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19章 我会担心的
    严怀井笑了笑,在病床旁坐下,拿着水果刀一边削苹果一边说:“反正你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在追求你,你住院了我要是不来,那才奇怪。”

    他总是很直白的表达他对尹从安的喜欢,而尹从安每次听到这样的话,几乎都是沉默着回避或是转移话题。

    “我还以为,你这样的计划是真想让他们俩兄弟内乱,倒是没想到,你是利用我策划了一出苦肉计。”

    严怀井笑着,话里话外却带着淡淡的讽刺,却没有丝毫责怪尹从安的意思。

    尹从安敛眸轻声说:“对不起。”

    严怀井笑看着她说:“倒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只是觉得你太傻而已,这么做值得吗?”

    她觉得值。

    从上次她私自泄漏设计稿的事情后,战少胤几乎就没再和她说过话。

    这次替他挡这么一刀,也算是在他那里重新找回了一点信任。

    “怎么样?

    成功了吗?

    他对你的态度是不是变好了?”

    听出了严怀井话里的讽刺,尹从安的语气变得有点不高兴:“如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那你可以走了。”

    “谁都有可能看你的笑话,但是我不会,我只是想恭喜你计划成功了而已。”

    他削出来的一块苹果切下来,递到尹从安的嘴边,说:“下次想做什么完全可以跟我明说,没必要在我这里单独编一套说辞,那个人是个傻子,下手没轻重,你这样的举动,搞不好会要了你的命。”

    尹从安自然知道这些,可是她觉得,如果她在战少胤那里彻底失去了存在感,那么她活着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所以她才敢赌,就算是赌输了,那也是死在战少胤的怀里。

    尹从安将他手里的苹果接过来,放进自己嘴里咬了一口。

    严怀井说:“我希望你记住一点,不管你有什么打算,我都希望你如实的告诉我,我会尽量想办法帮你,只是下次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他放下手里的苹果和水果刀,用纸巾擦了擦手,然后站起身,微微俯身凑近她,伸手将她散落在脸侧的发丝别到耳后,声音低哑而暧昧地说:“我会担心的。”

    尹从安缩着脖子躲了躲,有些不适应和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严怀井也很快就站直身子,双手插进裤兜看了看她,随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    夜深。

    宋画意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挂着的皓月。

    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蜷在她身旁的豌豆,黑暗中隐约可以看到,隔壁房间还有灯光透到阳台。

    他应该也还没睡。

    宋画意的心里考虑的事很多,除了战少胤在病房里和尹从安单独相处的那几分钟到底说了些什么,还有就是学校里那个奇怪的转校生以及葬礼的突发事件。

    这几件事明明没有什么联系,可同样烦扰得她睡不着觉。

    屋外有脚步声传来,看到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她的阳台,她急忙就闭上了眼睛,也停止了对豌豆的抚摸。

    听见阳台的玻璃门被轻轻推开,脚步声一声一声的朝着床边靠近。

    宋画意僵着身子不敢动,好奇他此刻在干什么,耳边安安静静一点声音都听不见。

    她的脑子里甚至想着漫画里面的剧情,他会不会趁她睡着的时候偷偷亲她?

    明明只是几秒钟的静止,宋画意感觉特别漫长。

    感觉到她手臂下的豌豆被人抱走了,然后他抓起了她的胳膊塞进了被子里。

    “喵嗷——”豌豆小声地叫了一声,紧接着轻轻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渐渐在她耳畔消失。

    又等耳边安静了半分钟,宋画意才睁开眼睛,坐起身子找了找,豌豆应该是被他抱走了。

    他不喜欢豌豆在她床上睡觉,因为豌豆现在掉毛掉得厉害。

    她原本也在客厅给豌豆布置了很温馨的猫窝,可是豌豆就爱到床上挨着人睡。

    不过想到他刚刚帮她盖被子的举动,宋画意瞬间就觉得心里头的烦闷被甜蜜的暖意挤跑了。

    第二天早晨,战少胤又从阳台过来叫她起床跑步。

    平时六点多她都还在被窝,今天过来床上却只有一团凌乱的被子。

    厕所的灯亮着。

    看她已经醒了,他还以为是她已经养成了这个点起床的习惯了,便默不作声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好衣服下楼等她。

    等来等去等了十来分钟,战少胤又上楼,发现她还在厕所。

    厕所里又安安静静的没有什么动静,感到奇怪战少胤这才敲了敲门:“怎么还没出来?”

    蹲在马桶上的宋画意抬头看着门外的黑影,声音有点难受虚弱地说:“我肚子疼。”

    “怎么了?”

    “……亲戚来了。”

    战少胤听闻之后沉了口气,说她:“活该,冰奶茶不是很好喝吗?”

    宋画意努努嘴没回答,看着门外的黑影走开。

    没隔几分钟战少胤又回到了房间,手里多了一杯热姜茶,和一个热水袋。

    宋画意从厕所里走出来,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一样,都顾不上战少胤了,皱着眉头捂着肚子径直朝着床边走去,掀开被子又躺了进去。

    “把姜茶喝了。”

    宋画意看了一眼床头还冒着热气的杯子,小声嘀咕一声:“喝了要长痘痘。”

    战少胤一个白眼扫过去,她觉得身体四周的寒意阵阵的冒,急忙坐起身子“咕咚咕咚”的把他的“一片好心”喝了下去,倒头又栽进了床里。

    战少胤有去咨询过中医,本想用中药调理一下她的身子,但看她平时吃个感冒药都费劲,天天喊她喝中药不现实。

    所以平时就比较管束她的生活习惯,但他也不能时时刻刻都盯着她,她又没那么听他的话,抵抗不了冰镇饮料的诱惑。

    痛起来的时候倒是说以后再也不喝了,这一阵一过,她就忘了当时是怎么疼的了。

    热水袋暖好之后,战少胤掀开被子直接塞到了她小腹处。

    宋画意还惊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战少胤已经收回了手。

    她则微红着脸用手捂着热水袋。

    为了照顾她,战少胤上午也没出去跑步了,就在楼下遛了遛狗就回来了,连公司都没去,时不时去房间看她一眼。

    大概疼得她晚上就没睡好,这会疼痛减轻了,就蜷着身子睡着了。

    虽然想让她痛一痛长长记性,可是真看着她疼得冒冷汗又觉得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