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81章 你是不是失宠了啊?
    面对宋画意一连串的问题,战少胤只回了两个字:“没去。”

    帮她把行李箱提出帐篷,先把她的东西装进了他的车里。

    宋画意看着他收帐篷的时候姿势特别娴熟,忍不住就问他:“你以前是不是经常露营啊?”

    “没有。”

    “那我看你对帐篷很熟悉的样子。”

    “这东西看看不就会了吗?

    结构都差不多。”

    宋画意感觉自己的智商又遭到了他的鄙视,默默地帮着他把帐篷装好。

    因为战少胤自己开了车来,就没跟着大家一起坐车。

    宋画意知道战少胤工作忙,本来想着他要是有事要忙现在就回家,她不和大家一起吃饭也行。

    但是战少胤觉得,这种同事之间的活动,能参与就尽量陪她参与,搞特例会让她在同事之间不好处。

    在酒店订了两张大圆桌,一桌足以坐二十多个人。

    男人一桌,女人一桌。

    宋画意和叶雨岚和钱奕蝶坐在一堆,战少胤虽然没和她一块,但那一桌都是男人,她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们劝战少胤的酒,却被战少胤以要开车为由一一婉拒了。

    “没想到三少还挺亲和的,我们还以为他应该不会卖面子跟我们一起来呢。”

    “那还不都是因为小意在,看得出来三少是真的宠小意了,工作那么忙都还能抽空来陪小意参加这样的活动,再看看我家那个,在家里闲着看电视都不陪我来。”

    郑凝雪笑着插话说:“这刚结婚不久新鲜感还没过,你和你家老马都老夫老妻了,恨不得分开几天有点自己的私人时间吧。”

    听上去郑凝雪这话好像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宋画意就觉得郑凝雪是在拐弯抹角的说她和战少胤好景不长。

    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好像就是,战少胤现在只是一时新鲜,等这股新鲜劲过了,就没这么在意宋画意了。

    她觉得郑凝雪也不是情商低,有时候就是故意些不好听的话膈应人。

    不过幸好,这次活动结束后,她就不用再看见郑凝雪了。

    这也算是这次露营的一个收获了。

    看清了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后才不至于被她的表里不一所欺骗。

    ……    这个八月对于宋画意来说是一个黑暗的八月。

    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战少胤就出差三次了。

    他待在家里的时间算起来没超过三天。

    基本都是头天回来,更换了行李箱里面的衣物,隔天又出门。

    宋画意这几天都住在宿舍,对战少胤是日思夜想。

    黎花对着梳妆镜一边敷面膜一边从镜中看着无精打采躺在床上看手机的宋画意说:“这老公不在,某朵娇花没人灌溉都蔫了啊。”

    对着电脑打游戏的熊羽坏坏地笑着说:“我怀疑你在开车!驾驶证拿出来我检查检查!”

    正在涂指甲油的蔚相慕说:“小意,你是不是失宠了啊?”

    宋画意急忙否认:“什么失宠啊?

    他只是去出差了!”

    “他说出差就出差啊?

    出差的地方说不定有温柔乡等他呢!”

    宋画意怔了怔,有点没底气地说:“他不是这样的人。”

    黎花说:“男人想变坏是没有预兆的,或许在出差之前他的确没想过要背叛你,可一到了那个地方,夜深人静寂寞时,恰好就有一个娇媚的女郎出现,还对他特主动,你好好品品,你要是男人你会怎么做,你扛得住扛不住?

    。”

    熊羽一边操作着鼠标和键盘一边说:“我们战队有个漂亮姐姐不是前段时间失恋想不开吗?

    她对象就是那种看起来特老实对她也特别好,每天两个电话短信联系没断过,但后来她才知道,那男的外面养着好几个学生妹,手机里面那些短信暧昧露骨得简直没眼看!”

    宋画意越听越不安,的确她和战少胤几乎每天都会聊会天,但他如果真的是骗她呢?

    他这次的出差去了三天了,地点不算远,宋画意都查过了,坐高铁一个小时就到了,刚好明天又是周末。

    宋画意犹豫再三,抓起手机买了明天上午的票。

    黎花敷好面膜对她说:“你看看你现在,每天死气沉沉的,赶紧起来洗个脸,姐给你敷个面膜,你这小脸蛋不包养好,你老公以后可能就是别人的老公了。”

    宋画意立马就从床上爬起身,洗澡洗脸敷面膜,然后挑了一个车厘子色的指甲油让蔚相慕帮她涂。

    她没跟战少胤说她要去找他,第二天上午精美的打扮了一翻,穿着一条和指甲颜色比较搭的连衣裙出了门。

    黎花给她的长发烫了个一次性的大波浪卷,对着镜子看的时候,宋画意自己是觉得风格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蔚相慕说她这装扮像是狠辣原配去捉奸撕小三的。

    宋画意没这意思,只是单纯的想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一点,至少走在战少胤身边,别人一眼就觉得她是他的老婆而不是什么亲戚家的小侄女。

    坐在高铁上,宋画意都觉得这一个小时的旅途很漫长。

    漫长到足够她脑补出好几万字的捉奸大戏。

    她打电话给顾翡,问了战少胤下榻的酒店,但是并没让顾翡察觉出她是要去“临时查岗”的,只是说要给战少胤寄个东西过去。

    宋画意出高铁站的时候,战少胤半个小时前跟她聊天的时候说,正准备出门谈生意。

    应该是要吃了午饭之后才回来。

    宋画意在手机上定了同一个酒店,把行李放进房间之后,就跑去酒店对面的咖啡馆,在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当起了“狗仔”。

    一切准备就绪了,她不由又在心里疑惑,她这是在干嘛?

    非要抓出点他的小把柄她才开心吗?

    女人在窥探男人秘密的时候,或许都是这样矛盾的心理。

    一边想得到真相让自己不再愚蠢的背蒙在鼓里,一边又害怕知道真相之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此刻嘴里的奶茶也不香了,满脑子都在想,要是他等会真带着个女人回酒店了,她该怎么办?

    她觉得自己都没有勇气去找他对峙,可能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维持着这段婚姻自欺欺人。

    心里甚至连理由都帮他想好了,男人嘛,尤其是他这种成功人士,出来沾沾花惹惹草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跟外面那些女人也只是随便玩玩,她这个明媒正娶的老婆是不一样的存在。

    可宋画意的心里头,还是觉得堵堵的,不希望她幻想的这些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