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29章 男人的冷暴力
    顾翡立马就回复过来,还是发的语音,不过战少胤转成了文字,显示着:这人不是苏骧吗?

    当红小鲜肉,你直接在网上搜就行。

    紧接着顾翡又补充了一句:胤爷,你不会看他长得秀气动什么不该动的心思了吧?

    我可提前告诉你啊,他是男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和小嫂子过日子!    战少胤还希望这苏骧是个女的,那么他就不担心失去宋画意了。

    宋画意气鼓鼓的吃着饭,想着自己费尽心思点了一桌子菜,他不领情就算了,还冷言冷语的拿脸色给他看,越想就越气。

    战少胤则在手机搜索引擎里输入了苏骧的名字,看了看他的资料。

    第一眼发现的,就是资料页面上那个“22岁”。

    比她大两岁。

    算是同龄人。

    头一次战少胤这么羡慕一个人的年轻。

    他二十八了,和她差不多隔着三个代沟。

    以前上学的时候他都从未羡慕过别人的校园爱情,可是现在他却多希望自己能年轻一点,能每天在学校陪着她。

    陪她一起上课放学,陪她一起去图书馆,每天都这样陪她一起来学校食堂吃饭,周末在宿舍楼下等她一起逛街看电影……    再大概看了一下苏骧的其他资料,也算得上是年少有为,出道两年就站在了娱乐圈的顶端,微博坐拥九千万粉丝……    长得也还过得去,这种光鲜亮丽受人追捧的明星,没几个小女生能抵抗得了吧?

    同样颜值爆表、事业成功地两个男人,一个是她口中相差八岁的“老男人”;一个是年龄相当的校园风云人物……    这样的选择似乎不难做。

    战少胤合上手机,看了一眼还在赌气往嘴里塞土豆的她,眼中惆怅了起来。

    八岁的差距他原本还是有信心拥有她的,可倘若她爱上了更适合她的男人,那么他还能怎么办?

    最可怕的就是她已经慢慢填满了他的心,却突然发现某一天她可能会离开。

    即便此刻想想也觉得撕心裂肺的痛。

    可他觉得,如果那一天真的到了,他还是会选择放手成全,因为她值得去拥有更好更适合的爱情和婚姻。

    之前他还总觉得她是喜欢他的,现在却不确定了。

    他不懂小女孩的心思。

    又或许她之前的确是喜欢他,只是遇到了更好的人,换了喜欢的对象也很正常。

    毕竟刚结婚的时候她就说了,结婚只是为了“好玩”。

    既然是游戏,就总会结束。

    不过他愿意让她玩得尽兴,并让她在想结束的那天全身而退。

    打了个饱嗝的宋画意,完全不知道坐在对面的男人脑子里在想了些什么。

    只是没听见他说话,抬头又看见了他的面瘫脸,心里就很不畅快。

    “你还吃不吃?

    不吃就走了,我回宿舍睡午觉。”

    战少胤把手机放进衣服口袋里,率先站起了身。

    他的车就停在食堂楼下,下楼就钻进了车里,但是并没开走。

    宋画意犹豫了一下才拉开后排的车门钻了进去。

    食堂到宿舍的距离走路也就几分钟,开车更是一划就到了。

    两人都没说话,宋画意也没再讨好他。

    轻“哼”了一声,别头拉开车门就走下了车,头也不会的走进了宿舍楼。

    爬了一层楼之后,宋画意就站在走廊阳台望了望,发现他的车还停着。

    心里舒坦了一些。

    爬到二楼又望了望,车还在。

    到了她所住的楼层,再望过去,路边空空如也。

    那一秒她的心好像也空了似的。

    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总之心里变得闷闷的。

    熊羽叫她打游戏她也没心情,蹬掉脚上的鞋子就钻进被窝里。

    蔚相慕问她是不是感冒了,宋画意只是说犯困想睡会。

    可是蒙在被子却怎么也睡不着。

    拿着手机看了好几遍他们之前的聊天记录,戴着耳机把他之前发的语音都听了一遍,眼泪不知不觉就“啪嗒啪嗒”的往枕头里掉。

    他是不是已经烦她了?

    心里是不是已经想离婚了?

    她记得之前在一个情感话题里看到过,男人想分手一般不会直接说,而会使用冷暴力逃避你,直到逼得女生无法忍受了而提出分手。

    他现在是不是就是如此?

    下午放学也不是他来接的,车里只有司机。

    回到家里画漫画画到六点多,他既没有回家也没叫她出去吃饭,也没有告诉她晚餐自己解决。

    像是根本就不关心她了。

    简单下了一碗面吃了,无心再构思漫画,坐在客厅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心思却早已飘远。

    看着时间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的划走,宋画意蜷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睡得并不好,心里牵挂着什么睡得不踏实,也觉得有些冷。

    一夜睡得迷迷糊糊到了黎明。

    天色微亮,电视依然开着,她依旧睡在沙发上。

    爬起身子看了看房门边的她给他摆放好的拖鞋,昨天是什么样,现在就是什么样。

    他一夜没回来。

    急忙又看了看手机,聊天内容还停留在昨天。

    夜不归宿却连一条信息都没了,以前他有什么事都会提前告诉她的……    他是故意不想联系她。

    宋画意翻出了他的号码,又退出了拨号页面,仰躺在沙发上,眼泪再一次急急地落了出来。

    将军听到了她压抑的哭声,跑到沙发边用脑袋蹭她,像是在安慰她。

    宋画意伸手抱着将军,哭得更厉害了。

    头痛鼻塞胸口发闷,伸手抽出茶几盒子里的纸巾不停地擦着眼泪,擦得眼睛都红肿发痛了。

    心里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或许洛伊倩说得每没错吧,爱情对他们来说是绊脚石。

    婚姻由利益开始,如今失去了价值便自然走向了灭亡。

    她还是输了吗?

    又是两天浑浑噩噩地过去了,他一点消息也没有。

    宋画意忍不住从顾翡那里打听了一下战少胤的消息,才得知他这几天是去出差了。

    听说,今晚回来。

    宋画意不想再这么煎熬下去了,如果他心意已决,那么久趁早结束这一切吧。

    九点多,屋外传来了车响,将军立马爬起了身子,蹲守在了门边。

    门锁发出开锁成功的提示音后,房门从外打开,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提着行李箱走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