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94章 我没有撒谎
    下午一点,燕将早早就来到电影院大厅等候了。

    今天的他显然特意打扮了一翻,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桌旁还放着一束酒红色的玫瑰花。

    “小蝶,其实我喜欢你好久了,我们交往好吗?”

    燕将拿着花束,对着面前的空气彩排着等会见面之后要和钱奕蝶说些什么。

    一点半,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走进了电影院,手里拿着两杯奶茶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人。

    燕将立马就站起身,朝着钱奕蝶挥了挥手。

    钱奕蝶看见他之后,笑了笑朝着燕将这边走过来,问他:“你怎么也在这?”

    燕将干笑了一下解释说:“小意也约我了。”

    钱奕蝶恍然,随后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两杯奶茶,神色略为尴尬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你也要来,所以只买了两杯,要不我再想去买一杯。”

    “没关系没关系!”

    燕将急忙说,“两杯正好!小意没跟你说吗?”

    “说什么?”

    “说她下午有事来不了了。”

    “啊?”

    钱奕蝶把奶茶放在桌子上,伸手从包里拿出手机,疑惑嘀咕说,“我还没看信息,但是小意没跟我说啊。”

    燕将眼神闪躲了一下,笑着说:“估计是还没来得及,或者觉得我会转告你,所以就没和你说,不管她了,约我们出来又放我们鸽子!”

    钱奕蝶去拿奶茶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放着一束花,笑着对燕将说:“你的花啊?

    谁送给你的啊?”

    燕将一顿,刚才已经练习得倒背如流的话,这会却堵在喉咙说不出口,脑子一热就说:“哦……刚才有家花店做调查,我帮他们完成了一个问卷调查,然后就送了我一束花,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好了。”

    钱奕蝶看着他递过来的花束,笑着伸手接过来:“谢谢。”

    “不客气,反正也不要钱的。”

    燕将啊燕将,多好的机会又被你这张笨嘴给搞砸了。

    “快开场了,你取票了吗?”

    “取了取了。”

    燕将将电影票从西装口袋里摸出来,明明是他想约人家出来的,现在人就在他面前了,脑子却短路不知道该聊什么话题。

    钱奕蝶看着他笑着说:“出来看个电影你穿得这么正式干嘛啊?”

    燕将挠挠头,笑问她:“不帅吗?”

    钱奕蝶只当他是开玩笑,跟着调侃说:“还行,不过不像是来看电影的,像电影节领奖的。”

    “你还别说,还真有导演想签我,不过我还是喜欢低调一点。”

    “你还低调啊?

    燕将大神大名在外,想低调都不行。”

    “海蓝大神别取笑我了,你的漫画IP卖的也不错。”

    钱奕蝶笑着催促他说:“行了,别商业互吹了,检票了。”

    燕将手里拿着她买的奶茶,跟在她身后在检票处排队。

    排队的时候悄悄拿出手机对着钱奕蝶的背影拍了个照片,然后发给了宋画意:多谢了啊。

    宋画意:宋某只能帮你到这了啊,希望我暑假回去能有你俩的好消息。

    燕将心里也这么期待着,又看了看钱奕蝶。

    感觉两个在圈子里早就认识,也很熟悉,不过她估计从来没想过和他成为男女朋友这种事,所以想要开口说喜欢的话还是觉得有些困难。

    主要还是怕她会拒绝。

    人家刚满二十,大好的年华,他这快三十的老大叔的确有点没自信。

    两个人是同行,对于这部动画电影就有挺多内容可以探讨的。

    一场电影下来,相处得还算融洽,虽然一直都有话题聊,但聊的几乎都是工作上的东西,个人生活上的问题燕将都找不到机会问。

    从电影院出来,下午四点多,太阳光较烈,天气有些闷热,燕将说:“要不要在附近逛逛?

    晚上一起吃个饭?”

    钱奕蝶微笑婉拒:“晚饭就算了,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燕将随口说了一句:“家里管得严啊?”

    钱奕蝶滞了滞,与此同时,她的目光看到了停在电影院门外路边的银灰色轿车,明明站在艳阳下,她的身体却感到阵阵寒意。

    “抱歉,我得先走了。”

    钱奕蝶匆忙说完,就抬脚朝着路边的轿车走去。

    燕将都还没来得及询问她为何这么着急,一脸疑惑的看着她走开。

    走到一半,钱奕蝶才意识到自己手里的花束,但现在想丢也来不得及了,况且燕将还在身后看着,就这么扔掉也不礼貌。

    心虚的拉开后排的车门,钱池野就坐着后排左侧,低头玩着手机,没有看她。

    钱奕蝶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车内的冷气,让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关上车门,司机缓缓将车开走,轻声询问钱池野:“少爷,现在去哪?”

    钱池野不冷不热道出两个字:“回去。”

    “是。”

    他的视线一直落在手机上,没有看身侧的钱奕蝶一眼。

    这是他生气的前兆,钱奕蝶知道。

    胆战心惊的坐在车内,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叮咚——”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钱奕蝶不知道是谁发来的消息,她不敢拿出手机来看。

    十分钟后,车落停在地下停车场。

    “你先走。”

    钱池野这才收起手机,轻声吩咐司机道。

    还算是亲和温柔的语气,却听得钱奕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着司机推门离开,她知道自己的噩梦要来了……    “砰——”车门关上,车内只剩下他和她。

    钱池野侧头看了看她,而后将视线落在了她手里那束红得刺眼的玫瑰花上。

    “不是很喜欢钱邱承吗?

    他才结婚多久你就迫不及待的找新欢了?”

    钱池野问话的同时,从裤兜里摸烟盒和打火机。

    “咔嗒——”火焰点燃了白色的香烟。

    钱奕蝶小声地解释说:“……他只是圈子里的一个朋友。”

    钱池野随即便问:“他叫小意?”

    “……小意约了我和他,但是小意有事没来。”

    他嗤笑了一声,“谎话编得都一套一套的了啊。”

    钱奕蝶小心翼翼地辩驳了一句:“我没有撒谎。”

    “没撒谎。”

    他低声喃喃,语气似有似无的嘲弄,不急不缓的将烟递到嘴边,深吸口气,缓缓吐出嘴里的烟雾。

    车内很快就被香烟的味道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