。”

    宋画意一头雾水的听着,不解尹从安为何突然跟她说这些。

    不过光是听她的遭遇,宋画意心里开始有点同情她了。

    “顾翡跟我是一个孤儿院的,一直很照顾我,也愿意花时间栽培我,送我去了最好的大学念书。”

    “在大学里,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他只是来我们学校开过几次讲座,我每次都会去听,但我从来不敢告诉他我喜欢他。”

    宋画意越听越不对劲了。

    尹从安笑着,语气听上去有几分惋惜和遗憾:“因为他家的条件很好,不是我这种女人可以高攀的,见到你之后我就在想,如果我也和你一样,出生在像宋家那么背景雄厚的家庭里,我和他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听到这里,宋画意就没跟她拐弯抹角的了,直接问:“那个男人是战少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