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53章 没有不睡的道理
    战少胤也没想到她半夜会醒,本来还想着他第二天早早起床,她根本不会发现他搂着她睡了一夜。

    不过即便这会被她发现了,战少胤还故意摆出一脸的不解:“叫醒你做什么?”

    宋画意羞窘之际反应过来什么,凑近几分问他:“其实你想和我睡觉对吗?”

    战少胤承认得很干脆:“我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都躺我被窝里了,没有不睡的道理。”

    “龌龊小人!”

    “谁龌龊这还说不准,哪知道你是不是处心积虑故意爬上我的床的。”

    宋画意回想起上次的事也是这样被他反咬一口,瞪着他,心里憋屈得不行。

    “还睡不睡?”

    他问。

    宋画意反问:“我的外卖呢?”

    问话的同时,她的视线已经看到了放在桌上的外卖袋子。

    掀被下床,跛着脚一摇一晃的地朝着外卖走去。

    战少胤语气不满说:“冷都冷了还吃什么?”

    宋画意解开外卖袋子看了看,闻到了烧烤味就更馋了,提起袋子一边往门边走一边说:“我去微波炉里热一热。”

    “回来!”

    “砰——”回答他的是关门声。

    战少胤觉得他现在已经管不了她了,她已经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楼下出现了不属于深夜的碗碟响声,战少胤被迫甩开困意跟着到楼下。

    看见宋画意正把纸袋里的烧烤食物放进盘子里,随后放进了烤箱。

    战少胤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了:“你是不是没睡醒?

    看看现在几点了还吃东西!”

    宋画意不以为然的看了他一眼,低头调着烤箱的工作时间,还说:“一顿小烧烤,生活乐逍遥,你这人就是一点不懂享受。”

    战少胤不知道她哪来的歪理,走下楼态度强硬地说:“上去睡觉,明天再吃。”

    “要去你自己去,我吃饱再去。”

    战少胤瞪着她,“明天不上课了?”

    “我起得来。”

    拿她没辙,她在楼下搞事,他自然也没法安心上楼睡觉。

    “一起吃呗,点了你的份。”

    战少胤只是冲她翻了个不友好的白眼,转身走到客厅的沙发旁坐下。

    宋画意显然是睡醒了,这会精神得很,不顾战少胤的臭脸,还去他的酒柜旁挑起了红酒:“哪种好喝一点啊?”

    战少胤睨着她,冷冷一声:“别抽疯。”

    “吃着烧烤喝着酒,你不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吗?

    我说你就是活得太自律这样是不会快乐的,不吃宵夜、不喝快乐水、不撸串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你得好好改改。”

    战少胤:“……”这说来说去还是他不对咯?

    “叮——”微波炉时间到了,她跛着脚小跑的样子有些滑稽,战少胤绷着脸不露笑意。

    宋画意戴上手套将盘子从微波炉里取出来,拿起一个鸡翅咬了一口,夸张又做作地赞叹:“嗯~真好吃!”

    明显是故意做给战少胤看的。

    说着她就端着盘子走过来,放在茶几上,将手里的鸡翅在战少胤面前晃悠:“你闻闻,这孜然味,想不想吃?

    这里还有一个。”

    战少胤:“滚。”

    “哼!不吃就算了,凶什么凶。”

    说着,宋画意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津津有味的啃起鸡翅来。

    辣味让她嘴里时不时地发出“咝”声,啃完一个鸡翅后就故意提高音量说:“这时候要是来点红酒就完美了!”

    战少胤依旧不理她。

    “唉!”

    宋画意一声叹息,“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代沟了,你们老年人就是注重养生,跟我们这些年轻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

    “宋画意你信不信我把你关门外去?”

    他最最不喜欢拿年龄说事,她却还偏偏激他。

    宋画意见他像是真急眼了,瘪瘪嘴嘟哝了一句“没意思”,然后就默默拿起了一串烤的小馒头吃起来。

    虽没抬头去看,宋画意也能感觉到了有双眼睛视线非常不友好的盯着她。

    她面上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心里其实有点怂,担心真的把他给惹生气了。

    余光瞄到他站起了身,等他从她身边走过去了,宋画意抬起头偷偷看着他的背影。

    本以为他是要上楼,却见他笔直走到了酒柜前,伸手取了一瓶红酒,另一只手取下两个酒杯,又折返回来。

    宋画意没有收起自己的视线,目光万分不解地一直随着他,见他回到刚才的位置上坐下,拿起茶几上的开瓶器轻松将瓶塞打开。

    扣着酒杯,将酒液斟进杯中。

    宋画意看到他完那杯酒之后,迎着她满是质疑不解的目光,直接把杯子放到了她手边,转而又去倒第二杯。

    反应过来什么之后,宋画意笑着问他:“你也馋了吧?”

    战少胤还是一副不和她“同流合污”的样子,说:“我吃了大不了明天多运动一个小时,你照这样吃下去,体重两百斤应该指日可待了。”

    宋画意啃馒头的动作顿了顿,随即就说:“我是脚受伤了,等脚好了就接着锻炼了。”

    “天热你不想动,天冷你懒得动,现在脚扭伤了更有理由胖了。”

    宋画意放下手里啃完的竹签,又拿夹起一块鱼肉说:“偶尔吃一顿能胖到哪去啊?

    赶紧吃!来,这个鸡腿给你。”

    战少胤的眼神甚是嫌弃,手却将她递来的鸡腿接了过来。

    这个点起来吃东西,还是吃这种他平常就看好的垃圾食品,可谓是他活了近三十年的头一次。

    “你在家也经常这样?”

    宋画意端着酒杯,有模有样地品了品,一副酒味很美好的样子,放下酒杯后才说:“我在家连吃零食都是偷偷摸摸的,我爸和你一个德行,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我就经常和老妈偷偷去外面吃路边摊。”

    战少胤:“看来是遗传。”

    宋画意:“那是你们从小含着金勺子长大的,娇贵,一点都不接地气,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活得开心吗?

    何必拿那么多条条款款束缚自己?

    你说对不对?”

    战少胤睨她一样:“你是想我赞同你说得对?”

    “算了,跟你说也说不清,老顽固。”

    “我看你是想去外面凉快凉快。”

    宋画意悻悻地闭了嘴,又起身去加热了剩下的烧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