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21章 背叛我妹妹
    消防员看着狗朝着他们跑来了,也省得着找主人了,抱着豌豆朝他们走过来说:“你们这狗是不是训练过啊?

    在楼道里就看见它叼着这只小猫往楼下走。”

    宋画意急忙将豌豆接过来,豌豆眼睛睁得圆圆的,应该还有点懵,没明白自己为什么被狗叼着走。

    “太谢谢您了,辛苦了!”

    宋画意急忙道谢。

    “没事,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

    火势已经差不多控制了,不过我们还得去确认一下现场有没有易爆的危险物品,还辛苦各位多在楼下等待一会。”

    说完,这位消防员又一头扎进了大楼里。

    猫天生敏感,豌豆夹着尾巴窝在宋画意臂弯,看到周围陌生的环境,周围又全是人,闹闹哄哄的,就一直紧张的左顾右盼。

    不安的伸出了爪子,把宋画意的毛衣抓得紧紧的。

    隔着毛衣抓到了宋画意的肉上,“嘶~疼疼疼。”

    战少胤看着她想要抱开豌豆,豌豆的爪子却勾在了宋画意的毛衣上。

    战少胤皱着眉头将豌豆的爪子取下来,宋画意直接就把豌豆递给了他:“你抱一下吧,太容易挂到我的毛衣了。”

    战少胤明显很嫌弃不停掉毛的豌豆,将它在空中举了一会,豌豆不舒服地挣扎起来了,他才被迫将豌豆抱在了臂弯。

    宋画意蹲下身子摸着将军的头说:“幸好将军会开门,我们将军好聪明啊!”

    战少胤一脸不爽,白色猫毛立马就沾在了他黑色的西装上,只要是豌豆挨过的地方,就没有不留下痕迹的。

    关键是它那大尾巴又一直扫来扫去,战少胤无奈的沉了口气,索性不去管身上的猫毛了。

    火势控制之后,看着救护车上抬下了两个担架进了楼里,不一会就抬着两具盖着白布的遗体迅速装进了车里。

    人群里立马议论了起来:“唉呀!太造孽了,应该是被活活烧死的吧?”

    旁边一个大妈说:“我就住他们对门,是对小情侣,上午就听见他们两吵架,我还说去劝一劝,敲半天门也没人开。”

    宋画意垂着眉眼,眼中有些痛惜。

    战少胤侧头看着她,明白她就是一个会为陌生人的不幸而惋惜同情的一个女孩。

    只是他现在又在怀疑,这次的火灾是不是葬礼行凶的后续?

    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救援,这场大火才算是彻底结束了。

    电梯恢复了使用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六点了。

    回到楼上,屋子里还有烧焦的味道。

    屋子内部倒没什么损失,只是阳台上的玻璃炸了,墙面熏成了黑色,阳台上的花也都烧成了炭,无一幸存。

    战少胤看了一圈之后,说:“得找人重新翻修一下,今晚先住酒店吧。”

    “豌豆和将军呢?”

    “一起。”

    “那我去装点猫砂。”

    战少胤订了酒店,就在名承公馆马路对面。

    宋画意只负责牵着将军,战少胤一手抱着胆小紧张不安分的豌豆,另一只手拎着猫砂和换洗的衣物。

    在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就看见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在前台调查什么,似乎是和今天的火灾有关的事情。

    上楼找到了房间,战少胤去洗澡的时候,宋画意就躺在床上点了外卖。

    ……    正在警局吃泡面的宋景华接到了一个电话:“宋队,我看们刚刚看见你妹夫了。”

    宋景华不以为然,语气甚至还有几分不耐烦:“看见就看见了跟我打电话做什么?

    !让我过去列队欢迎他?”

    “不是……我看见……”    “有话直说,磨磨唧唧跟着老娘们似的。”

    “我们看见他……和一个女的开房了。”

    “什么?

    !”

    宋景风的怒气用分贝从电话里传了过来,手里的泡面也不香了,立马就拿着警帽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问:“哪个酒店?”

    ……    战少胤从浴室出来,看见宋画意倒在床上就说她:“一身都是毛还在床上滚,赶紧去洗澡!”

    宋画意立马就床上弹坐而起,坐在床边笑着对他说:“我点了麻辣烫。”

    看战少胤等了她一眼,她急忙又补充了一句:“微微微辣的!”

    “赶紧去洗!”

    “哦。”

    宋画意不敢怠慢,立马抓起睡衣就跑进了浴室。

    正擦头发,战少胤接到了顾翡打来的电话:“胤爷,的的确确只是意外,小情侣吵架,冲动酿成的恶果。”

    得知是意外战少胤才松了口气,他之所以这么小心谨慎,是担心会牵连到宋画意。

    宋画意洗到一半,就听见外面有敲门声。

    外卖这么快到了?

    战少胤用脚轻轻踢开再他腿边蹭来蹭去的豌豆,转身过去开门。

    门刚掀开一条缝,就被外面的力量猛的推开。

    战少胤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人揪住了他的衣领,一拳重重地落在了他右侧的脸上。

    那力道不是开玩笑的,喉咙里都有了血腥味。

    战少胤皱起眉头,看着打他的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就听见宋景风揪着他的衣领,有点歇斯底里地说:“老子是来抓嫖的,跟老子走一趟吧,还有你里面那个女人,给老子带出来!”

    战少胤皱眉不语,宋景风继续骂骂咧咧:“老子倒要看看是哪个骚狐狸!”

    “汪汪——”将军护主地冲过来,对着宋景风嚎叫。

    听到狗叫身,宋画意才意识到不对劲,因为将军特别温柔,一般都不会乱叫的。

    她急忙关掉了水龙头,安静下来之后,就听见屋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叫嚣着:“人呢?

    喊出来我瞧瞧是朵什么花好看得让你背叛我妹妹!”

    宋画意一听,有点云里雾里搞不清状况,但是听他二哥这语气就感觉大事不妙。

    急忙胡乱地擦了一下身子,套上睡裙冲了出去,看着宋景风揪着战少胤的衣领将他抵在门边的墙上质问着他。

    战少胤面无表情,但眸中明显感觉得到他的不爽。

    要不是碍于对方是宋画意的哥哥,事情闹僵了她不好处,战少胤可能已经还手了。

    “二哥?

    !”

    宋画意不解地看着二人,又看了看站在门边的两个民警,有点眼熟,好像就是刚才在酒店前台碰见的那两个。

    “小意?”

    宋景风看见宋画意的时候也有点懵。

    “二哥你这是干嘛啊?”

    战少胤这才开了口,语气却有点嘲讽:“你二哥抓嫖呢。”

    “什么?”

    宋画意更不明白了。

    宋景风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了看宋画意又看了看被他一拳打到嘴角出血的战少胤,一改刚才凶神恶煞的模样,尴尬地笑着松开战少胤的睡袍领子,还用手给他顺了顺被拧出来的褶子:“误会,都是误会,妹夫你别往心里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