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16章 想要了你得命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宋画意不知道是战少胤在交代什么,还是尹从安在安慰战少胤。

    “老公。”

    宋画意远远的叫了一声让战少胤注意到他,随后才小跑到他面前,战少胤顺势就打开手将她揽在臂弯,继续对尹从安说:“你先回公司吧,有事再打电话。”

    尹从安点点头,还不忘膈应宋画意:“战总您也注意身体,感觉你结婚之后瘦了许多。”

    宋画意知道现在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直接岔开了尹从安的话,看着战少胤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

    “刚转到楼下,走吧。”

    说着,战少胤就牵着宋画意的手从一侧的安全通道走楼梯下去。

    宋画意抿抿唇,尽量委婉地问他:“爷爷他……”    战少胤猜出了她想问什么,淡笑说:“殡仪馆的车马上就来了。”

    “……你也别太难过,人都有生老病死。”

    “如果我说我一点都不难过,你会觉得我冷血吗?”

    他淡笑着说。

    宋画意愣了愣,然后摇头,欲言又止。

    她从他身上看到的不是冷血,而是看遍了世态凉炎、生离死别的无奈。

    她也知道,他习惯把自己的痛楚藏起来自己消化,从不会把这些不好的东西展露在任何人面前。

    此刻默默地陪着他,或许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慰吧。

    楼下,战家老老少少的人到了不少。

    宋画意还是在上次为爷爷出院贺喜的宴会上见过这些人,人太多了,她实在记不过来。

    而且此刻大家似乎都更加关心战家改朝换代的大事,为老爷子的离开真正伤心的人没有几个。

    别说是常年生活在这种氛围下的战少胤了,宋画意没接触几次都感觉很糟心。

    除了要安排爷爷的葬礼,还要应付外面的那些记者。

    上次爷爷说战少胤和战瑾琛平分遗产的事,只是在家族内部说了,并未对外也并未有任何法律上的手续。

    宋画意请了三天假,这些天几乎都陪战少胤待在灵堂这边。

    这些天,除了战家的亲戚,还有不少政商届的大佬过来悼念。

    最让人瞩目的,大概就是葬礼最后一天宣布战家继承人的事。

    不管是外界还是媒体,都在盼着这一刻。

    管家交代后续事宜的时候,宋画意站在战少胤身边,不远处就是顾翡和尹从安。

    管家说:“按照老太爷的遗嘱,他名下所有的财产,由战家二少战瑾琛……”    管家话说到这里的时候,人群就开始议论纷纷,因为网络上大多人都认为继承者会是战少胤。

    “……和战家三少战少胤共同继承打理,两人各持一半公司股份。”

    这样的结果出来,就更加出乎大众的意料了,所有人的反应和当时战家人第一次听见的时候差不多,都很诧异。

    站在战少胤另一侧的何青莲不满地嘀咕说:“老爷子的做法我不能理解,他当时答应他走了之后由少倾继承这一切,少倾虽然不在了,但属于少倾的东西当然得给我们少胤,凭什么……”    “够了!”

    战文华低声呵斥了何青莲一声,“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再提少倾的事!”

    宋画意暗暗抬头看了一眼一言未发的战少胤,他微锁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管家身上的时候,宋画意察觉到尹从安的视线朝她这边看了看,随后就看见一个穿着灵堂工作人员服装的男子径直走了过来。

    她原本没怎么在意,准备挪开视线的时候,余光看到什么东西反射出了一道亮光,再看向男子的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把匕首……    “小心!”

    宋画意下意识地往战少胤身前挡去,战少胤察觉到危险之后立马微微侧身,赶紧将宋画意挡在怀里……  这时一道黑影闪过来,紧接着听见一声女人的闷哼,人群开始混乱。

    战少胤怕宋画意受伤,伸手将宋画意往后推开,上前将持刀行凶的男子制服,安保人员也急忙赶到将人带走。

    宋画意这才在混乱中看见中刀的女人是尹从安……    战少胤扶着尹从安,她也顺势趴在了战少胤的怀里,面色虚弱却朝着宋画意露出了一个炫耀胜利一般的笑容。

    宋画意怔了怔,看着战少胤将她抱到医务人员抬来的担架上,然后顾翡跟了过去……    匕首还插在尹从安的左肩处,她侧身躺在担架上被抬离了现场。

    宋画意眸光颤了颤,虽然知道是突发事件,战少胤扶她、抱她都是为了救人,别无他意,可是想到尹从安方才的那个笑容,宋画意就觉得尹从安依偎在战少胤怀里的画面好刺眼。

    她心里甚至扭曲的希望,那一刀由她来挡……    “没事吧?”

    送走尹从安之后,战少胤急忙过来询问宋画意。

    他的手上还沾着尹从安的血,本想伸手检查宋画意有没有受伤,但是看见自己手上的血迹时就止住了动作,怕弄脏她的衣服。

    宋画意也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没从尹从安刚才那个笑容中缓过神来,愣了愣才摇头:“……我没事。”

    刚才跑开的何青莲这会过来惊慌失措的问战少胤:“没事吧少胤?

    啊?

    你可别吓妈妈!”

    “不是我的血。”

    战少胤有点不耐烦地解释了一句,然后看向了另一边的战瑾琛。

    何青莲就说:“肯定又是他搞的鬼!就是想独吞战家的财产!害死了少倾现在还想要了你的命!”

    战少胤心里也有这样的猜测,但是他觉得战瑾琛就算想杀他,应该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反正人抓住了,有空慢慢审就行。

    他转头看向宋画意说:“走,陪我去换衣服。”

    因为这次的意外事件,葬礼被迫提前结束了,也让人把媒体都打发走了。

    网上立马就流传出来一个声音,那就是战瑾琛买凶杀人。

    战家两位继承人若是闹出了这样你死我活的丑闻,对于战家或多或少有些影响,对战家日后的发展也不利,跟容易让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之后,战少胤先打电话询问了一下尹从安的情况,顾翡说还在手术室,但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

    紧接着车就开到了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