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53章 床头吵架床尾和
    尹从安皱起眉头,默了默问孟倩纭:“你有什么计划?”

    “你暂时安安分分留在胤的身边继续做好你的工作,有事情安排给你的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说着,孟倩纭放了一张粉白色的名片在玄关处的柜子上,随后便推门离开。

    ……    战少胤回到楼上的时候,就看见黎花她们都站在房门外面。

    他走过去询问:“怎么样了?”

    姐妹三人相视一眼,黎花才开口说:“小意说她想一个人待一会,所以我们就出来了。”

    战少胤沉了口气,若有所思的敛眸之后,问她们:“你们有看到她是怎么掉到泳池里的吗?”

    三人都摇了摇头,蔚相慕说:“我们只看到她过去找那个女的了,后来大熊去拿烤串了,我和黎花在聊天,没注意那边,听见落水声才发现的。”

    “那行,麻烦你们了,你们去休息吧,我进去看看她。”

    黎花点点头说:“小意就是孩子脾气,不记仇的,你先说点好听的话哄哄她,等她心情好些了再说。”

    “嗯,我进去看看。”

    战少胤看似平静,其实心里一点谱都没有,宋画意听得进去他的话还好说,客人家现在直接不理他,这让他感到有点无可奈何。

    推门进去,屋内一片寂静。

    仔细听才能听到很小很轻的抽泣声。

    她裹着被子蜷在沙发上,整个人都闷在被子里,只露出几缕黑色的发丝蜿蜒在白色的枕头上。

    战少胤伸手将被子往里面推了推,腾出一小块沙发坐了上去。

    扒拉开被子,她哭得通红的双眼看了他一眼,急忙又拽高被子缩了缩脑袋,再次藏了进去。

    “你只是哭又不跟我说话,我怎么知道你到底遇到什么问题了?

    你好好跟我把问题说清楚了,我才好帮你解决啊。”

    战少胤声色温柔,很有耐心的哄着她,像是诱导小孩子一样试图跟她把道理讲清楚。

    被子里的宋画意终于传来了声音,只不过说的却是:“你不要跟我说话。”

    战少胤:“……”    在哄女孩这一块经验缺失的战少胤,不知道他此刻到底该不该继续和她说话。

    继续说呢,又怕她烦;不说呢,又觉得把她晾在这心里不踏实。

    “被这风吹散的人说他爱得不深,被这雨淋湿的人说他不会冷~”    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战少胤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拿起茶几上的手机递给她说:“你的电话,秋月打来的。”

    宋画意这才钻出被子,伸手抓走他递过来的手机,又背对着他缩在沙发里。

    接完电话之后,看见她在被子上擦了擦眼泪,从沙发上爬起身子,坐到书桌旁打开了电脑。

    她的身子还因为哭泣过的原因,时不时的微微抽动一下,看上去觉得有点滑稽又有点让人心疼。

    见宋画意开始她的工作了,战少胤就没再打扰。

    也希望她能借机平复一下情绪。

    “我去楼下找顾翡谈点事。”

    宋画意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般,对着电脑,一点反应都没有。

    战少胤走到门边,换好鞋子后又问她:“有没有是想吃的?

    我给你带上来。”

    宋画意依旧只用后脑勺对着他。

    战少胤碰了一鼻子灰之后,不放心地看了她两眼,才关上房门离开。

    宋画意听见房门关上后,原本已经止住的眼泪,又忍不住掉了出来。

    一边哭一边画,明明画的是很甜蜜的剧情,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其实她自己也觉得现在这样很难堪,可是她都不敢跟战少胤说,她是气他在泳池的时候先救了尹从安。

    别人听上去可能会觉得她这样好小肚鸡肠,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小气,可是对于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就是大度不起来。

    尤其那还是尹从安设的赌局,输了就让宋画意觉得又委屈又不甘。

    好歹她是他的老婆,在那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他却没把她放在第一位。

    这个仇她肯定要记一辈子。

    游轮三楼,战少胤在音乐酒吧里找到正在泡妞的顾翡。

    看见战少胤来了,左拥右抱的顾翡立马收敛起来,起身看着战少胤笑嘻嘻地问:“胤爷?

    怎么就你一个人?

    嫂子呢?”

    战少胤用下巴指了指一旁相对冷清的吧台,顾翡跟着走过来,见战少胤叫了杯酒,再结合他眸中一眼可见的愁,小心地试探着问:“……跟嫂子吵架了啊?

    不应该啊,晚饭的时候你们不是还一起表演了吗?”

    战少胤抿了抿杯中的酒,微微锁眉问顾翡:“女人的情绪是不是都特别容易波动?”

    “那……也不一定,得看是什么样的女人。”

    顾翡瞅了瞅战少胤,“真和嫂子闹矛盾了?”

    战少胤很是疑惑的样子:“我到现在都没明白她为什么生我的气。”

    顾翡嘿嘿一笑,“女孩生气的时候,你没必要搞懂她为什么生气,只管哄就行了,哄得她心情好了,一切就好办了。”

    战少胤若有所思地沉默两秒,觉得这话有几分道理,可问题是:“怎么哄?”

    这个顾翡在行,坐在战少胤旁边的高脚椅上,问调酒师要了一杯鸡尾酒后,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哄女人可是有学文的,首先你的了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对症下药用什么方式去哄。”

    战少胤单手摩擦着酒杯的杯壁,脑中不由开始想,宋画意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最好哄的就是物质的女人,给她买点包包首饰,说两句甜言蜜语,保准什么事都没有。”

    说完顾翡又嘿嘿一笑:“当然嫂子显然不是物质的女人。”

    “还有就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女生,这一类女生呢,一般比较好骗,哄这种女孩的句式一般就是‘我保证以后怎么怎么样’,她就会深信不疑,并且会原谅你,不过次数多了就不起作用了。”

    战少胤摇摇头,显然不赞同顾翡这样的做法:“我不想骗她。”

    “其实胤爷,还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

    “嗯?”

    顾翡凑近一些,有几分猥琐的笑着对战少胤说:“俗话说夫妻没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尾和,没有什么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事。

    如果有……”    顾翡还没说话,战少胤就站起身,丢下一句“你结账”便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