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39章 想出去吗
    战少胤斜睨宋画意一眼,说她:“我看你是小说漫画看多了。”

    “不是你说的钱池野有暴力倾向吗?

    而且我觉得小蝶一直都特别怕他,感觉他肯定对小蝶动过手。”

    “这种事归你二哥管,轮不到你操心。”

    宋画意一想也有道理,钱池野如果真的动手的话,小蝶应该会报警的。

    钱奕蝶回到房间就拆开了礼盒,从压缩袋里取出等身抱枕的时候,她的脸上就不由浮起了笑容。

    她漫画里的男主角的确有钱邱承的影子,所以看着抱枕上的卡通人物,在她眼里就像是看到了钱邱承一样。

    她很喜欢这个礼物。

    可随即她又担心了起来,抱枕这么大,钱池野肯定会发现的,到时候~肯定又要问东问西。

    不过是宋画意送的,他应该不会介意吧?

    虽然这么想着,钱奕蝶还是把抱枕遮在了被子下面。

    “嗒——嗒——”屋外传来了脚步声,钱奕蝶主动走到屋外,本想在外面和他打声招呼,他就不会到她房间里来。

    一走出去就看见钱池野搂着一个身材丰满高挑的女人走进了屋。

    钱奕蝶抿了抿唇没出声,钱池野也只是看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低头和怀里的女人亲了一下。

    女人一边脱脚上的高跟鞋,一边看着钱奕蝶,问钱池野:“她是谁啊?”

    钱池野脸上笑着,语气却带有一丝危险:“不该问的就别问。”

    女人识趣地笑了笑,脱掉了披着肩上的貂皮披肩,缠在钱池野身上,钱池野抬手将她打横抱起,嘴里说着暧昧的话语,径直上了楼。

    钱奕蝶松了口气,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两个多小时后,听见女人下了楼,开门离去。

    钱池野晚了几分钟才下来,脚步声慢慢朝着钱奕蝶的房门靠近。

    他推门进来,看着坐在书桌旁的钱奕蝶,冷冰冰地问:“手好些了吗?”

    钱奕蝶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轻“嗯”一声。

    “想出去吗?”

    钱奕蝶看着他,看不穿他的情绪,她也没敢回答。

    说“不想”太假,说“想”又害怕他并不是真的想让她出去。

    果不其然,几秒钟后他就说:“今天哪也别想去,在家里好好待着。”

    说完,他关上了房门,但并没反锁。

    他没锁门只意味着她可以下楼拿拿快递或者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买东西,而不可以走太远,更不能约朋友出去玩。

    哪怕今天是她的生日。

    他又出去了,每次听见他的离开,钱奕蝶都觉得算是片刻的解脱。

    下午五点多,她正翻找着冰箱准备随便做点什么东西吃。

    “叮——叮——”手机铃声催促了起来。

    看了看来电号码,虽然没有存储,但是她清楚的知道是谁。

    “……喂。”

    等来的却不是她想听到的声音,而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小蝶吗?

    我是你二婶,我和你二叔现在在你楼下,你方便下来一趟吗?”

    “……在我楼下?”

    孟倩纭这才笑着解释说:“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给你带了点小礼物,你在家吧?”

    “在……您稍等一下,我这就下来。”

    钱奕蝶有点惊讶,他居然还记得她的生日。

    下楼就看见钱池野的车停在楼下,孟倩纭坐在副驾驶,摇下车窗把她招了招手,人都没下车,直接从窗户里递出一个纸袋给钱奕蝶:“我给你挑了一条裙子,不过是你二叔付的钱,所以这礼物也算是他给你买的了,你回去试试合不合身,不合身我再拿去换。”

    钱奕蝶伸手接过袋子,小声说了句:“谢谢。”

    视线下意识的朝着驾驶室望了望,刚好钱邱承也凑过声来,说:“还是你亏你二婶心细,我都记不得今天是你生日了。”

    钱奕蝶笑了笑,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蝶你一个人在家吗?

    要不跟我们一块出去吃饭吧?

    顺便帮你简单过一下生日。”

    孟倩纭热情地说。

    钱奕蝶后退一步,笑着婉拒:“谢谢二叔二婶,我已经煮好饭了……”    “那行吧,那我们就先走了啊。”

    钱奕蝶点点头,朝后让开了半步。

    却听见钱邱承问她:“你的手怎么了?”

    钱奕蝶笑着,还是用同样的理由糊弄了过去。

    钱邱承还说她没长大,和小时候一样路都走不好。

    钱奕蝶鼻尖酸了酸,望着他的车开远。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袋子,转身走进楼里,钻进了电梯。

    钱邱承的车刚开到小区门外,就看见钱池野手里提着一个蛋糕盒子朝着小区门口走来。

    钱池野认出了钱邱承的车,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圈,故意站在了路中间。

    钱邱承也放慢了车速缓缓落停,孟倩纭摇下了车窗,看着钱池野手里的蛋糕,笑着对他说:“回去给小蝶过生日啊?”

    钱池野不答反问:“你们来这做什么?”

    孟倩纭:“今天不是小蝶生日吗?

    我和邱承给她买了一条裙子当礼物,顺路就给她送过来了。”

    “费心了。”

    钱池野嘴上这么说着,但连句“谢谢”都没有直接走人了,明显是有些不领情。

    丝毫不遮掩自己对钱邱承的抵触和厌恶。

    钱奕蝶回到房间,将袋子里的裙子取出来看了看,虽然是孟倩纭挑选的,不过在挑选的时候钱邱承应该还是给了他自己的意见,认为什么样的裙子比较适合她。

    想着,钱奕蝶就拿着裙子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

    一条墨绿色的丝绒长裙,虽然是她平时不太穿的类型,但裙子确实很漂亮。

    不等她多打量欣赏,就听见屋外传来了声音。

    钱奕蝶急忙就将裙子胡乱地折起塞回了袋子里,听着脚步声一步一步的靠近,情急之下,她直接把袋子塞进了梳妆桌下面的柜子里。

    当她刚关上柜门站起身的时候,房门就从外面打开。

    钱池野站在门口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走进屋子里就拉开了几扇衣柜的门,动作急躁粗鲁的在柜子中翻找着什么。

    看他情绪不对,钱奕蝶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

    “藏哪了?”

    他停下搜找的动作,转过身问钱奕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