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67章 地主家的傻女儿
    战少胤收起桌子上的纱布,站起身牵起宋画意的手,走进了他的休息里,他伸手指着角落的浴室说:“里面有热水,去洗个澡。”

    淋了雨的头发就算是干了也特别让人不舒服,宋画意现在正想洗一洗。

    战少胤退身走到门边,对她说:“房间有电脑,洗完就在屋子里呆着,困了可以睡一会,我下班叫你,不要再乱跑了。”

    “哦……那你记得要把饭吃了。”

    战少胤没做声,反手关上了房门,走到屋外,端着便当盒一边吃一边和白舟岑聊着天。

    白舟岑今年三十二了,可以算是战少胤入行珠宝设计时的师傅。

    那个时候白舟岑在国外自己有一家小型的珠宝公司,他当时很欣赏战少胤,高薪聘请战少胤当他们公司的设计师。

    多年的合作,两个人便成了关系不错的兄弟。

    白舟岑自己的公司因为他家里的一些缘故,一年前关闭了。

    所以在两边公司分身乏术的情况下,战少胤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

    他信得过白舟岑的水平,也信得过他的人品,这才敢把自己的公司交给白舟岑来打理。

    宋画意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窥探他的私人空间,洗完澡出来就东看看西看看。

    除了一些私人的衣物和日常用品,并没有太多关于他个人隐私的东西。

    但是一想到在办公室里面有这样一间休息室,宋画意的脑子里就不免想到一些不怎么纯洁的画面。

    立马就掀开平铺在床上的浅灰色被子,弯腰盯着床头的两个枕头,把枕头翻来覆去的找,又趴在床单上认真的找寻,甚至连地毯都没放过。

    还好,没有发现可疑的头发丝。

    看来他应该还是挺老实的,那个表里不一的尹秘书还没爬上过他的床。

    八点多结束了会议,战少胤又带白舟岑熟悉了一下公司,同时交代了一下公司最近的项目和进展。

    最后,让顾翡亲自把白舟岑送去了战少胤安排的住所,事情才算收了尾。

    结束这一切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战少胤立马就上楼去找宋画意。

    这个点的公司,可以说是人去楼空了。

    战少胤走出电梯,沿着走廊准备回办公室,尹从安突然从助理办公室里面走出来,抱着一沓文件,看了战少胤一眼,愣了愣问:“战总,还没下班?”

    “等会就走。”

    尹从安点了点头,锁好了办公室的大门,问战少胤说:“……你以后是不是很少来公司了?”

    战少胤驻足看了她一眼说:“嗯,以后有事直接找白总,我都交代给他了。”

    尹从安抿唇,蹙眉轻声问他:“战总,你放得下吗?

    这是你一手创办的公司,你就这么丢下这里的一切吗?”

    尹从安是从公司成立的初期就一直跟在战少胤身边,她清楚这一路走来有多不容易。

    别人只看到他在很短的时间内成就了辉煌,只有他们这些一路陪着他走过来的人,才知道,他在背后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

    战少胤一直觉得尹从安这一段时间的情绪都有些异样,但只是说:“我只是交给他接手打理而已,没说我要放弃星域,你也不必过多的忧虑,继续做好你以前的工作就行。”

    “老公~”空旷的走廊,远远的传来一声甜糯糯的声音。

    叫得战少胤心里头都酥了一下,扭头就看见宋画意穿着一件他的白色衬衣,站在他的办公室门边,探出半个身子看着他这边。

    他知道她这声娇滴滴的“老公”是叫给尹从安听的,但他还是觉得挺满足的。

    “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说完,战少胤就抬脚朝着宋画意走了过去。

    他的衬衣罩在她是身上显得有些松垮,长长的衣摆当她的裙子都绰绰有余,光着的脚丫踩着他大大的男士拖鞋,黑眸带着一股朦胧的惺忪感,像是刚刚才睡醒。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刚刚那一声“老公”的蛊惑,战少胤居然觉得此刻的她格外的迷人。

    尹从安只看见战少胤走到门边低声对宋画意说了句什么,两人便回到办公室内,关上了门。

    若有所思的敛眸,转身走进电梯里,抬眸看向那扇紧闭的办公室门,伴随着电梯门缓缓合上而隔断了视线,却没有隔断尹从安眼中的隐忍和不甘。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啊?”

    宋画意换好衣服,从休息间里走出来,状似不经意的询问正在办工桌前整理文件战少胤。

    战少胤撩眸看了她一眼,轻声解释说:“星域我准备交手给今天你看见的那位白先生,所以聊了一下交接的工作。”

    “你要把星域卖了?”

    宋画意都已经顾不得他和尹从安聊了什么,而且捕捉到这个更让她吃惊的消息。

    战少胤笑了笑,拿着整理好的文件,边朝着办公室门边走,边对跟在身后的宋画意说:“不是卖,准确说是当个甩手掌柜了,明天起正式打理战家的事了。”

    宋画意这才了然的点了点头,她都差点忘了,他还是战家的继承人。

    回战家也好,至少她就不用天天担心那个尹秘书作妖了。

    此时的雨还在下,但没有傍晚的时候那么大了。

    走到门廊的时候,司机已经把车停在门口等他们了。

    战少胤撑着伞替宋画意打开车门,将她护进车里,才转身绕到另一边入座。

    车缓缓启动,战少胤看了一眼她缠着纱布的右手,问她:“会影响画画吗?”

    宋画意顺着他的视线,才明白过来他是在问她手上的伤,笑着抬起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还做了几下捏拳的动作,表示自己的手很灵活:“不影响,能拿笔就行。”

    “今天算你运气好,不然你这会可能在医院躺着。”

    “那是我福大命大,你没听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看着她这乐天派的样子,战少胤不由笑了笑:“有没有人说你很像……”    宋画意好奇地急忙追问:“像什么?”

    “地主家的傻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