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64章 她的付出
    大概是平安夜的缘故,这个点街上还很热闹。

    宋画意要不是脚痛,她可能就会想个法子骗战少胤下车逛逛。

    “你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这样的节日是不是很热闹啊?”

    宋画意打破了车内的沉寂,问他道。

    战少胤看了她一眼,随后目视着前方的道路说:“国外留学这个时候已经放寒假了。”

    “对哦。”

    “而且我很少过节日。”

    宋画意品出了有故事的感觉,试探着追问:“为什么啊?

    不喜欢吗?”

    他说:“一个人有什么好过的。”

    他语气很轻松,却听得宋画意心生怜悯。

    结婚半年来,他的确没怎么和战家人来往。

    他的父母除了提亲那天出面之后,似乎就已经把自己儿子已经结婚这事给忘了。

    见过的两三次,也都是在战爷爷生前的一些聚会上,而且还都是不欢而散。

    他和哥哥的感情很好,所以哥哥出事之后,他就慢慢习惯了一个人的孤独了吧?

    所以才会在说出那么让人心疼的话时,能像是置身事外的人一样轻描淡写。

    “你在前边路口停一下。”

    宋画意望着车窗外,突然说。

    “怎么了?”

    战少胤轻声询问的时候,已经放慢车速,缓缓将车靠边停下。

    宋画意推开车门下去,跛着脚走了几步,在街边一个摊贩前停下。

    战少胤坐在车里疑惑着,不知道她要干嘛。

    正犹豫着要不要跟下去的时候,又看见她折了回来。

    宋画意站在车边敲了敲玻璃,战少胤降下车窗,她弯腰探头问他:“你有没有零钱啊?”

    “多少?”

    战少胤问这话的同时,已经从外套口袋里摸钱包了。

    宋画意比出两个手指头:“二十。”

    没问她要做什么,直接将钱包递给了她。

    宋画意也老老实实的只拿了二十块钱就把钱包还给了战少胤,然后又一颠一颠地走开了。

    等她返回时,臂弯里抱着两个方形的小纸盒,缠着拉花丝带,看起来是什么小礼物。

    “买的什么?”

    宋画意笑了笑没回答,回到座位上坐好,关好了车门,递了一个盒子给他,说:“这个给你的。”

    战少胤伸手将盒子接过来,盒子不大,拿在手里掂了掂,比想象中有分量:“什么东西?”

    “苹果呀。”

    “苹果?”

    “对啊,今天平安夜嘛,国内都流行送苹果,平平安安图个吉利。”

    战少胤失笑:“你还信这个?”

    宋画意就说:“我知道国外根本没有这个说法,不过就是图个节日氛围嘛!平安夜快乐!”

    看着她的笑容,战少胤心头就像是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一下填得满满的,这种感觉和她在一起之后就经常出现。

    战少胤启动了车子朝着回家的方向开去,宋画意一边用手拍着棉服帽檐毛领上的雪沫一边说:“刚刚那个老奶奶说她不懂网上支付,只收现金,我身上没带,所以才问你要了。”

    战少胤压根没在意她为什么问他要钱,甚至觉得是理所当然。

    只是问道:“旁边不是还有好几个摊位也在卖这个吗?

    你为什么选了这个老奶奶?”

    宋画意努努嘴,深吸了口气,眸光黯了黯说:“我觉得有点像我奶奶,有点想她了。”

    “寒假你要回去过年吗?”

    宋画意不答反问:“你有什么安排吗?”

    战少胤摇头:“听你安排。”

    “我爷爷奶奶每年都是来这边过年的,你们家过年怎么过啊?

    要不年三十去你家吃饭,初一再去我家。”

    车刚好在红灯前停下,战少胤侧头含笑看着她,没有说话。

    宋画意愣住,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不解问他:“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啊?”

    他轻笑说:“爷爷在的时候还能召集大家聚聚,现在都散了。

    今年我就去你家蹭年夜饭了。”

    “哦……那你笑什么啊?”

    笑在别人脸上很常见,但是对战少胤这个万年扑克脸来说,就显得很罕见了,所以宋画意看见他一直嘴边挂笑,心里就虚虚的。

    “没什么。”

    只见他眼中的笑意加深了几分,伴随着倒计时后亮起的绿灯,车继续往前。

    他笑,是因为他看到了她不动声色的付出。

    她才嫁给他不到半年,以前一直都是家里宠爱的小公主,过年的时候她肯定还是想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快快乐乐的聚一聚。

    她也清楚他家里的情况,随处可见的都是虚情假意,她每次去战家都很拘束,他也都看在眼里。

    可她刚才还主动提议陪他回去过年,听起来好像不过就是吃顿饭的事,但他知道她为了这个决定舍弃了很多。

    不过这个年他是早已决定陪她过的,反正没和她在一起之前,他根本没重视过这些节日。

    对他来说,在哪过不重要,和谁过才重要。

    车内安静了半晌了,她还在考虑这个事,似乎觉得就这么把他拐去她家里过年有些不妥,她又说:“要不到时候叫叔叔阿姨一起去我家吃饭吧。”

    战少胤只是回答:“到时候再看吧。”

    宋画意是觉得,为人父母哪有不希望孩子陪自己过年的,两个孩子现在就剩战少胤一个了,再被她拐跑了,还不管他们二老的话,显得挺没良心的。

    回家之后,宋画意泡了脚坐在书桌前绘图。

    以前她还没这么大的干劲,就想着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画自己喜欢的故事就行了。

    可现在她想在自己的这一行里干出一点成就,因为她不想再听到“宋画意抛开宋家的背景,就配不上战少胤”这种话了。

    “咳咳——”门外传来了战少胤,随后听见脚步声朝着楼下走去。

    宋画意的思绪瞬间停住,看了一眼桌边的的纸盒,她将拉花丝带拆开,拿着苹果跟着下了楼。

    “咳咳——”下去的时候又听见了战少胤的咳嗽声,听起来有些沙哑难受。

    “你感冒了吗?”

    正在泡茶的战少胤看宋画意走下来了,用手挡在嘴边清了清嗓,问她:“你怎么下来了?”

    宋画意早已想好了借口,晃了晃手里的苹果说:“有点饿了,削苹果吃。”

    战少胤打趣说:“一天到晚的吃。

    说你长身体你还真当自己还在发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