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36章 亏本生意
    宋画意转而问他:“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跑这来了。”

    战少胤收起思绪,很快找了借口说:“突然想起铅笔快用完了,进来买点备用。”

    “隔壁才是文具店啊。”

    “是吗?”

    宋画意:“算了,等下我陪你过去,我有那个店的积分卡,再买一单就能领史迪仔了。”

    战少胤:“什么仔?”

    “哎,说了你也不懂,我先去那边付定金,你在这等我。”

    看着宋画意跑开的背影,战少胤心里还在纠结那个什么仔,莫非……这就是他们年轻人才聊得懂的话题?

    隔壁文具店,战少胤随便拿了一盒自己常用的那个牌子的铅笔,回头就看见宋画意在身后的货架上挑选颜料。

    战少胤:“不是才补了色吗?”

    宋画意:“要凑够三百才能积分。”

    战少胤:“你那个什么仔值三百吗?”

    宋画意:“肯定不值啊。”

    战少胤:“那你怎么不直接买一个?”

    宋画意:“买和送能一样吗?

    反正这些东西都是迟早会用到的啊,买回家囤着又不会浪费,然后还白送你一个娃娃,亏你还是做生意的,这点账都算不明白。”

    战少胤倒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被她给嘲讽。

    最后战少胤结的账,他就买了一盒铅笔,结果贴进去三百多。

    显然是笔亏本生意。

    不过看到她用积分卡顺利兑换了那个什么史迪仔时眸中溢出的笑容,战少胤又觉得这钱不亏。

    小女孩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吗?

    三百块钱积一分,十分换了一个钥匙扣小布娃娃,还挺丑一娃娃,她还觉得自己赚到了。

    乐得不行,还拍照朋友圈,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人傻钱多。

    宋画意朝前走了几步,发现战少胤还跟在身后,便说:“我回学校了,你还跟着我干嘛?”

    “送你进去。”

    宋画意抿抿唇没再说什么,心里却知道他是因为刚才听她说苏骧可能在跟踪她,他是在担心她。

    此刻雪沫很小,地上堆积这一层薄薄的雪,走过便会留下脚印。

    这样的景色中,即便和他一前一后的走着,宋画意也觉得特别浪漫。

    当看着迎面走来手牵着手说笑的小情侣,宋画意心里头还是有点小羡慕。

    不过如今这样,宋画意已经知足了。

    对她来说,她已经算是失去过他一次了。

    分开的那几天宋画意也不是毫无所获,她学会了一件事就是珍惜眼前。

    在一起一天就开心知足一天,倘若真的缘分尽了到了离婚的分手的时候,至少还有一段美好的回忆可以收藏。

    郊外的一所私人精神病院。

    庭院中堆满了积雪。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在院外清过雪的道路上落停。

    车内的男子刚下车,院内就有一个穿着暗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撑着伞过来迎接。

    “三少,没想到您亲自来了。”

    战少胤跟着中年男人一边往庭院里走一边问:“他现在情况如何?”

    “还是老样子疯疯癫癫的,不过早上的护工说,听见他嘴里一直不断的重复着一句平常没太说过的话,含糊不清的像是人名,听上去有点像……”    战少胤敛眸看了中年男子一眼,声色淡凉:“但说无妨。”

    中年男子抿了抿唇才开口说:“……像二少的名字。”

    闻言,战少胤拧起眉头,走进医院后,由负责接管行凶男子的医生带着战少胤去了病房。

    医生一边开门一边对战少胤说:“我们这边也在积极的尝试治疗,但目前还没任何好转的迹象。”

    战少胤:“确保他的安全就行。”

    走进病房后,先由医生跟他简单的交流了几句,用零食哄着他,问他:“小川,你跟阿姨说,你早上的时候在叫谁的名字?”

    小川是医院这边临时给他取的代称。

    小川一边剥糖纸,一边警惕的看着战少胤,对于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似乎让他感到了不安。

    医生就笑着说:“这个糖就是这个大哥哥给的,大哥哥那里还有好多这样的糖果,只要你乖乖回答哥哥的问题,这些糖就都是你的。”

    小川将信将疑的看着战少胤,医生对着战少胤轻轻点了点头,战少胤才走上前,语气不冷不热,问:“那天是谁带你去那个地方的?”

    一个名字就从小川口中脱口而出:“战瑾琛。”

    然后他的嘴里就开始不断的重复着这三个字,虽然言语有点不清晰,但能够辨别得出就是战瑾琛的名字。

    但正是因为他这么明确的说出了战瑾琛的名字,反倒让战少胤减轻了对战瑾琛的怀疑。

    倘若真的是战瑾琛指使的,他必然会把自己的身份隐藏得严严实实的,不可能让一个傻子都能记住他的名字。

    为了证实自己的分析,战少胤从手机里翻出了一张战瑾琛的照片,问小川:“是他吗?”

    小川看了一眼,虽然没有回答,但是从他呆滞的模样看得出来,他并没见过照片上的人。

    除此之外再也问不出什么,小川应该是被人指使的时候同时也被灌输了战瑾琛的名字,所以只要一问是谁,他脱口而出的就只是这个名字。

    线索又一次断了,战少胤想不出除了战瑾琛,还会有谁会想要他的命。

    或许真的如尹从安在医院的时候所说的那样,那个人的目的并不是他,而是想挑拨他和战瑾琛的关系。

    这样的说法如今看来是最说得通的,不过战少胤并不赞同尹从安怀疑宋家的想法。

    宋画意嫁给他这么久,从来没在他面前提起过任何关于她家庭利益方面的事,也从来没为宋家争取过什么。

    宋家虽比不上战家,可也算得上是自给自足,干不出这种事。

    而尹从安的话,是不是有些过于针对宋家了?

    可那一刀是尹从安替他挨下的,而且她也没理由这么做。

    排除了这些人之后,战少胤想不出还会有谁。

    “嗡——嗡——”    战少胤摸出裤兜里作响的电话,里面就传来顾翡的声音:“胤爷,白哥开会的时候突然晕倒了,我现在正送他去医院呢,你下午能不能抽空过来一趟?

    下午有个合同得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