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17章 不会让你成寡妇
    战少胤的车刚停在警局门口,就遇到了宋景风。

    宋景风一直都看战少胤不顺眼,这次还是看见宋画意跟他在一起,给宋画意面子,才没刁难他。

    从负责这起案件的民警那儿了解到:“那人就是个傻子,脑子有问题,但背后肯定有人指使他这么做,在警车上就一直念叨什么‘杀人’、‘给我好吃的’,应该是被人利用了,不过跟他完全没法交流,什么也问不出来,就一直嚷嚷着要吃的。”

    宋画意也和战少胤去看了这个凶手,的确是个傻子,听说是城中村的一个流浪汉,没人知道他从哪来,叫什么名字。

    有熟悉他的人说,拿吃的给他,让他帮忙做什么事他就会做。

    不过平时大伙也都是叫他扫扫地扔扔垃圾,杀人倒是头一次。

    显然是有人利用了这一点。

    宋画意就想到了尹从安的那个笑容,心里冒出一个想法。

    这一切会不会是尹从安安排的?

    可是找个傻子来做这样的事,万一那一刀刺中要害,她这局是不是赌得太大了?

    现在也没有证据指向尹从安,宋画意也不敢对战少胤说出自己的猜想,怕他觉得她小肚鸡肠对尹从安有偏见。

    况且尹从安才为他挡了一刀,她就跳出来说是尹从安的阴谋,战少胤肯定会觉得她心胸狭隘没脑子。

    回到车里,战少胤启动车子后说:“我先送你回学校,事情没调查清楚,你没事就别乱跑了,放学等我来接你,在学校也自己注意安全。”

    宋画意不由担心说他:“你才是,那个人好像是冲你来的,如果真的有人想害你,这次失败了肯定还会有别的计划,你才应该小心才对。”

    战少胤笑了笑:“知道了,不过不管是谁,这次没成功,我就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别大意。”

    “放心,不会让你年纪轻轻就成寡妇。”

    宋画意瞪他一眼,嘀咕说:“什么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他笑着没再说话。

    车内安静了一会,快到学校的时候,他突然说:“对不起,把你卷到这些麻烦事里来。”

    宋画意怔了怔,在脑子里想了想言语才说:“……毕竟在外界眼里我们是夫妻啊,相互帮忙是应该的。”

    战少胤勾了勾嘴角,笑容有些勉强,似乎对她的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

    宋画意欲言又止,推开车门,下车之前只是又提醒了他一句:“自己注意安全。”

    “嗯。”

    宋画意装作不留恋的样子往宿舍楼里走,走到一半才敢回头看,却发现他的车还停在门口。

    驾驶室的车窗紧闭着,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看她。

    她赶忙收起视线,朝着宿舍楼里小跑着离开。

    其实她刚刚想回答的是,她不怕这些麻烦事,更希望他能麻烦她一辈子。

    只是这样的答案,现在还有点说不出口。

    爬到楼上后,宋画意站在走廊边又望了望,方才他停车的时候空空如也,不知何时已经开走了。

    宋画意回到宿舍的时候,黎花她们正在议论葬礼上发生的意外事件。

    看见宋画意来了,熊羽急忙问她:“你没事吧小宋?”

    宋画意笑着摇头说:“没事。”

    蔚相慕问她:“真的是战瑾琛做的?”

    “警察那边还在调查,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黎花:“我刚刚在网上看见说,战家大少爷的死好像也不是意外,有人说就是战瑾琛为了独吞家产才设的局。”

    熊羽:“这情同手足的兄弟他也真下得了手啊,老爷子遗嘱说的是遗嘱各自一半,又不是一点都没有,还痛下杀手就很没人性了。”

    蔚相慕:“人都是不知足的。”

    宋画意沉默几许说:“我倒觉得不像是战瑾琛做的。”

    三人的视线同时看向她,熊羽问:“小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啊?

    跟我们说说。”

    “我哪知道什么内幕啊?

    我只是感觉他好像不是这样的人。”

    蔚相慕点点头:“的确,我看过几次战瑾琛的采访,感觉文质彬彬挺和善的。”

    黎花:“这人心隔肚皮,小意,你和你家三少这段时间还是注意一点。”

    宋画意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收拾着自己书桌上的课本。

    她之所以觉得背后的真凶不是战瑾琛,一来是和他的几次接触看来,他好像并不是一个利欲熏心的人;二来是因为尹从安奇怪的反应。

    事后回想起来,当时属于突发状况,尹从安离她和战少胤有一段距离,要想冲过来挡刀子的话,她的反应和速度快得有点惊人。

    当时场面混乱,宋画意也没看清楚尹从安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但越想越觉得,尹从安好像是事先就知道了会有人来行刺一般,才会那么准时又快速的挡下那一刀。

    当然这一切都还只是宋画意没有证据的猜测,她不能因为这些就定尹从安的罪。

    毕竟那一刀,尹从安是结结实实的挨下了。

    如果这一切真的是尹从安设的局,那只能说宋画意一直以来都低估她了,她内心的那股狠劲不比孟倩纭小。

    葬礼结束之后,战少胤和战瑾琛同时出面澄清了葬礼上的事。

    虽然战少胤心里对战瑾琛还持有怀疑,但对外界还是帮忙撇清了战瑾琛的嫌疑,说只是精神病患者的随机攻击行为,属于意外,和他人无关。

    毕竟闹出兄弟俩相互残杀的谣言,对战氏未来的发展存有影响。

    风波平息了,并不代表对这件事的调查就此结束。

    战少胤安排人将行凶者送到了最好的精神病院隔离保护,因为他觉得,背后的凶手肯定还会想办法灭口,到时候恐怕就真的毫无头绪了。

    如果真的是战瑾琛,那么这一次一定要揪出他的破绽,也当做是给哥哥报仇。

    下午五点多,战少胤从办公室离开就给宋画意打了电话:“在哪?”

    电话里头,宋画意回答说:“医院啊?”

    战少胤微拧起眉头,沉着声音:“在医院做什么?

    哪里不舒服吗?”

    “看望你的小秘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