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50章 天作之合
    晚餐时间,二楼餐厅的弧形舞台上摆放着一架钢琴。

    宋画意拿着话筒走上去,丝毫不怯场,对着话筒说:“大家晚上好,今天是孟小姐和钱先生大喜之日,我和我先生准备了一首歌,祝福二位爱情美满,长长久久。”

    说完,宋画意对着台下的战少胤使了个眼神,战少胤站起身扯了扯西装衣摆,迈着颀长的腿走上台。

    在漆黑色的钢琴凳上落座,修长的手指落在黑白琴键上,和宋画意目光交接了之后,手指落下,琴音响起……    原本叽叽喳喳的餐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战少胤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琴键上跳动,琴音悠扬的传遍厅堂的每个角落。

    这并不是宋画意第一次听他弹琴,她和他的相遇,其实就有点像此刻的画面。

    只是他在台上,她在台下而已。

    爱慕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这首歌的名字是《给你给我》,她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想着一定要在自己结婚的那天播放。

    所以此刻也不仅仅是献给新婚的孟倩纭,也算是她献给战少胤的吧。

    前奏结束,宋画意拿起话筒,声音轻柔婉转,开口就会让闻者惊艳:“给你我平平淡淡的等待和守候~给你我轰轰烈烈的渴望和温柔……”    温柔轻缓的音乐声中,听闻的人都情不自禁愉悦的勾起了嘴角,点头称赞。

    看着台上二人默契的弹唱表演,不得不称赞简直是天作之合。

    在大家都沉浸在音乐声中,对战少胤和宋画意赞不绝口的时候,尹从安默默的离开了餐厅。

    孟倩纭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钱邱承轻轻拍着手,侧头对孟倩纭说:“他们还真是有心了,这歌很好听,也很适合今天这样的场合。”

    孟倩纭敷衍地点头笑了笑,显然,她更希望此刻站在台上和战少胤合作的人是她自己。

    “……给你我微不足道~所有的所有~”    一曲落幕,宋画意放下话筒,看着战少胤,战少胤抬头和她对视了一下,    琴音伴随着他手起而止,他站起身走到宋画意身边,宋画意拿着话筒,看着台下的孟倩纭,笑说:“希望孟小姐和钱先生喜欢,祝福二位。”

    钱邱承笑着,抬起手鼓掌,他一领掌,厅内的人都跟着鼓起掌来。

    战少胤牵着宋画意的手,小心的搀着她在掌声中走下舞台。

    宋画意觉得自己今天发挥得不错,不管是台上还是台下。

    如果今天站在台上唱这首歌的人是孟倩纭,宋画意还真不知道这些歌词孟倩纭到底是唱给战少胤听的还是唱给钱邱承听的。

    下台又是一阵客套的话,宋画意交给了战少胤去应付,她就跑去找她的姐妹了。

    “可以啊小意,K歌房没白去啊。”

    蔚相慕搂着宋画意的肩膀说。

    宋画意又顺着杆子往上爬了:“那是,K歌小天后可不是浪得虚名!”

    黎花瞅了瞅她,又瞅了瞅孟倩纭,疑惑说:“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和孟倩纭有点怪怪的呢?”

    熊羽:“哪里怪了?

    我觉得小意快把女神也发展成我们的闺蜜了,那到时候我是不是就可以轻轻松松拿到她的签名了?”

    黎花白她一眼,说:“你们没感觉吗?

    我觉得小意在跟孟倩纭较劲似的。”

    宋画意一直就觉得,黎花的直觉是真的准,她对着黎花竖起了大拇指,赞同了黎花的说话。

    蔚相慕就急忙追问:“有故事啊?

    说来听听。”

    “边吃边聊。”

    黎花提议说:“楼上露台不是有个泳池吗?

    我们拿点点心去上面坐着吃,吹吹风透透气。”

    楼上的露台也有不少人,但是比起楼下餐厅就算是冷清了。

    而且旁边还有一个自助的烧烤间,吹着海风吃着烧烤聊着天,简直惬意。

    只是宋画意发现,尹从安也在这。

    她独自一个人最边角的桌子上,低头看着手机。

    关于孟倩纭的和战少胤的事,宋画意将她目前所知的告诉了姐妹们。

    前一秒还“女神女神”的熊羽,这一秒义愤填膺地说:“这也太不要脸了,知道人家结婚了还纠缠不休,而且今天还是她的婚礼,她居然还想着重温旧梦?”

    蔚相慕:“也不怪她,战少胤这样的绝世男人,换做是我我也惦记。”

    黎花坏坏一笑:“我也是。”

    熊羽:“那我就没搞懂,她喜欢三少的话,为什么又跟钱家少爷结婚呢?

    不会只是找个备胎这么简单吧?”

    这个问题,宋画意心里也没有答案。

    有了钱家做靠山,她不知道孟倩纭还会玩出什么花招。

    聊着聊着,宋画意突然看到一个面孔生疏的男人走到尹从安对面的位置坐下。

    看尹从安不太诧异的目光,似乎不是普通的搭讪,两个人好像认识。

    蔚相慕就是个百事通,宋画意问她:“那个男人是谁?”

    蔚相慕看了一眼,眼神和语气里都是鄙夷和嫌弃:“他啊?

    严怀井,锦绣珠宝的,祖上传下来的招牌了,以前在这个行业可是数一数二的,现在招牌都给这个败家子砸了,锦绣的名声没以前好了,说起来还是你们三少的竞争对手。”

    “竞争对手?”

    宋画意细细的品着蔚相慕的话。

    既然是竞争对手的话,尹从安作为星域的人,为什么跟锦绣珠宝的人走得那么近?

    莫非也在背地里搞什么幺蛾子?

    正想着,宋画意发现严怀井和尹从安朝着她这边看了一眼。

    随后就见严怀井站起身,从另一边的通道下楼离开。

    尹从安还看着她,宋画意吃完了手上那一根烤串,端起冰镇果汁喝了一口,用纸巾擦了擦嘴,朝着尹从安的方向走去。

    落座在她对面的位置,笑了笑说:“没想到尹姐姐还能在这船上来段难忘的邂逅啊。”

    尹从安轻笑着说:“邂逅的又不是你老公。”

    宋画意就把刚才从蔚相慕那儿挖来的信息现炒现卖,说:“没认错的话,刚才那位是锦绣珠宝的严大少爷吧?

    我作为一个行外人都知道星域和锦绣是死对头,尹姐姐你是星域的一把手,不会不知道这些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