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战少,你媳妇又爬墙了 > 第165章 是挺甜的
    “我本来就还在长身体啊,有研究表明,女孩子十六到二十五都是有长高的可能的。”

    宋画意说完,还不忘气他一下,“不过男孩子是十七到二十六,所以你已经没机会了。”

    战少胤淡淡回了一句:“我又不矮,不需要机会了。

    就怕你竖着没长横着长。”

    “我说了等我脚好了我就开始锻炼了,而且我也没胖。”

    宋画意拿着刀子站在流理台边,一边削果皮一边问:“你的苹果吃了吗?”

    战少胤又咳了两声,才回答说:“我哪有你那么能吃。”

    其实他是舍不得吃,拆开礼盒看了看,又小心翼翼地把苹果放了回去。

    “就是要今晚吃啊,一个苹果又撑不死你,快去拿下来我帮你削了。”

    战少胤将沸腾的水倒进杯子中,说:“喉咙不舒服,不想吃。”

    听他的声音的确有些沙哑,宋画意停下削苹果的动作看着他问:“是不是感冒了啊?

    吃药了吗?”

    他举了举手里的杯子说:“喝热水,治百病。”

    宋画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才听他认真说:“明早起来再看。”

    “我包里好像还有两袋感冒冲剂,我去给你拿。”

    说着,就放下了手里的刀子和苹果,明明脚不舒服,扶着楼梯栏杆跑得还挺快。

    战少胤眸中带笑望着她的背影,感到幸福的同时,也更加地害怕哪天会失去她了。

    不一会,她就拿着药袋再次下了楼。

    倒了开水一边搅拌药剂一边说:“这种不是很苦。”

    战少胤接过她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

    哪里是不苦,根本就是甜的。

    从嘴边甜到心里。

    等他喝完后,宋画意又将削好了苹果切了一块递给他,说:“吃一块,嘴里就不苦了。”

    战少胤不知道她是不是对苦有什么误解,但也没拒绝她递过来的苹果,却也没伸手去拿,而是直接弯腰用嘴去接。

    宋画意也没想到他会有这番举动,而且他并没有把整块苹果叼去,只是咬了一半走。

    在嘴里嚼了嚼,还评价说:“是挺甜的。”

    宋画意到现在都还没完全回过神来,手里还拿着剩下的半块苹果僵在半空。

    紧接着,他又弯下腰来咬住了另外半块,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次他软软的嘴唇碰到了她的手指。

    那一刹那像是触电了一般,宋画意瞬间回过神来,面颊不知不觉间染上了樱粉色。

    低着头不敢去看他,又觉得这么僵着特尴尬,便抿抿唇问轻声他:“……还要一块吗?”

    战少胤看着她透着红的脸蛋,心中只有三个字:好可爱。

    他怕再逗下去,她顶多是脸红害羞,而最终孤家寡人回到房间受罪的会是他自己。

    及时打住,说:“自己吃吧,吃完早点休息。”

    说完他就端着茶杯转身走上了楼。

    宋画意愣在原地,看着他消失在楼道尽头的身影,又低头看了看刚才被他嘴唇触碰过的手指。

    心中为此产生的悸动,让她越发地觉得自己像个变态。

    人家无意间的一个碰触而已,她居然在这胡思乱想。

    不停的在心里告诉自己:宋画意你是女孩子!你要矜持!    大口大口地啃完了手里的苹果,看了看乖乖躺在自己窝里已经睡着的豌豆和将军,宋画意关掉客厅的灯,回到了自己房间。

    雪夜寒冷而寂静。

    战少胤穿着蓝黑色的睡袍,黑眸幽深而慵懒地看着窗外纷纷扬扬落下的大雪。

    指尖点点腥红,如同暗夜中发光的兽瞳,凝视着这个看似平静的夜晚。

    “咳——咳——”    或许是因为身体的不适,战少胤灭掉了手里只抽到一半的烟,又在窗边站了一会。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是夜里两点。

    转身并没去床上躺着,而是拿着钥匙打开了隔壁的房门。

    她已经睡了。

    屋子里光线很暗,床头留着一盏昏黄色的夜灯,照得她熟睡的面容越发的温柔。

    那个大大的兔子就躺在她身旁,他相信她睡觉的时候是抱着这只兔子的,这会她背抵着这只兔子,像是缩在兔子的怀里,但兔子已经快被她挤到床下去了。

    战少胤什么也没做,只是在床边静静的站了两分钟,又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她的房间,用钥匙从门外重新锁上门。

    天亮起,一如往常,他在健身房锻炼,宋画意在楼下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做着早餐。

    将军和豌豆都绕在她脚边,和她一个德行——馋嘴。

    战少胤洗完澡站在楼梯上对宋画意说:“阳台上有件灰紫色的衬衣,麻烦帮我拿一下。”

    宋画意听见他说话的声音,下意识地抬头看他一眼,就发现他就下身穿着一条西装裤子,赤裸着上身。

    不知道是不是他个人气质衬托的原因,觉得他的肌肉线条都是优雅的,从腹肌线到若隐若现的人鱼线,线条与线条间的组合堪称完美。

    宋画意学习绘画人体的时候,无论是网络上还是杂志上都看过不少好看的男体,可以说是阅男无数了,可每每看见战少胤的身材时,心里只有一个字:绝。

    不似那种肌肉猛男的壮实,却也没有一丝赘肉,看上去很结实,肩膀宽宽的,感觉很有安全感,皮肤也挺好的。

    大清早的,这诱惑宋画意有点扛不住啊,好想伸手却戳一戳他的肌肉……    收回视线,急忙放下手里的盘子,转身到阳台上去找他说的那件衬衣。

    递给他的时候,她就站在楼梯边伸长手举着她衬衣,他站在楼梯中央的栏杆边,伸手取过衬衣,当着她的面一边往身上穿一边问:“今早做的什么?”

    宋画意视线都不知道该往哪放,说话都有点不利索:“……燕麦粥和鸡蛋……鸡蛋我自己卤的,特别香。”

    战少胤慢条斯理地扣着衬衣扣子,点点头转身往楼上走:“我马上下来。”

    宋画意咽了咽口水,急忙转身回到流理台边将粥盛到碗里。

    他再下楼时,已经穿好西装外套,只是还没系领带。

    他习惯出门的时候才系领带。

    “咳咳——”    听他咳嗽的声音,好像比昨晚还严重一些了。

    宋画意将碗筷摆好说:“还没好吗?

    要不等会去医院看看吧?”