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51章 懒得管她了
    战少胤笑着,与此同时有又轻松拿到一波三杀。

    如果不是她醉酒那晚亲口说出了喜欢他,他可能真的以为“鬼”才喜欢他。

    “嗡——嗡——”手机页面上方弹出来电显示,并没有影响游戏。

    战少胤过去将残血的宋画意救了回来,对她说了声:“接个电话。”

    “嗯。”

    宋画意的语气听似不经意,视线却不自觉的朝着他的手机瞄了一眼,并没瞄到是谁打来的。

    电话是直接在游戏页面接听的,为了不影响游戏,他开着免提接的。

    “战总,您休息了吗?”

    是尹从安的声音。

    战少胤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什么事?”

    “……星域这边的设计稿我整理好了,现在给你送过去,你方便出来拿一下吗?”

    战少胤默了默说:“明天让顾翡给我送过来就行。”

    “我已经到你家附近了,只是不知道具体位置,现在车就停在路口的公交站牌这,你发给定位我给你送进去吧。”

    宋画意心不在焉的滑动着手机屏幕,操控着游戏角色,心思却全在这通电话里。

    “路口进来,直行第三个路口左拐就到了。”

    战少胤在电话里指了路。

    宋画意不知道这个小秘书又要搞什么事,总是打着工作的名义接近战少胤。

    现在她觉得,尹从安比起孟倩纭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孟倩纭现在也只是接着钱夫人的身份才能稍微接触到战少胤,而且战少胤还不见得搭理她。

    可尹从安不同了,张口闭口都是工作,战少胤还不得不理。

    扮演着一个得力助手的模样,背地里还不知道在打什么小算盘。

    挂掉电话之后,那一局游戏也结束了。

    赢得一点惊喜也没有。

    战少胤可能也刚好有文件要送到星域去,想着就顺道交给尹从安让她带过去,游戏结束之后他就到办工桌整理去了。

    宋画意伸手揉了揉受伤的脚,问他说:“我可不可以去你床上坐啊?”

    “睡那都行。”

    宋画意穿上拖鞋跛着脚一边往床边走一边说:“我想把脚放平舒服一些。”

    说完,宋画意就掀开他灰蓝色的被子,钻进了他的被窝,靠在床头,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后,就打开手机的外卖App。

    本想问问他想吃什么,可觉得他知道了肯定会阻止她点烧烤,干脆就先斩后奏。

    她刚提交订单,就听见楼下门铃声响了。

    战少胤拿起桌边的文件起身下了楼。

    宋画意付完款,好奇心让她没办法在床上老老实实的坐着。

    掀开了被子,抄起拖鞋,一瘸一拐的溜到了旁边的健身房,这边的角度可以看到屋子正门处。

    怕被发现所以没有开灯,窗外路灯的光线也足够看清健身房里面的构造。

    趴在窗边看了看,楼下停着一辆白色的轿车,尹从安大概是站在门廊里,宋画意推开窗户探出半个头也没看见尹从安的人影。

    隐隐约约能够听见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却听不清说了些什么。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两个人还在说。

    宋画意想着就相互交换个文件,几秒钟就能解决的事,为什么聊了这么半天?

    要不是她脚痛,刚才尹从安摁门铃的时候她就冲下去了。

    让那女人见都见不到战少胤。

    风吹得宋画意脸都凉了,正准备把窗户关过来,就看见尹从安从门廊处走了出来,径直走到车边,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却没有立马开走。

    想着战少胤应该要上来了,宋画意也没敢多张望,急忙将窗户合上,转身走出健身房的门时,就听见了他上楼的脚步声。

    急得宋画意不顾脚痛一路小跑,钻回他的房间里急匆匆地关上了房门,掀开被子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低头看着手机。

    见他推门进来了,她摆出一副淡定的模样抬头看着他:“回来了啊?

    下去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俩出去吃宵夜了呢。”

    战少胤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说:“那不得带上你一起?”

    “我可不去,人家只想约你又不想约我。”

    战少胤没再和她继续酿醋,说:“你刚刚不是说饿了吗?

    想吃什么?

    我记得冰箱里还有点肉沫,要不给你煮碗粥。”

    宋画意一听就觉得没食欲,嘟哝说:“清汤寡水的不好吃。”

    “给你加两勺豆瓣酱?”

    “听着就没食欲。”

    宋画意看了看他的脸色,这才说:“我已经点外卖了。”

    “点了什么?”

    他神色未改,语气依旧轻缓。

    宋画意脸上挂起浅浅的笑容,眼神中又一丝讨好地说:“烧烤。”

    说完她本来以为他会板着脸说了两句,却没想到他只是“嗯”了一声,就拿着刚刚从尹从安那里取过来的文件走到了书桌边。

    “你不生气啊?”

    战少胤拉开桌边的椅子坐下,低头一边翻看面前的文件一边说:“我生什么气?

    你点都点了,你吃你的,吃得消就行。”

    听他这大方得有几分善解人意的语气,宋画意是越听心里越别扭。

    那意思就好像他不关心了她了,爱吃吃,爱死死,懒得管她了。

    宋画意发现自己心里也真矛盾,平时他唠叨她吧,她左耳进右耳出嫌烦;现在他不管了吧,这心里好像更烦了。

    看他低头认真翻看设计稿,宋画意心神不宁的坐在床上,过了几分钟才想到话题出声问她:“……你一会还玩不玩游戏啊?”

    他抬眼看了她一眼说:“不是点外卖了吗?

    吃完再说。”

    宋画意盯了他好几秒,完全分不出他是真的没生气还是故意装装样子。

    瞧着他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那堆设计稿上,宋画意就没再开口打扰。

    打了个哈欠,坐在床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外卖,还没开始配送,应该没那么快来。

    干脆就缩进了被子里,枕在他的枕头上,被子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是他平日里常用的那一款香水的味道,味道很淡,淡得似有似无却又总在鼻息间散不去,让人有一种想要深吸口气去探寻这股香气的好奇心。

    在这香气里,宋画意慢慢合上了打架的上下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