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38章 错就是错
    宋画意一边磨咖啡豆一边想,战瑾琛看上去可比战少胤还要沉稳老练许多,给人的感觉更是正经严肃得多,他这样的人都能在暗地里养小姑娘,那么战少胤是不是也有可能偷偷摸摸的干这些事?

    虽然现在好像还没有这方面的苗头,不过宋画意觉得她还是得防着点。

    煮好咖啡给战少胤端进办公室,看见他一边吃着饭一边翻着她的作业本检查她的作业。

    宋画意放下咖啡杯之后,就静悄悄的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不错,比以前进步了。”

    听见他的夸奖,宋画意心里的骄傲还没上脸,紧接着就被他泼了一盆冷水:“大毛病没有,小问题不少,都给你画出来了,自己好好看看。”

    说着,他就将笔夹进作业本里,然后丢给了她。

    宋画意打开本子,认真看了没一分钟,就抬头不满地说他:“错别字而已,你要不要那么较真啊?”

    “错就是错,不分大小。”

    宋画意努努嘴,低头修改。

    “叩叩——”乔明璨敲门进屋,先是对着宋画意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走到战少胤身边说:“这是开发区那边的招商方案,你抽空看看。”

    战少胤点点头,伸手将文件袋接过来,看乔明璨还没走,战少胤拿起纸巾擦了擦嘴问他:“还有什么事?”

    “今天上午你不在,钱夫人过来找过你。”

    说着,乔明璨递出两张黑色调的演出票,“她邀请你和嫂子去看她的演出。”

    宋画意原本还没反应过来“钱夫人”是谁,看见那张演出票的时候,才明白过来是孟倩纭。

    战少胤伸手接过演出票,随手放在了桌边,对着乔明璨点了点头说:“好,你去忙吧。”

    等乔明璨出去后,宋画意才伸手将那两张演出票拿过来看了看,语气酸酸的说:“孟姐姐对你是真好啊,这前排票网上得卖两千多呢。”

    战少胤端起她刚才给他煮的咖啡喝了一口,不紧不慢地说:“那你问问你身边有没有要买票的,你又可以赚点零花钱了。”

    宋画意抬眼看着他,打量了他几秒,问:“你的意思是……你不去?”

    战少胤笑着反问她:“你希望我去?”

    宋画意故作不在意的挑挑眉:“随便你啊,想去就去呗,毕竟一票难求。

    况且……万一你想看这高贵的黑天鹅呢?”

    “我看还是不去了。”

    宋画意漫不经心的卷着手里的票,看着他。

    紧接着就听他正儿八经的语气说:“我怕到时候全场都是醋味,我倒是闻习惯了无所谓,就怕会影响别人。”

    宋画意卷票的动作一顿,懒洋洋地从沙发上坐直身子,姿态大方地说:“我就要去,我还挺喜欢孟姐姐的,上回在学校表演的时候我没看到,还觉得挺遗憾的,人家孟姐姐这次特意留了票,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了。”

    战少胤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她,也不知道她这小脑袋瓜里又在打什么小算盘。

    一口一个“孟姐姐”的,叫得那么亲热,心里还不知道藏着什么小把戏。

    不过战少胤觉得她耍小聪明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本来还觉得她想去就去没什么关系,可战少胤看到票上标注的特邀嘉宾有苏骧的时候,他突然就理解了宋画意明明不喜欢孟倩纭还非要去看这场演出的心理了。

    演出时间是下个月的二十四号,也就是平安夜,还有些时日。

    第二天,宋画意去礼品店取了礼物,她定制了一个等身抱枕,上面印的是钱奕蝶漫画的男主角画像。

    她自己还挺喜欢的。

    宋画意提前问过钱奕蝶了,知道她并不办生日会,所以中午战少胤来学校接她吃饭的时候,就蹭战少胤的车先去了钱奕蝶住的地方。

    打电话叫钱奕蝶下来拿礼物。

    宋画意摇下车窗到处张望,不一会就看见穿着黑色羽绒服的钱奕蝶一路小跑了过来。

    靠近一些后宋画意才注意到,钱奕蝶左边袖子空荡荡的,像杨过似的。

    宋画意推开车门,下车朝着钱奕蝶挥了挥手。

    钱奕蝶走近后,就可以清楚的而看到她脖子上毛衣外边缠着白色的绷带,第一句话就问她:“小蝶,你的手怎么了啊?”

    “……脱臼了。”

    顿了顿,钱奕蝶又笑着补充解释了一句,“下雪路滑,不小心摔倒了。”

    “严重吗?”

    钱奕蝶摇摇头:“过两天就可以取绷带了。”

    宋画意转身拉开后排的车门,抱枕抽了真空,装在一个四四方方的礼盒里,盒子不算大,但钱奕蝶一只手明显拿不了。

    “走吧,我给你送上去。”

    钱奕蝶见盒子较大,她自己的确没办法拿:“麻烦你了小意,这么大老远还专门过来给我送礼物。”

    “没事,刚好也顺路。”

    宋画意弯下身子对战少胤说了声,让他在这等她。

    然后就跟着钱奕蝶以前走进了社区。

    “是不是因为手受伤了所以才不办生日会啊?”

    钱奕蝶笑了笑:“我一直都没过生日,都没想到你会记得。”

    “其实我也是看你的粉丝在说我才知道的。

    你啊自己还是小心一点,还好这次受伤的是左手,如果是右手你那些等更新的读者粉丝可就难熬了。”

    上楼之后,宋画意把礼盒放在了她屋子里的茶几上。

    她自己也忙着走,钱奕蝶似乎也不方便留她,将宋画意送到了电梯门口又折了回去。

    刚才宋画意进屋的时候看见玄关处有男士皮鞋,不过宋画意记得钱奕蝶说过她没男朋友。

    不由就想到了钱池野,难免联想到钱奕蝶脱臼的手臂是不是也和钱池野有关。

    宋画意一路小跑回到了车里,就问战少胤:“那个钱池野是不是也住这里啊?”

    战少胤:“好像是。”

    “我怀疑他是不是虐待小蝶啊?

    感觉每次看见小蝶的时候,不是这受伤就是那受伤的,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啊?”

    战少胤没有回答,启动车子朝着饭店开去。

    宋画意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自言自语地嘀咕:“小蝶太可怜了,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帮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