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66章 谢谢
    尹从安看见宋画意的这一身装束,不由打量了她一番。

    宋画意莞尔一笑,主动打招呼:“尹秘书。”

    尹从安收起打量的视线,没什么情绪的回应了一声:“夫人好。”

    “我老公还在开会吗?”

    宋画意故意用了“我老公”而不是“你们战总”。

    尹从安点点头,公事公办的语气回答说:“会议刚进行到一半。”

    “那我去办公室等他。”

    宋画意踩着高跟鞋,昂首挺胸的走出电梯,还走出了选美冠军的气势。

    输给谁都可以,不能输给尹从安。

    钻进战少胤的办公室,宋画意拿出手机,拍了一张他办公室的照片,然后发给了他,问:猜猜我在哪。

    会议室里“叮咚——”一声响。

    战少胤将视线从投影幕上的ppt挪开,低眸打开了微信,看见那条消息后,微微拧眉,回复说:你怎么来了?

    很快那边又拍了一张照片过来,是一盒便当,盒子里的饭菜看上去有一点点凌乱,但还挺诱人的。

    一想到她在他的办公室等他吃饭,战少胤哪里还有心思开会。

    冷不丁的出声打断正在台上讲话的某主管,说:“先休息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会议继续。”

    说完,战少胤就拿着手机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战少胤提出休息,会议室里一群人紧绷的神经倒也都松懈了一些。

    不过大家都很诧异,因为以前的会议,从来没有中场休息这一说,不把事情交代完,谁也别想走。

    战少胤径直走到办公室,推开玻璃门,就看见宋画意站在办公室右侧墙壁的玻璃柜前,打量公司以往出过的一些首饰展览。

    本来是想开口问她这么大的雨怎么还跑过来了,但是看见她这一身装束,开口的话就变成了:“你怎么穿成这样?”

    听闻他的声音,宋画意转身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职业装,不答反问:“不好看吗?”

    战少胤又看着她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问:“淋雨了?”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先吃饭,不然都凉了,边吃边说。”

    说完,宋画意这才疑惑地问他:“你不是还在开会吗?”

    战少胤坐在办公椅旁,打开便当盒,拿起一旁的筷子,简单的答复说:“中途休息二十分钟。”

    “那你赶紧吃。

    本来盒子里的菜我都放得很好的,现在汤有些洒出来了,不过影响不大,你快尝尝。”

    战少胤拿起筷子,边吃边问:“怎么洒出来了?

    你摔跤了?”

    “差不多吧。

    都走到公司门口了,结果脚一滑就摔了,幸好饭没洒出来,不然你现在就没得吃了。”

    宋画意没敢说她被车撞了,不然他估计又会唠叨她了,说不定还会带她去医院检查,她自己觉得麻烦不说,还得耽误他的工作。

    “不听话。

    我跟你说了下雨别来。”

    宋画意狡辩说:“……我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雨。”

    战少胤沉了口气,吃着热腾腾的饭菜,低着头没看她,说了声:“谢谢。”

    宋画意怔了怔,随后弯起了嘴角。

    有他这句话,她被撞那一下也值了。

    不过说谢谢未免还是显得有些生疏,她觉得两个人真正到了相爱的地步的话,应该是不分彼此的,更加不必言谢。

    战少胤将桌子旁的杯子推到她跟前说:“去接杯温水。”

    宋画意“哦”了一声,立马拿着杯子去了茶水间。

    端着水杯回去的时候,就见战少胤放下筷子从抽屉里拿出两个药瓶,倒出了几粒药丸递给她说:“吃了,预防感冒的,别又把脑子烧坏了。”

    宋画意心底笑了笑,忘记手上的伤,将手摊过去接他手里的药丸。

    当她意识到想换只手的时候,战少胤已经发现了她手上的伤,抓着她的手问:“刚刚弄的?”

    见躲不过去了,宋画意只好轻轻“嗯”了一声。

    战少胤沉了口气,将药放在她手心:“先把药吃了。”

    宋画意将药放进嘴里,看着他走到里面的一间屋子,拿了消毒药水和纱布出来,走到茶几旁的矮沙发上坐下,用棉签一边蘸药水一边对宋画意说:“过来。”

    “手摊开。”

    冰凉凉的药水擦拭在手心的伤口上,有点微微的刺痛感,但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清理好伤口后,他就拿着白色的纱布轻轻的往她手上缠。

    宋画意抿唇问他:“……你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什么?”

    他抬头看她一眼。

    宋画意视线闪躲了一下,然后笑着摇摇头:“没什么。”

    “傻。”

    他低低一声,继续缠纱布。

    他应该早就不记得那些事了,对他来说,她可能只是一个没有在记忆中留存的过客。

    “白先生,您现在办公室等一下吧,战总还在开会。”

    伴随着尹从安的声音响起,办公室的玻璃门从外面推开。

    看到正在给宋画意包扎伤口的战少胤,尹从安愣了愣,这个时候白舟岑已经走了进来。

    尹从安这才改口说:“战总,白先生到了。”

    战少胤点点头,淡笑着对白舟岑说:“随便坐。”

    “你是……”宋画意认出了白舟岑。

    白舟岑进门的时候就认出了宋画意,只是没想到事情这么巧。

    “认识?”

    战少胤问宋画意。

    尹从安在门边站了两秒,若有所思的掩门离开。

    白舟岑点点头,替宋画意回答说:“一面之缘。”

    战少胤用剪刀剪断纱布,淡淡问:“什么时候见过?”

    宋画意看了白舟岑一眼,小声回答说:“……刚刚,在公司门口。”

    白舟岑在一旁空着的沙发上坐下,不冷不热的说出了实情:“雨太大,文叔没注意,差点撞到这位小姐。”

    战少胤眉头瞬间隆起,抬眼看着宋画意:“没跟我说实话?”

    宋画意哪知道事情这么凑巧,他们两个居然还是朋友。

    战少胤将纱布尾端剪成两半,轻轻打了个结,这才松开宋画意的手,问:“还有别的地方受伤吗?”

    宋画意摇摇头:“车没有撞到我,只是我躲开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没别的事。”

    “你妻子?”

    白舟岑问。

    战少胤点点头,简单介绍说:“宋画意,叫她小意就行。”

    白舟岑看了看宋画意,深棕色的眼眸里,藏着一些让人猜不透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