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57章 今天这么乖?
    战少胤在外人面前,眼底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明显的笑意,一副很谦虚的样子说:“都一样,她也没少跟我闹。”

    “想想这女人结婚了,成天就围着你生活了,不跟你闹跟别的男人闹你还不乐意呢。”

    战少胤轻笑点头:“那倒是。”

    想想宋画意要是哪天变得特别懂事了,不闹小脾气不耍小性子了,他还觉得挺难过的。

    他就想让她继续保持现在这样的性格就行了,他不需要她太懂事太聪明,想哭的时候哭,想笑的时候笑。

    人会长大会成熟并不是因为年龄,而是因为经历,而他不愿意让她去经历让她变得懂事的东西。

    “你们这都不算,我家那娘们才叫虎,我说我今晚应酬,她死活不信,来之前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怎么解释都不信,搞得我都只能关机了。”

    旁边的友人就调侃他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有前科,不然嫂子哪能这么不放心你啊?”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

    上回我和朋友出差,她还找什么私家侦探查我,报警说我嫖娼,结果被说报假警,还害我去局子里聊了半天才把她给聊出来,你们说说这都是什么事。”

    “我家只要钱给够,这些事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起来我还真是佩服三少,不管是结婚之前还是结婚之后,都从来没有在外面乱来过。”

    “家里就有这么位小仙女,外面那些凡人哪能入得了三少的眼啊?”

    战少胤淡笑不语,每一个微表情都洋溢着幸福。

    其实心里却想着,宋画意的作为虽说没刚刚那位说的事例那么疯狂,但醋坛打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查过他的岗,也被她二哥抓过嫖。

    不过归结回来还是她缺乏安全感,才会有这么多猜忌,不过现在好多了,至少这段时间他自认感情算是有点小升温。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心里作用,反正当她那天晚上醉意之下对他说的那句“喜欢”后,他就已经认定她了。

    战少胤回复了宋画意一句“给我留点”后,就把话题切入到了工作正事上,想着早点结束早点回去吃他老婆做的饭。

    乔明璨一个单身狗,在方才一群人聊老婆的时候他完全插不上话,这会才拿出了资料开始和对方的人讨论起来。

    雪又下了起来。

    宋画意抱着豌豆和将军一起坐在客厅的地毯边,望着窗外战少胤回家时会经过的那条路。

    将军乖巧的坐着身子,豌豆毛茸茸的尾巴时不时地在将军身上扫过。

    此刻宋画意的内心并不是独守空房的寂寞,而是满满的温暖,因为她知道她心里盼着的人很快就会回来。

    等待他回来的这段时间对她而言都是幸福的。

    七点多。

    透过玻璃明显看到一束车灯从院子外面的马路穿过,紧接着就听见了车声朝着屋外靠近。

    知晓是他回来了,宋画意急忙就站起身子。

    将军反应比她还要快,已经跑到门口摇晃着尾巴等待。

    宋画意推开房门时,战少胤刚推开车门从车里下来。

    抬头就看见宋画意抱着豌豆站在门边,将军更是直接蹿到了他脚边围着他的腿打转,丝毫不收敛内心的热情。

    将军倒是一直都这样,听见他回来就会来接他,让战少胤觉得稀罕的是站在门口笑看着他的宋画意。

    哪怕没有交流,也能感觉得到她今天心情不错。

    “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啊?”

    宋画意问完,就从玄关处的鞋柜里拿出了他的拖鞋放在门口。

    战少胤走过来,低头看了两眼殷勤得有点异常的宋画意:“又闯祸了?”

    “啊?”

    宋画意摆好拖鞋,抬头不解的看着他,说:“没有啊。”

    战少胤关上房门隔断了屋外的冷风,脱下身上的大衣外套,宋画意立马很懂事伸手接过,抖了抖上面的点点雪沫,转身挂在了门边的衣架子上。

    听见换拖鞋的战少胤语气轻缓地感叹:“今天这么乖?”

    宋画意整理衣服地动作顿了顿,也发觉了自己好像是有点明显讨好他的意思,嘴硬说:“是我自己想吃顿好的了,所以顺便多做了点让你一起尝尝。”

    “这么说是我平时亏待你了?”

    “对啊,我们是人又不是兔子,哪有天天吃草的道理。”

    战少胤换好鞋子,一边朝着餐桌走一边说:“你哪天没吃肉?”

    “……反正就是没吃痛快,我去把汤盛出来,菜应该凉了,你去热一热。”

    战少胤看着桌子上摆放的菜,显然她拍完照片之后就没动过:“你还没吃?”

    宋画意没承认自己饿着肚子在等他,说:“我喝了奶茶还没饿。”

    “咕咕——”肚子发来的响声立马打脸,宋画意也面露尴尬,但紧接着就补充了一句。

    “现在饿了,你快点去热菜。”

    战少胤看着她不坦诚的样子不由失笑,觉得这样的她有几分可爱,只是不知道她还要瞒到什么时候。

    脱掉西装外套,解开衬衣的袖扣将袖子挽至小臂,开始热菜。

    宋画意盛好汤端上桌,忍不住多了战少胤两眼。

    穿上西装上得厅堂,脱下西装下得厨房。

    她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栽在这个男人身上了,他的一举一动她都觉得是一种优美的艺术。

    “脚好些了吗?”

    他伸手接过她盛好饭的碗,轻声问了一句。

    宋画意老老实实地说:“不动就不痛,走路就会不舒服。”

    “等会用热水烫烫脚,药接着擦。”

    “哦。”

    看着战少胤伸出筷子夹起菜放进嘴里,宋画意满是期待地望着他,问:“味道如何?”

    “将就。”

    “这可是我奶奶自己做的辣椒酱,你在外面还吃不到这个味道呢。”

    “辣椒酱味道还行。”

    总之,他就是不夸她厨艺不错,菜很好吃。

    宋画意闷哼一声,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一边吃一边嘟哝他:“你就是没饿嘴才这么挑剔,要是饿了就什么都好吃了。”

    战少胤:“言下之意就是我饥不择食?”

    宋画意一怔,抬头看着略微调侃的眼神,总觉得她很单纯的一句话硬生生的被他给带歪了,微红着脸装作听不懂:“你自己心里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