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95章 她的一切都不属于她
    钱池野微微俯身,伸手将她放在车门边的花束拿起来,拿在手里打量了一翻,笑说:“很浪漫啊,玫瑰花,你喜欢吗?”

    钱奕蝶低着头不敢说话。

    下一秒,钱池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拿起手里开的娇艳的玫瑰花束,朝着钱奕蝶的头打去……    花瓣伴随着砸下的力道而散落在地,他指尖夹着的香烟也同时掉下了一小团烟灰,落在钱奕蝶白色的裙衫上。

    钱奕蝶用手护着自己的头,缩在门边瑟瑟发抖。

    钱池野在车内站起身子,拿着花束又朝着钱奕蝶砸了几下,直到手里的花彻底残破,连花枝都断了,他才将散落的枝干扔向钱奕蝶。

    花枝划破了钱奕蝶的脸颊,破损处渗出血迹,无人擦拭。

    她满眼惶恐地看着他,不敢反抗,不敢解释,不敢反驳……    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他把气撒完……    钱池野推门下车,很快绕过车身拉开了钱奕蝶这边的车门,不等钱奕蝶做出任何反应,便伸手将她从车上拽下来。

    钱奕蝶的脚都来不及落地,他拖拽的动作力气很大,膝盖“咚”的一声砸在地上,疼得钻心。

    钱池野对此置之不理,甚至就这样拖拽着钱奕蝶走了一段距离,直到她整个人趴在地上。

    白色的裙子此刻沾满了尘土,手肘、膝盖和手掌都在粗糙的水泥地上磨破了皮。

    钱池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甚至没伸手去扶她一把,只是冷戾着声音说:“起来。”

    钱奕蝶忍着膝盖的疼痛,缓缓从地上爬起身子,刚站稳,他又伸手用力地把她往前推了一把,将她推进电梯里。

    钱奕蝶捂着发疼的手臂站在电梯角落里,吓得脸色发白,鬓角冒着冷汗。

    电梯到了楼层,钱池野再次蛮横地将她拽出电梯,打开住房的门,径直将她拎到她的房门前,用力一丢,不顾跌倒在地上的她,“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这扇门和其他的门不一样,门锁是反的,他在外面反锁了房门,她便被关在了屋子里。

    钱奕蝶反倒松了口气,至少没再继续承受皮肉之苦。

    缓缓从地上爬起身子,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擦伤,膝盖上的那一处最为严重,甚至走路的时候都能明显感觉到疼痛。

    用纸巾随意的擦拭了一下伤口里渗出来的血迹,去浴室用水龙头冲洗了伤口,翻了翻抽屉才发现,创口贴已经用完了。

    “嗡——嗡——”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燕将打来的。

    “小蝶你没事吧?

    看你走得那么着急,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钱奕蝶惶恐的情绪还没完全消失,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但是她极力的克制着,听起来并不是很明显:“……我没事。”

    “真的没事?”

    “嗯。”

    燕将这才放心地笑了笑,不舍得挂断电话,便说:“谢谢你今天陪我看这场电影,我……”    燕将话没说完,钱奕蝶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想也没想立马就掐断了电话,下一秒,钱池野就推门进来,视线落在她手里的手机上,缓步走来,弯腰将她手里的手机取走。

    翻看了她的所有社交软件,以及通话记录,而后问她:“发展到哪一步了?”

    钱奕蝶小声解释说:“……只是作者圈的朋友,工作上的交集。”

    “什么名字?”

    钱奕蝶知道钱池野的手段,她沉默着不敢说,害怕他会因为这些无端的猜测找燕将的麻烦。

    然而,她的沉默越是激怒了他,厉声道:“老子问你他叫什么名字!”

    钱奕蝶红着眼眶解释:“……真的只是朋友,没有别的关系。”

    “叮咚——”手机作响。

    大概是她突然挂了电话,燕将发微信过来问原因。

    钱池野看着燕将发来的信息,冷哼一声:“很关心你啊,没放你出去几次倒是没少用你那些狐媚伎俩勾引人。”

    钱奕蝶只是摇头否认,钱池野弯下身子,用手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看着他。

    狞笑着说:“没关系,你继续和他来往,说不定改天我心情好会带你去医院看看他。”

    钱奕蝶哭着解释说:“我和他真的没有关系,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和他有任何联系好吗?”

    她的语气近乎哀求,只是盼着钱池野能早点放手,别再纠缠这件事,也害怕他真的会伤害燕将。

    钱池野冷笑着,眼神狠戾的看着她:“没事,反正现在钱邱承结婚了,你重新找个目标也正常。

    但是钱奕蝶你把老子的话记清楚,这辈子,不管你喜欢谁,老子都不会让你如愿!”

    说完,他松开她的头发,将手机摔在地上,似乎不解气又拿脚用力的踹了一下,甩门而去……    钱奕蝶掩面失声痛哭,捡起地上的手机,屏幕已经摔坏,但还勉强能用。

    页面正是燕将一分钟前发来的信息,询问她怎么突然挂电话。

    钱奕蝶没解释,只是回复了一句: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

    随后,便把燕将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除了。

    以此盼着,不会把燕将牵扯进来。

    钱池野发起疯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不会管谁是不是真的无辜,他只会按照他的猜忌为所欲为。

    她见识过他的手段,所以才会对他如此的畏惧。

    钱奕蝶不知道钱池野一直以来把她当成什么,一个宠物,一个玩具亦或者一个可以随意折磨和撒气的工具。

    她的一切都不属于她,包括自由。

    ……    宋画意正和战少胤在海边晒太阳的时候,接到了燕将打来的电话:“小蝶把我拉黑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她是不是特别讨厌我啊?”

    闻言,宋画意从沙滩椅上坐起身子:“啊?

    你是不是做什么事让她不高兴了?”

    “没有啊,看完电影的时候都还好好的,不过在电影院门口的时候她好像遇见谁了,匆忙就走了,我后来打电话问她,她又说没事,但是电话里没说两句,就突然挂断了,然后她就发了个信息过来叫我以后别联系她了,我都还没问出原因,就发现被她删除好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