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40章 她的生日
    钱奕蝶颤了颤眸子,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钱池野的视线落到了床上,床上明明没人,被子里却隆得高高的,他立马走过去伸手掀开被子,看到遮在被子里的抱枕,冷笑了一声。

    钱奕蝶急忙就小声的解释说:“……是小意送给我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钱池野笑容渐渐狰狞,“你漫画里的男人是谁?”

    钱奕蝶咽了咽口水,被他的视线吓得不敢开口。

    “嗯?”

    钱池野冷冷逼问,一边朝着书桌走去一边说:“你怎么这么贱呢?

    想抱着这个枕头幻想什么?

    嗯?”

    看着他从书桌上的笔筒里拿了一把剪刀,不由分说地就将剪刀刺进了枕头中,胡乱的将抱枕剪碎。

    直到抱枕上印着的人物面目全非。

    抱枕里面的白色的填充绒散得满屋都是。

    他似乎并没泄气,拿着剪刀又走向了衣柜,拉开了另一扇衣柜门,把她里面挂着的衣服一件一件取出来。

    是他给她买的他就直接扔到地上,凡是他不知道来历的,通通剪碎。

    钱奕蝶看着散落一地的衣服和碎布,看着那个拿着剪刀如同恶魔一般失去理智的男人,她不敢出声,更不敢靠近。

    她很怕惹恼了他,那把剪刀会落在她的身上……    “哪一件是他给你买的?

    嗯?”

    “以为偷偷摸摸地和他见面我不知道是吗?

    还敢把他送的东西往家里拿?

    钱奕蝶你长胆子了啊。”

    他自言自语般的絮叨完,突然转身冲着她吼:“东西拿出来!”

    钱奕蝶被他的声音吓得抖了一下,看和他手里紧紧拿着剪刀面目表情狰狞的看着她,她颤抖着手,弯下身子将身后的抽屉拉开,颤颤巍巍地将装着裙子的纸袋从里面拿了出来。

    钱池野冷笑一声,伸手将她手里的袋子一把抓过去,将手里的剪刀丢在床上,一并将袋子里的裙子倒了出来,然后将纸袋撕成两半丢在地上。

    他提起裙子,一边打量一边说:“还想藏起来偷偷做纪念是吗?”

    他说话的时候笑着,语气也不重,却让钱奕蝶恐惧不已。

    “你会把它藏起来,就是因为知道我发现了会生气对吧?”

    他笑着故作停顿,手拿着裙子朝着钱奕蝶走近两步,接着说:“明知道我会生气你还敢去收他给你的礼物,是不是还心存侥幸以为我不会发现就安然无事了?”

    “嗯?”

    他看着低着头身子忍不住发抖的她,低声命令:“说话。”

    她颤着声音,嘴里只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这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没有任何道歉的味道。

    对钱奕蝶来说,这三个字只是在他生气失去理智时的缓和剂。

    她以前在他发怒的时候也尝试过解释和讲道理,认为他不该这么干涉她的生活。

    换来的只是他变本加厉的管束和辱骂折磨。

    所以后来,她在他失控的时候不敢再说任何,只知道“对不起”能够让他稍微减轻怒火。

    钱池野果真没再继续冷嘲热讽,却也没有善罢甘休。

    他伸手不怎么温柔的扯下了缠在钱奕蝶脖子上的绷带,将手里的裙子塞到她手里,下令说:“换上。”

    钱奕蝶愣愣地看着他,没有动作。

    钱池野丝毫没有等待的耐心,不顾钱奕蝶受伤的手,伸手将她身上的毛衣和打底衫一并脱下。

    手上的疼痛让钱奕蝶不适的皱眉,下意识的抬起手挡在自己胸前。

    而钱池野拉开她的手,将裙子从她头上套下,拽着她的手塞进袖子里,可以说是借助蛮力将裙子穿在了她的身上。

    拉上了拉链,将她推到衣柜一侧的全身镜前。

    他站在她身后看着镜中的她,笑容阴森,问她:“好看吗?

    喜不喜欢?”

    钱奕蝶害怕的咽了咽口水,不敢动也不敢说话,神色恐慌的看着镜中的他,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他像是一个造型师一样,满意的看着他打扮出来的作品,还伸手理了理钱奕蝶的长发,动作看似温柔至极,却让钱奕蝶一刻也不敢松懈。

    “问你喜不喜欢。”

    问完,他又自说自话地回答:“你亲爱的二叔送给你的,你肯定很喜欢对吧?”

    “想偷偷藏起来,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像此刻这样穿在自己身上,然后幻想着他在身边,对吗?”

    钱奕蝶下意识的轻轻摇了摇头,看着他从床上拿起了他刚才丢下的剪刀,再次回到她身后。

    弯腰提起垂在她脚踝处的墨绿色裙摆,二话不说落下了剪刀。

    一刀一刀的将裙子剪成两半。

    落到上半身的时候,冰冷的剪刀落到她后背的肌肤上,钱奕蝶浑身僵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能够感觉得到,锋利的剪刀尖在他粗鲁的裁剪动作下,戳破了她后背的皮肤,有点疼,她咬着唇,委屈地落泪,却一声也不敢吭。

    裙子从尾剪到了头,彻底破碎。

    “哐当——”剪刀被他丢在地面,他像是嫌脏一样,抽出纸巾擦了擦手,若无其事地离开。

    看着一屋子的狼藉,钱奕蝶深吸口气将眼泪逼了回去,好好的生日却过成了这样。

    她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会换来他这样非人的对待,他跟她说,这就是她的命。

    别着手用纸巾擦拭了一下背上的血迹,好在伤口不深,很快就止了血。

    换回了自己的睡衣,弯腰将地上还完好的衣服一件一件挂回衣柜,再将破损的衣服通通塞进了废纸箱里。

    对于整理他怒火后的狼藉,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

    钱池野站在客厅,看着放在餐厅上给她准备的蛋糕。

    心中烦闷不已。

    明明是想给她好好过一个生日,却还是搞砸了。

    扭头看着砧板上她切好的西红柿,应该是准备自己做晚饭吃的。

    她厨艺并不好,会做的都是一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菜,填饱肚子即可。

    哪怕生日也不例外。

    他本来都想好了,今晚要回来给她做一顿好的,可此刻心情全无。

    提起桌子上的蛋糕,直接丢进了楼道的垃圾桶里,回屋拿起外套换好鞋子,拿着车钥匙出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