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52章 动她等于动我
    战少胤赞同地点点头说:“我已经叫顾翡去查了。”

    “咔嗒——”    浴室门打开,宋画意穿着睡衣从里面走出来,看了一眼坐在屋外的战少胤,又看了看宋景华,声音闷闷地叫了一声:“三哥。”

    宋景华点点头,起身看着她问:“没什么事吧?”

    宋画意摇了摇头,拾起床上的干浴巾擦着自己的头发。

    战少胤就把那杯姜汤递了过:“把这个喝了,你三哥特意给你带来的。”

    宋画意看这他手里的杯子,如果没有那句“三哥带来的”,她可能不会伸手去接战少胤手里的玻璃杯。

    “那我就不打扰了,小意就交给你照顾了。”

    “嗯,放心吧。”

    目送宋景华离开后,宋画意就放下了手里只喝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姜汤。

    战少胤看了一眼,不由说她:“再多喝两口,预防感冒的。”

    宋画意像是没有听见,一声不吭的坐在床边用浴巾擦拭自己的头发。

    战少胤站在旁边,盯着她看了几眼,这才感觉她这会异常的情绪似乎并不是因为落水而造成的恐慌带来的。

    于是侧身在她旁边坐下,问她:“怎么了?”

    她闷声闷气回答:“没怎么。”

    “但你不对劲。”

    宋画意没吭声。

    战少胤又问:“你怎么会和她一起掉水里?

    你们在打架?”

    “你去问她啊,问我干嘛?”

    她气鼓鼓地说。

    这也让战少胤更加确定,她和尹从安肯定发生了点什么,落水的事,定然不是意外。

    “嗡嗡——”    战少胤摸出裤兜里的手机,看见是顾翡打来的,接起电话没有出声,只听见顾翡那头说:“胤爷,它还真巧了,安保队那边说那层楼的监控前几天坏了,还没来得及更换。”

    战少胤冷眸微眯,默了默才“嗯”了一声。

    越是巧合的事,就越不简单。

    战少胤收起手机,侧头看着宋画意,语气带着一丝丝诱哄的意思说:“你跟我说说当时发生了什么。”

    宋画意埋着头装没听见。

    她觉得当时发生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她在意的只是结果。

    在意的是,在她和尹从安之间,他选择了尹从安。

    等了几秒见她不愿开口,战少胤拧起眉,伸手捏住宋画意的脸,迫使她直面着他:“有事你就说,是意外还是她故意推你下去的?”

    不知道是他捏她的力道让她感觉到了疼痛,还是看到他的时候心里又涌起了委屈,四目相对了两秒之后,她就的眼泪就唰唰地从眼眶里汹涌而出。

    战少胤怔了一下,眉拧得更紧了。

    松开手用带着薄茧的指腹帮她拭去两颊的泪。

    宋画意别过头,长发垂下挡着她的脸,咬着唇瘪着嘴克制着自己的哭声。

    战少胤也算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然而此刻面对一个泪流满面的小女孩却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

    懵了一下,才起身从一旁的桌子上拿来纸巾盒,抽出纸巾塞到宋画意的手里,然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去哄她。

    这样有些许笨拙的模样,还从来没有在战少胤身上出现过。

    平时她都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这还是头一次见她哭,还哭得这么伤心。

    让他的心也跟着紧紧的揪了起来。

    宋画意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深吸口气,吸了吸快要流出来的鼻涕,慢慢止住了眼泪。

    见她情绪平复一下了,战少胤才问她:“跟我说说,怎么就委屈成这样了?”

    宋画意没有作答,站起身把自己关进了厕所。

    战少胤:“……”    看着厕所紧闭的门,他沉了口气。

    随后在心里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反思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让她这么难过。

    可思来想去也没有答案。

    不管是意外还是有人蓄意为之,这都和他没有关系啊,可她这气明显是冲他来的。

    怎么就不能好好的跟他把一切说明呢?

    没接触过多少女孩的战少胤,实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好去找来了宋画意的姐妹来,帮忙劝劝她。

    战少胤又独自去了楼下,敲响了靠右侧的一扇房门。

    开门后,尹从安穿着白色的浴袍站在门边,抬头看了战少胤一眼,眼神中有一丝惊喜,没想到他会过来。

    尹从安怔了两秒,才微微侧开身子,轻声说:“战总,有什么事吗?

    ……进屋坐吧。”

    “不用,就问几句话。”

    尹从安眼眸颤了颤,抿了抿唇,心中已经有预感,他问的话和刚才的事有关。

    “我不是来追究谁的责任的。”

    战少胤顿了顿,转而说,“你在我身边几年了?”

    “……六年。”

    “嗯,时间不短了,我自认为我对你和顾翡都算是器重,对你们也做到了仁义,所以我也不愿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今天这个事,我就当只是个意外,若你没恶意自然是好,但你如果有其他杂想,我希望从此刻收起那些念头。”

    尹从安低头抿唇不语。

    “不管如何,她是我的妻子,任何情况我都会把她放在第一位,动她就等于动我,所以若是再有下次,我不会念及这六年的情份,到时候别说我没事先提醒。”

    尹从安深吸口气,低着头说了声:“……对不起。”

    战少胤转身走开,尹从安站在门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中的不甘和憋屈一点一点放大。

    但她知道战少胤向来说到做到,她不敢去挑战他的底线。

    尹从安准备关上房门的时候,一直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拦在了缝隙中。

    孟倩纭钻进房间,反手关上房门之后,看着尹从安,嘴角擒着一丝笑意,说:“监控视频我帮你处理好了,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以后别再干这种蠢事。”

    尹从安微微皱眉,不解问:“为什么帮我?”

    孟倩纭的笑容里,带着了一丝人前不曾展露的凶狠和恶毒:“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先好好呆在胤身边,以后会有帮得上忙的地方。”

    “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孟倩纭抬手戳了戳尹从安心脏的位置:“凭你这里对宋画意的厌恶,你难道不想看到她成为被人唾弃的下堂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