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51章 谁更重要
    尹从安笑容里有几分讥讽:“莫非战夫人觉得我不配认识严家大少爷这样的人物?”

    “不,尹姐姐你是聪明人,你应该很明白我的意思,你的私人感情我不会插手,不过你如果想联合外人来损害星域的利益,我就不能视而不见。”

    尹从安敛下眸子笑了笑,端起手边的香槟喝了一口:“说句不好听的,我跟了战总六年了,而你和他结婚不过一个月时间,所以你还没资格怀疑我会对公司不利。”

    宋画意也不愠不怒浅笑说:“俗话说日久才能见人心,并不是跟着的日子长就代表心一定忠,处心积虑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也不是不可能的,尹姐姐您觉得呢?”

    尹从安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宋画意身旁,低首启唇说:“我有时候是又羡慕你又可怜你,羡慕你拥有这么庞大的家庭背景嫁给了战少胤,却又可怜你因为这样庞大的背景而被人利用,更可怜的是……你还不自知,天真的以为这一切是爱情,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说的就是你吧。”

    宋画意跟着起身,微微抬首看着尹从安:“我也挺可怜你的,只能编一些不切实际的谎言来自欺欺人。”

    “是吗?

    那我们打个赌如何?”

    宋画意不解蹙眉。

    尹从安说:“玩个游戏,你说他爱你,那我们就看看到底谁在他的心里更重要。”

    只见尹从安的视线往宋画意身后的某个方向看了一眼,确认了时机,不等宋画意反应,她就伸手将宋画意朝着泳池里推去。

    等宋画意反应过来的时候,高跟鞋的鞋跟已经踩空,身子失去重心朝着泳池里倒去。

    宋画意恐慌的瞪大了眸子,急忙伸手想抓住什么,岸边却什么也没有。

    好像是捞到了尹从安的胳膊,不过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她感觉自己手上都没使劲,尹从安却也跟着栽进了水池。

    宋画意能感觉得到,尹从安是自己跟着跳进来的。

    她此刻无法去思考尹从安为何要这么做,她怕水,很怕……    可以说是心理上的恐惧。

    不会游泳的她在泳池里扑腾,想要呼救都开不了口。

    而此时,战少胤和宋景华正朝着这边走来。

    尹从安方才就已经看到了,所以才掐准时机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落水的声音挺大的,不管是岸边的人还是泳池里的人都注意到了。

    黎花发现之后惊呼了一声:“小意落水了!”

    宋景华知道宋画意怕水,而战少胤只是单纯的担心,两个人加快脚步,几乎是同时到了岸边。

    尹从安是会游泳的,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身子接近岸边。

    而宋画意被推下去的就离岸边较远,加上毫无章法的瞎扑腾,身子离岸边越来越远。

    宋景华和战少胤几乎是同时跳入了水中。

    战少胤此刻眼中只有宋画意,只是当他刚跳入睡下准备游向宋画意的时候,尹从安伸手缠住了他。

    战少胤皱了皱眉,顺手拖举了尹从安一把,担忧的视线一直落在宋画意那边,    而此时,宋景华已经将宋画意抱出了水面。

    “咳咳——”    宋画意紧紧勾着宋景华的脖子,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整个人都在发抖。

    还在滴着水的头发挡在眼前,模糊的视线中,看着战少胤将尹从安推上了岸。

    那一刻,心痛大于了恐惧……    闭上眼睛的瞬间,划过眼角的不知道是水还是泪……    战少胤急忙爬上岸,帮着宋景华将宋画意抱了上来。

    看着她闭眸不语,他心里慌乱了,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宋画意!醒醒!”

    宋景华爬上岸,伸手接过黎花递过来的浴巾,先裹在了宋画意身上,轻声说:“没事,应该只是呛了点水,带她回房间把衣服换了吧。”

    战少胤抱着宋画意正准备起身的时候,宋画意却伸手推开了他,声音低哑着有几分虚弱地说:“我自己能走。”

    黎花过去搀扶着宋画意,陪着她回了房间。

    尹从安坐在地上,看着战少胤丝毫没有顾及的离开了,似乎都已经把她也落水的事遗忘了。

    夜风吹着湿透的身子有些冷,连同这心也变得冷冰冰的。

    突然身后披过来一件温暖的外套,尹从安惊愕地扭头。

    严怀井轻笑着对她说:“风大,别着凉了,去换身衣服吧。”

    ……    房间里,战少胤打开浴室的门,将宋画意轻轻推了进去,声色轻浅低沉:“你先去洗。”

    宋画意从回来的路上就一直没说话,战少胤以为她是被吓到了还没缓过神来。

    放了一浴缸温暖的水,抱着自己的双膝蜷在浴缸中。

    脑子里不停浮现出来的,都是战少胤将尹从安救出泳池的画面。

    人在面对危机的时候,脑子里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思考的,所以他做出的决定,也就反应出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无疑,这场赌博,她输得很彻底。

    战少胤拿着衣服去了同一层楼的浴区,只是简单淋浴了一下,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几分钟的时间就回到了房间了。

    看了一眼浴室紧闭的门,暖黄色的灯光从磨砂玻璃中透出来。

    站在门口听了一会,里面安安静静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战少胤抬起手准备敲门询问,只是手还没落下,屋外却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他抬脚走过去,伸手拉开房门。

    门外宋景华笑了笑说:“小意她没事吧?”

    “还在洗澡。”

    “我去楼下端了点姜汤上来,你和她都喝一点吧,别感冒了。”

    战少胤点了点头,伸手将宋景华手里的杯子接过来:“进来坐坐吧。”

    宋景华微笑颔首,走进房间里坐在沙发上,浅笑轻声说:“小意五、六岁的时候淹过一次水,还好爷爷及时发现把她捞了上来,那之后就接着做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噩梦,所以这孩子一直都克服不了内心的恐惧,别说学游泳了,连水都不敢下。”

    战少胤有点后怕的说:“幸好今天还算及时赶到了。”

    宋景华垂眸微锁着眉,默了默说:“但你有没有觉得太凑巧了?

    而且那个时候泳池边的人也不多,怎么会意外掉进水里呢?

    等会小意出来问问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