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59章 自己造的孽自己受
    宋画意刷新评论区的时候就发现,刚才她回复的那条打赏留言,底下的评论数有“1”变成了“2”。

    手指立即点开,就看见土豪在她的评论下回复说:前天晚上的打赏为什么没回复我?

    宋画意头顶冒出几个问号。

    这语气夹杂着三分不满六分质问,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霸道总裁调调……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宋画意看了看那堵隔着她和战少胤的墙,随即就告诉自己,肯定是她理解错了,怎么可能是他?

    这个句子只是打出来的一串字而已,说不定人家就只是好奇随便问了一句。

    宋画意便接着在下面回复:对不起宝宝,我前天生病啦,所以没能及时回复,抱歉啦~    后面还加了一个卖萌的表情。

    战少胤看着她回复过来的话,皱起眉头盯着“宝宝”两个字。

    一想到她当面喊他“小可爱”或是“宝宝,他就觉得瘆得慌。

    她对她的读者都是这个称呼么?

    不过幸好,看她这漫画的人基本都是小女生。

    小铃铛上面出现了“+3”的图标。

    战少胤立马又点开。

    却失落的发现不是她回复的。

    隔壁房间的宋画意也同样,看见突然增加了那么多条回复,好奇的点开之后,却发现是……    读者A:捕捉作者大大!    读者B:妈呀,又是这个土豪!!!    读者C:大大注意身体啊~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又增加了好几条新的回复,回复的内容大致和上面几条的意思差不多。

    宋画意看那个土豪没再回复了,绘看群里面也没有新人添加进群的消息。

    真是个奇怪的人。

    隔天。

    战少胤担任着司机的角色把她送到了学校后,自己才驱车去往公司。

    早会迟到了十分钟,大家都已经坐在会议室等他了。

    走进会议室一眼就看见顾翡旁边的座位空着,一般来说,那个位置是尹从安坐的。

    战少胤没问什么,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淡淡宣布会议开始。

    散会后,战少胤整理着手里文件的同时,随口问顾翡说:“尹秘书今天怎么没来上班?”

    顾翡回答说:“老毛病,体质差,稍微变天就容易感冒,这会估计还在医院打点滴,大概下午才来。”

    战少胤拿着整理好的资料从椅子上站起身,说:“让她好好在家休息吧,下午不用来了。”

    “好,我等会打电话问问她。”

    ……    宋画意上午就一节课,上完课老妈就让五哥来接她,去了医院。

    说让五哥带她再去好好检查一下脑子,顺便做个全身检查。

    自己造的孽自己受。

    宋景月是儿科医生,不负责脑子这一块。

    只是把宋画意带到医院之后,将她交给了他专门负责这一块的医生朋友。

    医生先是问了宋画意一些问题,然后又是验血又是拍片的。

    宋景月把宋画意交代给朋友之后,就去自己的科室忙了。

    宋画意等检查结果的时候闲的无聊,准备去楼上看看她五哥。

    她对这家医院可以说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路,自从五哥来这上班之后,只要她一感冒生病,老妈就非得带她来医院逛一趟。

    路过输液区的时候,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定睛看过去,立马就吸引了宋画意的注意力。

    人影是尹从安,而坐在她旁边陪着她聊天的人是严怀井。

    这两个人还真勾搭上了?

    她想过去偷听一下两个人在说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但是又害怕被他们发现。

    只是走近了几步,远远的观察了一下两个人的神情。

    尹从安手上插着输液管,也许是生病的缘故,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

    模样虽然惹人心疼,但想起她做的那些个事,宋画意就在心里暗暗骂她活该。

    她烧成四十度,差点烧成傻子了,尹从安不病一下她心里都不平衡。

    严怀井一直眼含笑意的看着尹从安,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

    而尹从安一直微微低着头没去看严怀井,像是有点回避严怀井。

    宋画意不知道他们两个发展到那一步了,但感觉这两个人在一起干不出什么好事。

    输液瓶里的水快没了,严怀井起身帮尹从安叫护士,宋画意就急忙转身离开了。

    尹从安看着严怀井走开的背影,眼底的冰冷好像融化了一些。

    她知道严怀井接近她,也许并不是真的喜欢她,而只是想从她这里得到关于战少胤的事。

    但以往生病的时候,基本都是她孤零零的坐在医院,如今有个人在身边陪着,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

    没过多久,宋画意的检查结果过来了。

    医生给出的结论是:“除了有点贫血之外,其他都很正常。”

    至于她为什么失忆忘记了战少胤,成了未解之谜。

    叶祖惠打电话给战少胤说了宋画意的检查结果,商量着想点什么法子刺激刺激宋画意,说不定能想起什么来。

    战少胤冥思苦想,觉得宋画意也许不是发烧引起的失忆,而是落水恐慌过度造成的。

    再把她丢进水里一次说不定能让她想起来,但这样未免有点残忍,战少胤也不忍心这么做。

    别的事大概也就只有他们结婚的时候了,可现在的宋画意肯定不愿意配合他再把婚结一次。

    思来想去也没想到一个好法子。

    三天时间已经过去了,她还是只把他当成他们家里的司机,甚至还想开除他。

    接连几天的雷雨天气终于结束了,中午阳光不错,战少胤拿着车钥匙准备去学校找宋画意一起吃午饭。

    公司发布新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战少胤想把“月宫星辰”当成这次的主打产品,但宋画意出了这事,出样品的事搁浅好几天了,正好吃饭的时候跟她聊聊这事。

    ……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人群陆陆续续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

    宿舍四姐妹正朝着食堂方向走,商量着中午吃什么。

    “安安!”

    身后远远地响起男人的声音。

    宋画意完全没反应,只顾着和姐妹几个说笑。

    “啪。”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宋画意才转过身。

    冯斯柘笑看着她说:“安安,我叫你你没听见啊?”

    宋画意尴尬一笑,不夸张的说,她自己都忘了她当时跟冯斯柘编的是个什么名字了:“你……你怎么在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