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99章 喜欢的人送的东西
    宋画意正站在柜台旁边点单的时候,身后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同时听见一声:“嫂子?”

    “……钱先生?”

    宋画意略微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钱池野,以及他身边穿着红色吊带裙的女孩,    又是一个新面孔,不过有点眼熟,好像是某个直播平台网红。

    钱池野大大咧咧地笑着说:“什么钱先生不钱先生的,多生疏,我跟胤哥同岁,要不你叫我野哥,我叫你小意好了。”

    宋画意干笑着点点头,显然没钱池野那么自来熟。

    尤其是听见战少胤说过,他好像有暴力倾向,宋画意对钱池野就更不远过多的接触了。

    依偎在钱池野身边的女人语气有几分娇媚的问到:“这又是你哪位旧相好?”

    钱池野淡笑一声:“战三少的老婆,不认识?”

    女子惊了惊,先前还一副懒洋洋的不屑模样,顿时礼貌地笑了笑:“原来是战夫人,早就听闻战夫人容华若桃李,今日一见果真貌美过人。”

    宋画意笑了笑没说什么,这种奉承话她自然不会当真。

    别人此刻嘴上说着赞美的话,茶余饭后指不定又怎么说三道四。

    “哦对了。”

    钱池野笑着问,“前段时间你是不是约小蝶出去看电影了?”

    宋画意愣了愣,不解他为何这么问,但看他的模样,显然不像是随口问问。

    “……对,是约了她,不过我当时有事没去成。”

    钱池野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

    宋画意借此话题便问:“说起有些时间没见到小蝶了,她说她手机坏了我也没联系上她,你能帮我问问她周末有没有空吗?

    我想约她出来逛街。”

    钱池野笑着点头:“行,我回去跟她说说,手机我已经给她换了新的了,我把她新号码给你吧。”

    宋画意迟疑了一秒才点头,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说:“好,我拿手机记一下。”

    她不明白,手机坏了为什么要换电话号码,就算是手机卡丢了,也可以补办啊。

    而且钱池野在人前看起来似乎很热情也很好说话,若不是知道他有暴力倾向,宋画意可能会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外界总是拿他和钱邱承做比较,宋画意一开始只是意外,钱池野也许只是一个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现在看来,他似乎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那我们就先走了,改天有空一起吃饭。”

    宋画意点点头:“好。”

    低头看着手机里的那个号码,宋画意拨了过去,电话通了,却迟迟无人接听,直到电话自动挂断。

    江景公寓里。

    阳光从宽阔的飘窗里洒进来,薄纱帘子伴随着吹进屋内的微风轻轻飘动着。

    窗边的地毯上,女孩穿着一条白色的睡裙盘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块不规则的拼图图块,对比着面前即将完成的拼图。

    将手里的最后一张图块镶嵌进属于它的那块空格里。

    眼前的拼图只一幅风景画,有透蓝的河流,葱郁的树木,金色的阳光……    再扭头看看窗外,即便这扇飘窗再宽阔,于钱奕蝶来说,自己也不过是一只失去自由的笼中鸟。

    坐在地毯上,飘窗旁,手支着脑袋望着窗外。

    门边传来了脚步声,由远及近。

    停在了门边,随即就听见开门锁的声音。

    下一秒,钱池野走进了房间了。

    先是看了一眼书桌,桌上还摆放着电脑,桌前的椅子却是空荡的。

    转而看了一眼大床,床上的被子扑得平平整整。

    而后才看见了那个趴在飘窗旁的白色身影。

    这些天,她好似又消瘦了一些。

    听见钱池野的脚步朝着她靠近了,钱奕蝶才动了动身子,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

    眼中神色平静了很多,却不见因为他的出现而有一分一毫的欣喜。

    钱池野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部新的手机递给了她,声色淡凉说:“我想这么多天,你应该也想清楚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也早就说过,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为难你,但你若是存有侥幸心理把我的话当耳旁风的话,下回就不是关禁闭这么简单了。”

    钱奕蝶微微敛下眸子,伸手接过他递来的手机,没有言语。

    钱池野在她身后站了一会,随后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钱奕蝶注意到,这一回,他没有反锁房门。

    这可能是她被关的时间最短的一次,连脚上的淤青和擦伤都还没完全愈合,他就作罢了,不像他以往的作为。

    周末。

    宋画意约了钱奕蝶在商业街紧挨着的一个广场见面。

    她来得稍早,注意到是钱池野亲自开车送钱奕蝶来了。

    钱奕蝶下车之后,钱池野并没有立马离开,而是等钱奕蝶走到宋画意身边了,他才调头走开。

    像是在确定钱奕蝶是不是真的和宋画意见面。

    “你脸上怎么了?”

    宋画意看着钱奕蝶脸颊上淡淡的一道才结痂的伤痕,问道。

    钱奕蝶抿唇笑了笑说:“洗头的时候指甲不小心划到了。”

    像是担心宋画意继续追问,钱奕蝶紧接着就转移了话题:“怎么突然想着逛街了?

    有什么想买的吗?”

    宋画意闻言便有几分娇羞地笑了笑说:“我老公生日快到了,想出来逛逛看看给他买点什么礼物比较好。”

    “你有什么想法吗?”

    “就是没头绪,感觉他好像也不缺什么,然后觉得你是少女漫画大神,对这方面肯定比较在行,所以才想着约你出来帮我出出主意。”

    钱奕蝶腼腆的笑了笑说:“我男朋友都没有我在什么行?

    不过我觉得,喜欢的人送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会珍惜的吧。”

    就像钱邱承第一年去国外留学回来的时候,给她买的发卡。

    到现在她都好好的藏在柜子里。

    虽然他回来的时候给很多人都带了礼物,她并不是独特的那一个。

    宋画意觉得钱奕蝶这话说得有道理,如果战少胤送点什么东西给她,无论是什么对她来说都是独特的。

    她在乎的并不是他会送她什么东西,她只在乎是不是他送的。

    但反过来想就比较让宋画意头疼了。

    因为战少胤不喜欢她,而他又什么都不缺,贵的她买不起,便宜的又怕他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