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47章 我喜欢吃嫩草
    宋画意回想起洛伊倩说,战少胤为了维持利益关系才对她好,可是他也没对她好啊。

    虽然她和战少胤的关系还不像洛伊倩和战瑾琛那样水深火热,却也没好到哪去。

    他的嘴像是吃了砒霜一样,就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

    宋画意正看着战少胤的时候,突然战少胤也抬头看向了她,随后朝着她招了招手。

    刚才还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的宋画意,看见他这一招手,立马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眼看都要到了,脚下高跟鞋崴了一下,幸好离她三哥很近了,他反应迅速的伸手扶了她一把。

    宋景华低头看了看她的脚:“没事吧?”

    宋画意摇摇头。

    “还是那么莽莽撞撞的,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宋画意想起战少胤也总拿她当小孩子,于是不服气地说:“我早就长大了,只是你们还总拿我当小孩。”

    战少胤:“真正长大的人不会说你这样的话。”

    旁边一位男子就笑说:“三少还真是好福气,娶了如此乖巧的宋家小姐。”

    宋景华立马谦虚地说:“是我妹妹福气好才对。”

    宋画意不服气:“明明是他福气好,老牛还能吃嫩草。”

    一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只有战少胤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

    宋景华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只好板着脸训宋画意:“别乱说话。”

    时间到了正午,待在露台就感觉阳光有些火辣了。

    正好也到了午饭的时间,人们陆陆续续回到了二楼的餐厅。

    宋画意坐在战少胤身旁,从她那句“老牛吃嫩草”之后,他的脸色就没好看过。

    原本想要坐过来和战少胤套套近乎的人,看见战少胤黑着个脸都没敢过来打扰。

    宋画意也不想把这炸弹给点着了,默默的剥了一只虾放到他碗里:“你尝尝,味道很鲜。”

    战少胤用筷子夹起她剥好的虾,神色嫌弃的放在桌子上,冷声说:“我不喜欢吃虾,我喜欢吃嫩草。”

    宋画意努努嘴,伸过筷子将他丢在桌子上的虾肉夹起来塞进了自己嘴里,一边吃一边嘟哝:“真小气。”

    说着,宋画意伸出筷子又准备去夹虾,战少胤用筷子夹住她的筷子,斜睨着她说:“海鲜过敏还吃,我可没给你带药。”

    宋画意躲开他的筷子继续夹,“我三哥有。”

    战少胤皱起眉头神色不悦,此时背后响起了孟倩纭轻柔的声音:“胤,非常感谢你们百忙之中还能抽空来参加我的婚礼。”

    钱邱承举起手里的酒杯:“我和纭纭敬你们一杯。”

    战少胤拿起了手边的酒杯:“我老婆不会喝酒,我替她喝。”

    孟倩纭笑着说:“胤,你还真是把小意护得紧,小意又不是孩子了。”

    宋画意听不得孟倩纭阴阳怪气的,大大方方的站起身,拿起酒瓶往旁边的空酒杯里倒了小半杯酒,“祝二位新婚快乐。”

    说完仰头饮尽杯中酒。

    战少胤微微皱眉,这才缓缓将自己的酒杯递到唇边。

    钱邱承笑着说:“这小姑娘真有意思。”

    孟倩纭附和说:“没点意思胤也不会娶她。”

    宋画意笑眯眯的挽着战少胤的手,说:“那是自然,可不是什么野花杂草就能入得了我们家三少的眼。”

    孟倩纭想挑事,宋画意倒想看看谁先气死谁!    反正现在结婚证上的人是她宋画意,孟倩纭再怎么跳也不能把自己的名字给跳上去。

    战少胤知道两个女人有过节,只能招呼自己家的那位,就对宋画意说:“行了,坐下赶紧吃饭,给你杆子就往上爬。”

    孟倩纭笑说:“邱承,酒也敬完了,不如我们就坐这和小意他们一块吃吧。”

    钱邱承微笑点头,“好,正好一起聊聊天。”

    说完,钱邱承对着路过的服务员招手说:“麻烦添两副餐具。”

    宋画意不知道孟倩纭又想耍什么把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胤,咱们好像很久没像这样在一张桌子吃饭了,好像回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在食堂吃饭的感觉。”

    战少胤浅笑着回答说:“太久了,不太记得了。”

    钱邱承完全没听出任何端倪,还接着这个话题问:“你们应该不是一届的吧?”

    “胤大我两届,在学校的时候他们这些做哥哥的都还挺照顾我的。”

    “那我可得好好谢谢三少了。”

    战少胤瞄了一眼宋画意,害怕这个小醋包又开始喝闷醋了,默了默说:“其实我和孟小姐接触不多。”

    孟倩纭淡笑说:“异国他乡遇到家乡的人,难免觉得亲切,所以生活上相互照顾就没怎么放在心上,而且胤上学的时候很用功,平时朋友约他出来玩都难。”

    宋画意不知道这话是不是说给她听的,但她可不会在这个时候跟战少胤闹脾气,她可不想成为战少胤心目中那个无理取闹的女人。

    只是挂着笑容静静的听着,伸手拿起了一只虾,又剥了起来。

    把剥出来的虾肉蘸了蘸秘制的酱汁,放进了嘴里。

    孟倩纭就说:“今天的对虾感觉挺肥嫩的,味道应该不错。”

    钱邱承宠溺的笑了笑:“我帮你剥。”

    正在剥下一只虾的宋画意手上的动作立马僵了僵,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战少胤。

    随即就听见孟倩纭说:“虾头的刺特别容易扎到手,小意的手那么嫩,胤你也不怕她被扎到啊?”

    战少胤张嘴正想说什么,宋画意就两三下剥好了手里的虾肉,沾了酱递到战少胤嘴边,像喂小孩子一样,自己张了张嘴引导战少胤:“啊——”    战少胤不懂女人之间的战争和输赢,但他知道这个时候不吃就是不给宋画意面子,不给她面子她肯定就会生气,她一生气他就头疼拿她没辙。

    所以他选择吃虾,张一张嘴就能解决的事,他可不想再回去拧罐头。

    看见战少胤张嘴了,宋画意心里也松了口气。

    弯着眸子笑对着孟倩纭说:“他手笨我嫌他剥得慢,我剥虾的速度一般人可比不过,而且女人哪有那么娇贵,吃个东西都得靠男人,那没了男人我还不活了啊?”

    孟倩纭也笑容不改的说:“小意妹妹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有时候男人爱不爱你,就表现在这些小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