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52章 不舍得欺负她
    “被这风吹散的人说他爱得不深……”宋画意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战少胤闻声抬头,这才发现她睡着了。

    手机就放在她枕边,铃声音量不大,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战少胤起身过去将电话接起,是外卖员打来的。

    下楼拿了外卖,分量不小,看来是还点了他那份的。

    提着外卖上楼后,看着熟睡中的她,战少胤站在床边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叫醒她。

    大晚上的,吃这些东西对她没什么好处。

    刚才吵着说饿得睡不着,现在倒也睡得挺香。

    战少胤将手里的外卖袋子放在窗边的桌子上,处理完了手里剩下的工作,时间也不早了。

    站在床边低头看着拥着被子睡颜乖巧的她,单看这会的模样根本想象不出她晚上睡觉有多不安分。

    然而战少胤纵使知道她夜里喜欢在被窝“练武术”,他此刻也没想要把她抱回到她自己的房间。

    那晚之后,谁也没在提起那方面的事,她和他之间又回到了“合租”关系。

    她那晚醉醺醺的或许什么都不记得了,可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也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些美妙。

    看着此刻就在他被窝里的女孩,挺想重温那晚的美好,却又不舍得欺负她。

    趁着月色,他坐在床边看着她的眉眼,当时他那句“容华若桃李”并不是信口拈来,他觉得这样的赞美用在她身上很贴切。

    她不是那种乍看之下就让人很惊艳的模样,而是越看越舒服,皙白的双颊微微透着樱红,又有着属于她这个年纪的青春。

    尤其是见过她的笑容,更会为之着迷。

    好像是一种会让人上瘾的东西,他已经没有办法戒掉她了。

    手不自觉的伸向了她微微带着一点婴儿肥的脸颊,拇指指腹顺着她的眉眼轻轻滑动,像是在抚摸一件容易破碎的精美陶瓷一般,眼底尽是爱惜。

    睡梦中的她像是察觉到了他的触碰,转过头的同时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战少胤怕把她闹醒了,满眼慈爱得像个老父亲一样低头看着她,随后伸手理了理被子,自己也钻了进去。

    伸出胳膊轻轻的将她搂进臂弯,嗅着她发丝的香气,闭上眼睛。

    江边沿岸的别墅群,靠近岸边的一套二层别墅里。

    玻璃封闭式的弧形阳台上,女人一头及腰的卷长发散落在皮椅背垫上,身着单薄的紫色丝质睡裙,肩上披着一件针织披肩,染着红色指甲的手指,捏着高脚酒杯的杯脚,目光涣散的看着窗外路灯下的夜色。

    屋外传来汽车声,女人眼眸动了动,放下手里的酒杯,伸手将滑落肩头的披肩提了提,穿着拖鞋走到房门处。

    不等屋外的人开门或是敲门,女人率先打开了房门。

    “夫人。”

    男子见到他后,恭敬地招呼了一声。

    洛伊倩轻点了点头,敛眸看着被男子架着胳膊连路都走不稳的战瑾琛,沉默地站了几秒,侧身让开进屋的路,淡淡道:“扶他进去吧。”

    男子点头照做,将战瑾琛扶到屋内的沙发上,扭头与欲言又止地看着洛伊倩的时候,听闻她说:“麻烦你了,你回去吧。”

    男子没有多言,转身关门离去。

    这次洛伊倩没有再问他为什么喝酒,喝了多少。

    显然不是战瑾琛第一次喝得不省人事被人送回家了,洛伊倩似乎也早已习惯了。

    “星儿……”醉态的他,嘴里喊出了那个女孩的名字。

    听过无数次,却一次比一次刺耳。

    洛伊倩曾以为,他和那个女孩真如外界所说,只是金主和情人的关系。

    结婚之后,她也亲自确认过,那个女孩去了国外,并且没再和他有任何的联系。

    所以她以为,只要那个女孩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他就会慢慢接受这段婚姻并慢慢爱上她。

    而婚姻的时间长了,她却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信息——他和那个女孩并不仅仅是金钱和肉体的关系,他爱她。

    从他数次烂醉如泥的时候,亲昵地唤她“星儿”,就可以证明那个女孩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如果不是为了公司的稳定发展,他或许已经向她提出离婚,跑去追寻他自己的爱情了。

    洛伊倩心灰意冷的时候也想过主动提出离婚,可心中的不甘让她始终下不了这样的决心。

    她好不容易嫁给他,就算是这样耗着,虽然谈不上幸福,但不至于看着他另娶她人。

    弯腰将他脚上的皮鞋脱下,整齐的摆放在玄关旁,从鞋柜里取出他的拖鞋,放在沙发边。

    他的房间锁着,她进不去,便将她自己床上的被子拿来盖在了他身上。

    在沙发旁站了许久,转身关掉了客厅顶上的水晶吊灯,只留下了沙发旁那盏落地台灯,随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熬着漆黑冰凉的夜,盼着天快些亮起……夜深而静,凉白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卧房里。

    原本静止如画的大床上,被子一侧突然被拱起,冷风灌进了被子里。

    战少胤从睡梦中醒来,只以为她是半夜又开始“练武术”了,只是伸手把被子往她那边送了送。

    却见她坐起了身子,声音迷迷糊糊地说:“烧烤……”战少胤以为她是发梦冲,摁着她的身子试图让她再次入睡,吃东西的欲望却让她很执拗:“我叫的外卖呢?

    打没打电话啊?”

    战少胤:“……”你说她不清醒吧,她又还记得她点了外卖;你说她清醒吧,又怎么会干出半夜三、四点醒来就找烧烤这种事?

    她在枕边抹了抹没找到她的手机,随后她就伸手在床头摸索了一下,很快找到了电灯开关。

    “啪——”刺眼的灯光亮起,战少胤眯着眼坐起身子,看着宋画意伸手拿起床头的手机,见没有未接来电就扭头问他:“我睡多久了啊?

    有没有人打电话来?”

    战少胤语气中有三分疲惫七分无奈:“你看看几点了。”

    宋画意愣了一下,随后立马再看了一眼手机,“四点了?

    ?”

    惊讶之际又看了看此刻睡袍领口半开的战少胤,再看了看四周,确认是在他的房间。

    反应过来刚刚是他同床共枕,宋画意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你……怎么不叫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